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中毒?

    ( )    剑眉星目,一脸刚毅,头束玉带,撑着下巴的手上戴着两枚玉扳指,一副翩翩少年郎的模样,只是,那双鹰眼里出目光,让人只觉,无所遁形。连翘心头一震,面前男子一凛然于万物的傲气与气势。那眼神似审视似玩味。

    连翘蹙眉,那神,似曾相似。此人,定非常人也。

    而少年面色寻常却心里也是一震。

    面前人五官清秀,明眸亮齿。一双大眼炯炯有神,眼眸清澈如一池泉水,望人一眼,便能将人吸引进那一湾深潭里。明明一冷清,却让人想为之亲近。那双眼里一刹闪现的审视瞬间收纳全无。

    少年一笑。那似惧似怕又好奇的神,似曾相似。

    一眼不过短短几瞬,连翘转,少年收回视线。连翘踏步进了客栈,少年执杯饮着清茶。

    “三哥。”白衣少年将嘴凑到少年耳边:“这姐姐看着好冷清啊,你受得了?”

    小二正端了小菜上来,少年一夹牛,连带筷子直接塞进白衣少年嘴里。

    “啊。”

    “哎哟~。”少年本是笑着,却突然传来一声声响,一看。桌前除了自己两兄弟,本还坐了四人,此时,除了矮子,其余三人都捧着腹部,一脸痛苦,直直叫唤。

    “兄弟,你们怎么了?”矮子一个窜起,跳到几人中间。

    “肚……肚子痛……。”一人咬着牙说道。“有……有毒……。”

    “什么!。”白衣少年一惊呼,一手抓起少年手掌,一脸焦急:“三哥,你有没怎样?有没不舒服?”

    有毒两字一出,客栈里就是一阵乱,护着连翘几人的官兵立刻把刀将连翘几人的桌子围了起来。而先前吃茶的人此刻也乱了,要是自己也中了毒怎么办?会不会要命啊,几人哆哆嗦嗦得就往门外跑,桌椅杯碗乱了一地。

    “龟崽子敢给老子们下毒。”矮子一声大喝,几步路就奔到掌柜面前,伸手一抓,便将那掌掌柜提了起来。

    小二此时已经吓得瑟瑟发抖,这本就是个小地方何时见过这样的场面,这几位爷看着就不好惹,更别说,刚进来的那几位老爷小姐还带了一大群的官兵。脚上一软,竟然就这么坐在了地上。

    “爷……放……放……放手……咳……冤……冤枉……。”那被提着脚离地的掌柜手掰着脖子上的手。

    “冤枉?龟崽子有胆给老子们下毒,没胆子认是。”矮子一声嚷嚷,手上一甩就将掌柜摔在了小二旁,正好将脸摔在了地上:“老子兄弟吃了饭就倒地,不是你们下毒,难不成还是他自己没事拿着毒丸子当糖吃?”说着还往掌柜子踹了几脚,脚未收回又往那小二上踹了几下。

    “解药。”少年皱眉,先前六人同吃同饮,为何却只有三人腹痛如绞。

    “对,解药,快拿出来,再让我兄弟受苦我就把你们俩的根儿都给剪了。”矮子破口大骂,喷了那两人一脸的口水:“再把你这破店子砍了当柴烧,反正老子这几天浑不自在,不介意多活动活动练练手!”

    “不,不是我们。”那小二被踢了几下,也算是回过了些神,结巴得说着。

    “不是?还敢说不是?”

    “鸡喂龟壳~卧~真么下肚~卧~”(翻译:几位贵客,我真没下毒)掌柜抬起头来,开口,只是嘴里含糊,眼泪鼻涕一起流,加上那有些不成形的脸,还真是……惨不忍睹。

    “不,不是我们,真不是我们。我就是直接从厨房端的”小二一把鼻涕一把泪,突然一声嚷嚷:“是小茴,一定是小茴,东西是她做的,不干我们的事啊。”

    白衣少年几步窜进后院,片刻之后一手抓着一个少女,一手提着一个六七岁的孩童回了大堂。

    “这个就是厨房的小茴。”白衣少年指着那少女一说,手上一推。两人都摔在了地上。

    女子撑起子一脸青涩,连忙将那孩童抱在怀里。一脸俱意得望着白衣少年:“你……你们要做什么。”

    “大爷,就是她就是她。”小二指着少女又是一声嚷嚷:“她才来我们店里三天,肯定是她。”

    “我……我什么都没做。”少女将怀里孩童紧紧抱住:“我只是做菜,我什么都没做。”

    少年眉皱得更深,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几人:“年大虎,先去找大夫。”

    矮子应了声,直接就从窗户跳了出去。

    那几人还在唤痛,连翘也是微微皱眉,与浮萍对视一眼,便埋下头去。

    片刻不到,矮子又是提着一个人几步奔了进来。刚到桌前,就将手里的大夫一扔:“快,快给我兄弟看看。”

    那大夫显然是受了惊吓,伸出的手一直抖个不停,颤颤巍巍得摸到几人手腕,开始把脉。几番之后大夫稍微镇定了一些,抬头望向少年“似……似乎是中了毒。”

    “你不是废话吗?老子们都知道是中毒。”矮子一急,又要去抓大夫衣领,被白衣少年一挡:“你快些把毒解了啊,我们要你来就是来解毒的,又不是听你说的。”

    “我……我解……解不了。”大夫一脸惊恐

    “你不是大夫吗?”白衣少年也是一急,就往那大夫腿上一踹:“你是大夫都不会解毒,做这个大夫干啥啊。”

    “我……我就是个寻常的大夫,就会治点病。”大夫捂着腿一脸哭相:“我又不是姑苏的小神医,那能又会治病又会解毒的。”

    小神医三字一出,连翘端杯子的手一顿,察觉到一缕视线,抬头正望进连益一双眼里,嘴角轻扯一笑,低头饮着茶水。

    痛呼声断断续续,显然是痛得不行了。矮子几步有奔到少女面前,将衣领一扯:“你说,你究竟是下了什么毒,快把解药拿出来,不然老子跺了你。”

    “我,我真没有。”少女一脸泪迹,使劲摇着头。

    矮子一声大喝,又要拔刀,少女和她怀着孩童吓得大哭起来,那刀刃泛着道道寒意,高高举起,就要落下,却突然听得一旁一声大喝:“住手。”

    矮子一愣,抬头就望见先前冷清的少女举步走向自己。矮子将刀一收,一时也不知作何反应。

    “公子可否让小女子看看?”连翘一声询问,低头之间却早已往桌上瞟去。

    少年点头。

    白衣少年又窜到跟前,抓起连翘衣袖急急道:“你会解毒?那你快看看。”

    “大胆!”

    “放肆!”一旁传来一大喝,两个官兵走上前来就要拉开白衣少年。

    “无妨。”连翘手上一挥,看那眼前三人,怕是已经痛得不行了。

    连翘上前,后浮萍取出一个小布包往前一递。

    连翘一边查看,一边接过布包,手腕一抖,竟然是一排银针。

    “扶着他”连翘侧头一说并未抬头。

    左手取出三根细针,插上几处位,再取三根,再插上几处,待插了十余根之后,那人也渐渐缓过气来,呼吸渐渐平稳,看来,疼痛已经缓解。

    连翘起。如此这番,扎了三次。

    “这么快就解了?”白衣少年一个愣神:“这么神?”

    连翘摇头微微皱眉:“只是暂时控制了他门的症状,还并未解毒”

    “那你不快解毒!”

    “症状多有相似,在未确定他究竟中了毒之前,我不能下药。”连翘摇头。

    “那你要多久才确定那是什么毒?”矮子一声嚷嚷也是窜到了跟前。

    连翘仍旧皱着眉:“这毒,毒不强,不似用药下的毒。”

    “不是毒丸子?那是啥?”

    连翘并未答话,眼光仔细得查看四周,扫过桌案,一顿,提步上去。

    木耳滑、拌三丝、腰果鸡丁、清蒸鲈鱼、醋溜排骨、西湖牛羹、还有一大盘卤牛

    并无任何不妥啊。连翘思索,手指无意中碰到茶杯,灵光一闪,提起茶壶。还好,还有些水,倒了半杯在那杯里。右手一提,凑到鼻下,轻轻一嗅。*!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