028秘辛

    ( )    “咳。”一声轻咳,几下挣脱了那显得有些僵硬的怀抱。连翘能够感受到戚云伐对她的一番心思。那心意是真切,是坦诚,又是执着的,她昨夜就有想过,两人如今已经成婚,若是……真要行那洞房花烛未完之事,只是迟早的问题,只是……连翘心里还有些不安。她来齐京是为了‘龙脉’,虽然这并不是她的用意,她却是为了如此目的。戚云伐昨夜里一番许诺已经让连翘心里很不是滋味,连翘不是不愿,只是,若没有将这心里的结解开,没有明明白白告诉他,她是没有办法做到真正的心无旁骛的。心里轻轻一叹,看来要找个时间探查探查‘龙脉’之事也好早交了那人的差事,最不济,等事后再像他一番坦白。

    偷偷一瞄,边人也是微红着一张俊脸,一脸得不自在,连翘轻咳一声。

    “那后来那个孩子呢?”轻声一问,将面前这让两人的尴尬的局面打破:“就是皇后从宫里抱的那个孩子呢?”

    先前连翘可是打听过的,七皇子戚云歌是兰妃唯一的儿子,也未有听过他还有其他兄弟。

    “他们将那个孩子换给了母亲,又不想留下证据,在两年之后,将那个孩子给害死了。”

    “什么?!”连翘一惊:“那可是个孩子,本来离开自己父母,此生恐怕都不能得见,已经够惨的了,他们居然还……那孩子有什么错,竟然要让他为了他们而丧命。”

    戚云伐此刻已经恢复了过来,也是摇头:“你当初说的对,这是龙潭虎,是染缸,是泥潭,看着再如何光鲜的人,里面都是一滩淤泥,洗不净,搽不掉的。”

    “那七皇子……云歌,他也知道?”

    “他知道。他和母亲当年都不知道,后来,我使计,让云歌救过我,所以名正言顺得在皇后眼皮子底下来往。一来二去,时间长了,她就没再怀疑过。我也去见过母亲,她记得我上的胎记,一眼就认出了我。”

    “那你们母子、兄弟也算是苦尽甘来,虽然如今不能团聚,未免还有些美中不足,但是,那只是迟早的问题。我相信,后你一定能够尽孝道,兰……母亲她,也能够有你这个儿子承欢膝下的。”

    “谢你吉言。”戚云伐一笑:“不过到时候在母亲面前尽孝的不止是我,还有个你。或许,到时候已经又多了个咱们的……。”

    话未说完,连翘一声咳嗽打断,那话不用说,她都能听出来是什么意思。

    “其实我今来,是想和你说一件事的。”戚云伐的声音突然在耳边想起。连翘抬头一脸疑惑。他一大早,刚下了朝就来,这事,莫非是和昨夜说的有关。

    “关于父皇的病?”连翘一问。

    “是,我本是打算让云歌去荣国请小神医来的,后来,我有想了想,不如,我们两去?”戚云伐狡黠一笑。

    “我们?为何?”连翘一愣。

    “民间婚嫁不都有回门一说吗?不如,我与你回门?再去请小神医?”

    连翘一惊,回门?回那个门?想起他在姑苏时的算计,他一路上的不闻不问,他那个为了自己女儿而让她代嫁的……父亲,连翘一声冷笑:“我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那盆里,荣国,我不去。”

    戚云伐见过连翘冷清的摸样,见过连翘温婉的摸样,见过连翘一洒脱的摸样,独独没有见过她这般无的摸样,一愣之后,也是释然:“你说不去,就不去了。我本以为你会想回去瞧瞧,既然不想,也省得路上颠簸,累了自己。”

    连翘点头,低眉间将那一丝怨恨一丝愤然悄然隐去。

    作者题外话:茶果:推荐一部好作品《特工傻妃》,好看!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