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交权

    ( )    一阵清脆鸟鸣破窗而入,连翘睁开还有些朦胧的睡眼。抬眼瞧见一旁叠放的月白色衣裳,是昨夜晚宴换下的那件。轻轻一声叹息响在房里。

    昨夜,戚云伐依旧是去的书房,留连翘一人在新房里。只是,熄灯灭火之后,久久不能入眠。

    连翘细想了进宫之后的一番经过,一颗心却被搅得一塌糊涂。

    先是,‘家宴’变‘国宴’,云帝的一个册封,她成了众矢之的。连翘虽然明白云帝一番苦心都是为了戚云伐,为了齐国的安定,可明白是一回事,不介意又是另外一回事。若真要制造些‘麻烦’来分担戚云伐的危机不是没有,只是云帝选择了她这个初来乍到的新媳妇。一来,她上还有个荣国郡主的份,她的背后还有个荣国,她是那些‘麻烦’里最有分量的一个,二来,对齐国皇室而言,她不过是个外人而已。皇室缺温,缺亲,最不缺的就是女人。若是她这个皇子妃真有个好歹,换一个便是。连翘即使再看得明白,心里不介怀,是不可能的。

    而后,连翘从戚云伐口中得知云帝中了毒,并且还与几月前荣天麟所中的毒是同一种。这毒奇特,研制起来也很是麻烦,药材难得不说,若是没有经过十年时间的反复炼制,那毒是没有办法将毒发挥出来的。按照戚云伐所描述的症状,云帝中当年中的毒,必定是经过十年完全研制的上品,并非是瑕疵品。云帝从何处中的毒?又为何会中这毒。天下间,除了连翘的师祖,神医门当年的楚老神医,怕是真找不出能有把握研制出这毒的人,就连连翘自己,也是没有把握的。更何况,师祖早在三年前就去世,临死前也将药方与配药一把火烧得一干二净。那如今能有这毒的地方,不多。最让连翘担心的是,先前荣天麟的毒是因为去探查‘龙脉’而误中,那云帝的毒,是不是也和‘龙脉’有关?他是否见过‘龙脉’?

    而最让连翘心绪不宁的,却是马车里,戚云伐的那番许诺。不得不说,作为一个女人,连翘感动,也心动。那样的男人,那样霸道却又温柔的许诺,不就是女人想要的吗?一生一世一双人,多少女人想得却求不得。皇宫里,皇后嫔妃各个都是人前风光人后凄凉,这齐京,官宦人家、大富人家、哪个女子不是一腔柔最后磨成了空,冷眼看着新人笑旧人哭。可是。连翘轻轻一叹。那柔来得太突然,那深让人感觉那么得不真实。想起戚云伐最后没说出口的话。小时候?小时候他们一个齐京一个上京,一个齐国一个荣国。他们有过牵连吗?

    “小姐,你醒了吗?”门外突然响起小茴的声音,连翘回过神来,轻应一声。小茴端着铜盆,后浮萍端着早点开门进了房里。

    “小姐,你夜里没睡好吗?是不是昨夜在宫里太累了?”小茴放好铜盆一面帮着连翘着衣收拾,一面询问:“你今起得比平晚了一个时辰呢。”

    “昨夜确实有些累,所以睡得比较沉。”连翘轻声一笑,也未多解释。

    浮萍摆好碗筷,过来帮着小茴整理,连翘刚收拾妥当,便听到院外有些响动。

    “小姐,我去看看。”浮萍一声请示,就去了房门。

    连翘坐到桌前刚准备开始用膳,浮萍便已经走了回来。

    “小姐,又是那两个女人。”浮萍一脸不屑,向着连翘撇嘴:“真是不消停,每次都是大一清早的就上门。”

    “就是啊。”小茴听见浮萍所说,也是一脸抱怨:“昨晚她们两个出尽了风头,今天一大早得又来,肯定不怀好意,小姐,咱们继续让她们等着,上次才让她们在门外站了半个时辰,今就让她们在门外给我们当半天门神。”

    连翘一声轻笑,摇头看着两个一脸愤然的丫头:“你们两个,什么时候也学会耍这些小算计了?”

    连翘一句调笑,将两人说得脸上一红。

    “好了,让她们两进来。”连翘轻声一说,又望了一眼桌上摆着的三副碗筷:“你们俩待会儿就再去拿些早点,先回房里吃了再来。”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