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看戏

    ( )    人影落定,风停,叶落,洒了两人一头一。两人抖落上头上还挂着的竹叶,相视一笑。

    “三哥。”白色影开口,正是跟着戚云伐往荣国走了一遭的七弟,戚云歌。

    “你这霸王枪耍得又精湛不少啊。”

    一个收枪,戚云伐也是一赞:“你的游龙剑也比划得有模有样了。”

    “那是。”戚云歌一个仰头,一脸得意。

    将抢一甩,斜背在背后,戚云伐在一旁一笑:“你小子一大早又是来干什么的?”

    “三哥,瞧你说的!”戚云歌一脸严肃:“我是你亲兄弟,难道来自家兄弟家里串门都不可以吗?”

    戚云伐一听,嘴角一勾:“,今,你又是来看什么好戏的。”

    “还是三哥了解我。”一语中的,只见戚云歌露齿一笑,将手上长剑一收,手往一旁高出些许的肩上一搭:“我过来时,刚好路过花园,可瞧见你府里的锦绣和年华朝着我三嫂的院子里去了啊。”

    “你小子消息倒是快啊。昨晚有人报了你,我没睡新房?”戚云伐一个转,朝着林中一条小径走去:“你怕不是刚好路过,是寻好了时间等在哪儿的。”

    “三哥,你真是的,我对你那两个锦绣年华又没兴趣,我在哪儿等着干嘛。不过……”几步跟上,手肘一捅旁人腰际:“三哥啊。昨晚是我三嫂伺候得不好?还是你突然不……。”戚云伐侧头,正好瞧见戚云歌一双大眼瞧在自己腰下,下腹之处,那神色似笑似嘲,其话中含义,不言而喻。脚下一横,往一旁一踢。戚云歌一个侧跳,退了好几步,一声惊呼:“三哥,你干啥,干啥!”

    “你小子,再胡言乱语,小心我真打得你不举。”戚云伐一阵无奈,对这个弟弟实在是无法。

    “三哥。”旁声音又响起:“我实在是不明白啊,你明明很在意三嫂的,为何昨夜要去睡书房,要说三嫂不愿意,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质女流,你会拿她没办法?实在不行先霸王硬上弓,把米煮熟了再说嘛,都说煮熟的鸭子才飞不了,要不要兄弟我帮你搞点药啊,香啊,秘方啊……。”

    “咳。”一声轻咳打断耳旁喋喋不休,头微侧,鹰眼一扫:“少给我扯东扯西的,你不就是担心我没在新房过夜的消息传到宫里,她会遭皇后怪罪吗?”

    “咳。”戚云歌一声轻咳,幽幽一叹:“三哥,你真是,太直接了。”

    “哦。”嘴角勾起一笑:“我倒是很好奇,你怎么对她这么上心了?以往可从未见你担心过谁,你可别忘了,她,是你三嫂。”

    “三哥,我知道她是我三嫂。你干嘛这么大酸味。”听出了那话里含义,戚云歌立马澄清:“我不过是对她好奇嘛。”

    “好奇?”眉一挑,停步紧盯眼前一张看似无害的脸。

    “咳。”戚云歌被那眼神盯得有些头皮发麻:“好,我承认,我是想要她手里那本荣国小神医的《养生经》。”

    戚云伐一愣,先前去了一趟荣国姑苏,替父皇寻药,这小子一路听了那小神医不少传闻,便开始心心念念惦记上了。

    “你开口直接向她要就是了,干嘛费这么大周章?”戚云伐一面说着,一面抬步继续前行,前方不远,便是花园了。刚走几步,突然又回头一问:“你来通知我那两人去了她院子,是想帮她?你觉着她不是那两人的对手?你好用这个让她感激你,将书送你?”

    “呵呵。”一声讪笑:“这不是礼尚往来么?我怎么好意思,两手一伸,直接向她要呢,对,三哥。”

    “主意打得倒是不错,不过……”一声轻笑:“我怕你,到头来,满心欣喜都成空!”

    “为啥?”本是一脸笑意,打着自己小算盘的戚云歌一惊。莫非是三哥早知道自己心思,已经问过三嫂了?她不给?

    “那两人。”戚云伐侧头一笑:“耐何不了她。”那双鹰眼里闪过的点点星光,一旁的戚云歌瞧得分明。

    “三哥,你就这么笃定?你对我这三嫂的能耐就这么看好?”戚云歌一愣,自己这三哥,自己最清楚,他向来心眼盛高,放眼天下,也没几人得过他一句夸奖的。

    “三哥啊。”戚云歌有些不放心得一声叨念:“那两人可都是皇后边的人,这些年,你不也吃过她们两的亏么?”

    话音一停,那双鹰眼里闪过一抹狠厉:“哼,她们迟早会为当初的事得到‘回报’。”回报两字狠狠从牙缝里挤出,戚云歌听得也是后背一麻,这才是三哥本色啊。

    走完小径,踏出竹林,眼前一亮,一院子的姹紫嫣红,假山、石桥、凉亭错落有致。向北,绕过半个花园,便能到那院子。

    “三哥。你就一点都不担心?”戚云歌跟着兄长后半步。

    “还记得在荣国遇见她的时候么?”前头传来一句。

    “客栈?记得啊。”

    “她眼见有人中毒而不慌乱,眼见年将军打人而不惊吓,甚至是拔刀而起,她还能而出救下那丫头,你没察觉,自从她开口,那事如何都是由着她掌握的吗?”戚云伐一顿,又是一句问话:“这,是一个普通女子能做到的?”

    戚云歌经此提醒,再回想当形,确实如三哥所说,这些,的确不是普通女子能做到的。

    “还有。”戚云歌还在沉思,又听得前面声音传来:“当,她和那个叫小茴的丫头所说的话你还记得?”

    “她说她要去的是龙潭虎那句?”戚云歌一愣。

    “她眼里看得分明,心里也瞧得清楚。”戚云伐抬眼望着渐渐升高的头:“这地方,你、我、父皇、皇后、就连府里那两女人都是看得分明,心里清楚,可独独只有她,跳出泥潭,一颗心,没被这权利富贵捆住。只有她才看得清全局。她若是跳进着潭里,能将这潭水给彻底地搅浑了。”

    夏风吹过,两人一时都无话。

    “走,你不是要去院子里看戏吗?”戚云伐轻声一说,朝着北面行去。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