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解毒

    ( )    一时间,客栈里都无人说话。

    连翘笑看着孩童吃着糕点。一旁的少年手撑下巴饶有兴致得盯着连翘。那矮子和白衣少年都是一脸怪笑得看着两人。只是,怕是连翘自己也想不到,从方才她开口救下那少女起,便有一个视线一直未离开过她,那人着深蓝色长衫,紧皱着眉,一脸的神色莫名。正是连益。

    “小姐,小姐,药煎好了。”后院传出一阵声响,浮萍拿着几个空碗一边嚷着一边快步走了进来,后跟着提着药壶的少女。

    矮子上前接过浮萍手中空碗摆在桌上,少女将药一一倒入碗中。

    “就这么喝么?”矮子端着碗一问。连翘一个点头。三人一个扶,一个喂药,一个递药,不过片刻,便将药都喂了下去。药一下肚,虽然没有立刻解毒,但是三人的脸色比起先前也好了许多。

    “大夫。”连翘一眼看向早已和掌柜小二缩到角落的大夫:“麻烦你再来诊诊脉。”

    那大夫一听,一个哆嗦,几个呼吸才平静下来。讪笑得走到三人旁,又是一番诊脉。

    “几,几位脉象平稳,已无大碍,只要修养几便可。”

    “既然如此。”少年看了几眼连翘,便转头看向角落里脸已经不成型,却大气不敢出的掌柜,怀里一掏,拿出一锭银子:“掌柜,开四间上房。”掌柜讪笑一声,不想却扯动了脸上伤处,一时间那表,不知是哭还是笑。

    少年手上一掏,又掏出几锭银子交给矮子,矮子嘴里不知道嘟囔了一句什么,将银子一一交给了掌柜、小二、大夫、和那少女。

    “先前一时急,多有得罪,还轻诸位恕罪。”少年起,像着众人一礼。

    几人接过银子都是心花怒放,一脸无所谓。只有那少女推脱。

    “姑娘。”连翘轻声一唤,手里轻拍孩童的头:“这孩子也快年岁上书院了,你就收下这银子。”少女一愣,一双眼里竟然闪出点点雾气,双手将银子接了过去。

    少年转头笑望连翘,一双眼里神采奕奕:“多谢小姐一番辛劳,解了这误会,送银子,怕是小姐嫌俗气,请小姐收下这物什。”一手从袖口抽出一根流苏下坠的红绳,手上一拉,竟然是一块玉佩。色泽通透,仅属中品,然而玉佩一出,连翘却眼前一亮,只因那玉佩上一左一右两个孩童,都是侧脸相对,左侧男童手提一根细竹,胖胖的子微微躬着,笑对着女童,女童手提一个精致灯笼也是躬

    “三哥,这可是……。”少年侧的白衣少年一声惊呼,少年一声咳嗽,将那要出口的话全挡了回去。

    “郎骑竹马来,绕弄青梅,青梅竹马便是这般景。”连翘悠悠一说,抬头时仍旧是一副冷清摸样:“公子的玉佩好生别致,小女子也算是开了眼界,谢公子心意,玉佩还是公子守着更为妥当。”

    少年一笑,也不多言将玉佩收回袖里。

    “平将军……父亲。”连翘转,看着从头都为说过话的两人:“既然已经休息过了,便启程。”不待回应,便率先朝着门口走去,只是,还未走出一句,侧突然窜出一个影,直直扑到连翘前。

    这一变故,连翘惊得一退,险些跌倒,还好后有浮萍一手扶着。而平将军和那少年已经手提刀柄,‘哗’得一声站了起来。

    “小姐。”一声女子哭声传来,众人才看清,扑到连翘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先前那少女。孩童见自己姐姐跪在那方,也是小跑过来,跪在少女侧。

    “这。”连翘一愣,先去就是给那孩子喂了几块糕点,也不至于这么大的礼:“姑娘有话直说便是,无需这样。”

    “小姐。”少女一撑双臂,抬起头来,那双大眼已经哭得有些看红肿:“求小姐收留我们姐弟二人。”

    一语一出,堂内似惊似疑,都没了声响。

    “你要跟着我们?”连翘侧的浮萍从后探出一颗脑袋,一问。

    “小姐。”少女一手揽过孩童,两人就这么跪着向前行了几步,连翘蹙眉,微微得退了些。此番动作虽不大,却也直直落进一双鹰眼,换得嘴边一丝浅笑。

    “小姐,小茴和弟弟本是项睚县人,父母两年前染病亡,只留下我们姐弟两人,无依无靠,本是变卖了家产到平仄投靠舅舅,可是上月到了平仄,舅舅一家却已早搬走不知去向。小茴也只有一些手艺,希望能够讨口饭吃养大弟弟。小姐。你是有权有势的人家,小茴只求小姐给个温饱,能让小茴送弟弟去书院念书。小姐,你是好人,方才若不是你出手相救,小茴早已成了刀下亡魂,今躲过了这遭,明却不知还会遇上什么,三前镇东的恶人便来要挟过小茴,做他第七房小妾。小姐,求求你收下我们,小茴会做饭做菜,还会洗衣拖地,小姐,只要你能收下小茴,那怕就是让小茴洗马桶小茴都愿意,求求你,求求你。”小茴一声哭腔,一边说着,一边落泪,惹得怀里孩童也是几下哭出了声响。

    “哎。”连翘轻轻一叹:“只怕是你承受不了的苦啊,我们此去齐国,连我都不知前路如何,你在此地虽然会受欺凌,却至少命无忧,若是跟我去了,那龙潭虎,进的人多,出的人却少,我怕你最后……。”话一出口,少年心里一紧,连益双拳紧握,这话里的深思,那权利漩涡中的勾心斗角,明争暗斗怕是他们体会最深。白衣少年也是一改先前无知神色,双眼紧盯着眼前看似单薄的白色影。

    “小姐,小茴不怕,只要你收留小茴,要了小茴的命都可以。你是好人,小茴知道,是你救了我们姐弟两人,你就是我们的恩人。小姐说那个地方是龙潭,就让小茴帮你探水深,是虎,就让小茴帮你喂饱那些豺狼。小茴只求能跟着小姐报答小姐恩。”小茴突然松开怀里的弟弟,向着连翘磕了下去,那秀气的额头磕在地上‘砰砰’作响,显然是使着劲儿在磕。

    连翘一叹,上前将小茴的子拉住:“为了你这句话,他若是真到了那地步,我也会先将你送回平仄,安享余生。”

    少女一愣,便见连翘将侧自己弟弟扶了起来,一手轻轻擦过脸颊,轻轻一笑:“车上还有些糕点,还想吃桃酥么?让浮萍姐姐多拿些给你。”

    “快起来,小姐车上的糕点可太多了,你得来帮我一起找找桃酥放在哪儿了。”浮萍一笑,扶起还在愣神的小茴。

    直到几人走到了车前,小茴才回过神来,又是‘扑通’一声直直得跪在连翘面前:“小姐,谢谢你,小茴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一定报答你,小茴的命今后就是你的了。”

    车队如来时一样,悠悠得走了,少年坐在桌前,拧眉望着那一点红色慢慢走出视线。

    “三哥,看来这个姐姐也不是那么冷清啊。”白衣少年一阵嘀咕。

    少年不语。先前那番话还在脑子响着。手上掏出那块青梅竹马的玉佩握着手中,阳光下显得更是璀璨。手上一紧,神色中多了一丝坚定。

    小丫头,我定会守护你,在那龙潭虎依旧……怡然自得。一如当年承诺。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