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暗示

    ( )    桃树结了蜜桃,荷花开出了花苞。末夏初的官道上正缓缓得驶着一辆马车。车檐挂着彩色的流苏,随着车门上的一对平安如意钟轻轻晃着。那钟声奏出的曲子,催得人昏昏睡。驾马的车夫一脸呆板,侧还坐着个困觉的中年人,马车后,十个护院打扮人驾马随行。那车厢背后,刻着一个大大的‘连’字。

    马车内坐着三人。一个白色衣衫,面带白纱的女子,一个红色衣衫为女子扇着折扇的男子,还有一个十二三岁穿着鹅黄布衣的小丫头。三人此刻正挤在一起小声的咬着耳根。

    “你说老大他们顺利吗?这儿都过了曲轴,再往前三四天就该到姑苏了,我们就算再拖,也最多能拖到五六天。”女子轻扯男子衣袖。

    “应该是顺利,先前到茂县的时候,李掌柜不是悄悄带了话吗?如今,菖蒲他们已经回了姑苏,麦冬肯定是接到老大了,说不定就离咱们不远了。”男子执扇,另一手从包袱里掏出一个油纸包,几抖几抖,现出里面几块糕点,递到女子面前。

    “小姐子不好,这么赶路,会不会吃不消啊。”那一侧的小丫头拿起递过来的糕点,轻咬一口,满是担忧。

    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听了连翘安排假装‘连小姐’的龙葵和兼拖延行程艰巨任务的苍耳、海藻三人。连翘一离去,他们便商量着开始做戏。当便到锦南王妃面前去声称‘连小姐’不幸染疾,而养生堂不得不留下苍耳公子照料一番。平里,在人前,两人也是做足了样子,都是一副冷冷淡淡的面孔,连一句超过十个字的话都没说过。连府前来接人的马车不得不在白马寺停留五天才启程,而这一路之上也是停停走走,硬是比来时多用了一倍时间却还未到。那领头的华管家,先前将这形快马加鞭往姑苏禀报了一番,老爷们都说不急。既然不急他也乐得不急,浮生偷闲过几天悠哉子。

    咬耳朵的咬着耳朵,困觉的困着觉,坐在马上慌神的慌着神,谁也没在意后响起的马蹄声,和渐渐行来的两匹骏马。

    “这位先生。”那两匹马,行到车边,稍缓了一步,一个轻柔的少年声音传来,扰了华管家的觉。睁眼一看,眼前两个俊俏公子,一个面黑,冷冷冰冰,一个面善,如沐风。华管家一个愣神,还未完全从那觉里清醒过来。

    “这位先生。”那面善的公子轻轻一笑,华管家这才反应过来,那公子是在和他说话。

    “咳。”一声轻咳掩饰了方才一丝窘迫:“不知公子何事。”

    “先生,在下与二弟要前往姑苏,不知现在是在那个位置,离着姑苏还有多久的路程。”面善的公子笑道。

    “此处刚过曲轴,离姑苏还有三半的路程。”华管家一语道出,那面善的公子一脸恍然大悟。

    “多些先生告之。”面善的公子一个拱手谢礼,转头向着侧面黑的公子一声询问:“依你看,咱们还有多久能见着你们家小葵?”

    “三之后,寅时,她应该到溧阳镇了,我们去等着就好。”面黑少年头也不回,开口道出。

    “多谢先生了,在下等就先告辞了。”面善少年转头告别,与那面黑少年扬长而去。

    马车继续悠哉行着,无人发现那掩实的窗帘一柄折扇轻挑开着,扇柄一收,又盖了个严实。华管家闭眼继续困觉,车内咬耳朵的也继续咬着耳朵。

    次黄昏,暮色渐起,两匹骏马从管道上急急得驶向城门,马上两个风尘仆仆的少年,都是一脸疲惫,进了城门,马行的稍缓了些,直直朝着华灯未上的杨柳街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