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各怀心思

    ( )    整个院子逛了下来,头已经渐高。

    “快用午膳了,回去如何?”戚云伐见着连翘一脸疲惫开口询问。

    “嗯。”连翘点头,刚转过去,却不想后传来一声叹息。

    “那两个女人,是皇后边的人。”戚云伐轻声一语。

    连翘又是一愣。他们果然是瞧见了。

    而后又是一惊。那个锦绣年华竟然是皇后的人。那便就是他的母后,派到他边的。难道,她不能动她们?

    连翘沉思一番寻思,突然觉得有些不对。方才,他说的是,皇后?而不是,母后?他是皇后唯一所出,不是该称呼皇后为‘母后’吗?为何用皇后这么一个有着隔阂的尊称?莫非他们母子之间,有隐

    连翘突然就觉得又是一阵头疼,自从去了一趟锦南王府之后,就是麻烦不断。先是荣天麟那小子中了那么麻烦的毒,而后又被那右相算计,被荣国那人威胁。等到了进了皇子府,前有这个伪装温良的三皇子,后有那两个麻烦的女人,现在难道还要让她扯进一段奇怪的母子关系中。连翘一阵怀疑,是不是年初的时候忘记拜各路神仙了,怎么就她各种麻烦不断呢。

    “我还是喜欢看着你先前那样。”戚云伐瞧着连翘低眉颔首一脸温婉,那双眼里却是闪烁不断,透着精光。

    连翘一愣。先前那样,是哪样?转头疑惑得看向那双鹰眼。

    “你本就不是个俏的小女子,偏偏要装出一副温婉摸样。”戚云伐轻声一笑,伸手就住连翘肩膀,往自己前一拉,连翘一个不稳,就落入了紫色的怀抱。

    连翘还没反应,就听得两人后一个惊呼:“啊,三哥,大白天的,你干嘛这么刺激。”

    戚云歌一白衣,用两个手掌,一面捂着眼睛,一面大喊:“这离天黑也就半天了,你忍一忍不就好了,干嘛在你纯洁的弟弟面前……。”

    连翘挣扎开那双有力的肩膀,用眼狠狠得瞪着戚云歌,因为连翘看得分明,他那两只手掌是捂着眼睛,可手掌大开,那指缝间的一双大眼紧紧盯着,连眨也不眨一下。

    “扑哧”旁传来一声低笑,连翘不用看也自己出自何人之口。

    “你瞧瞧,现在这样子多好,以后要装样子,在外人面前装就好,在我面前,就别装了。”

    连翘侧头。莫非,他这几番戏弄,都是为了出我的本?他,早看透了我?

    “别这副摸样,我又怎么会害你。”戚云伐一声轻笑。

    连翘心里一紧,这话,似曾相似。

    一路往回,两人都不再说话,临到正屋时,戚云伐一停子,站在连翘前半步。

    “今就不在你院子里多留了,无人知我们在此,你也别说漏了。”戚云伐一笑,拉着还在傻笑的戚云歌就要往前走,突然又回头对着连翘一声提醒:“三后进宫请安,晚上会有家宴,说不定到时候会有人刁难,你得好好准备准备。”

    连翘皱眉,眼瞧着两人又如来时一般,片刻就不见了影,站在那原地,寻思着先前一番对话里,戚云伐将说未说的那些话。

    此刻,花园南侧,紧挨花园的小院里。

    两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正坐在桌前,一个皱眉,一个苦思。正是从连翘的‘霓桑院’里出来的锦绣年华两人。

    “你说那皇子妃说的究竟是真实假?”锦绣开口,额上眉头已经皱得成了‘川’字。

    “你说,三皇子这些年,除了‘那次’何时碰过我们?这些年他可不曾往府里添置过女人。”锦绣手上丝帕一甩也是一问:“他不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么?”话里含义很是明显。

    “也就是说,你也认为那皇子妃说的是真的?”锦绣沉声一问。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年华也是沉声说道:“若是没有这朵‘解语花’倒好,若是有,这么些年了,我们竟然都不知道,那娘娘交代的任务……?”话未尽,便不再多言。

    锦绣一个点头:“还是先将事禀告给娘娘,真假如何让娘娘来看。”

    年华也是一个点头。

    两人对视一眼,片刻之后却又同时冷哼一声。

    “莫不是你这些年来尽和我作对,娘娘交代的事早就该完了。”年华一说,将头扭向一侧。

    “你想的怕不是娘娘的任务,而是三皇子府女主人的位子。”锦绣也是冷冷一说,将头扭向另一侧。

    “我想的什么。”年华起,勾唇一笑:“不就是你想的么?”

    “你有那能耐倒是将它拿到手啊。”锦绣一冷笑。

    “彼此彼此。”

    “那咱们就各凭本事,看个人造化了。”

    “当然。”年华丝帕一甩:“那我便告辞了。”

    两个女人相视一笑,那笑里含着这样的含义恐怕就只有她们自己知晓了。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