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疑似故人来

    ( )    白马寺不愧为荣国三大寺,香火之鼎盛超出了连翘想象。方才,连翘在陵下只看见了几座大,而此时进了寺里,才发现,那大之后,树林之内还有一大排的厢房,藏在最高的藏经阁那层陵下,与那大一样,错落有致,一层一层往下排着,只是与前面的大一比,更是壮观。连翘一路往里,所经过的厢房都点了烛火,或者有人走动,竟然是住满了人。

    “白马寺香火很是鼎盛,平里便有不少达官贵人前来祈福,现在清明将至,来得人就更多了。”凌嬷嬷回头,对着连翘一番解释。自锦南王妃在连翘一番医治之下渐渐好转,凌嬷嬷便处处对连翘嘘寒问暖,关怀程度,甚至是超过了跟着连翘而来的龙葵几人,那劲儿让连翘都有些无措。

    连翘点头回应,又下了几节石梯,领路的小师父便在一个院门前停下。那院子也不过才五六间厢房,但与众人先前所见一比,显然好上太多。

    “这是王妃的院子,方丈特地吩咐了,要将这个院子留给王妃的。”小师父立在院门,将院门轻手推开,又指着对面稍小的那院,对着连翘说:“对面这个小院,是连公子的,按照王妃先前的吩咐,也是个清净的院子。”

    王妃本就有些疲惫,也未与连翘多话,便回了院子。此行骑卫侍女本就众多,可奈何寺内厢房太少,便只带了几个武艺高强的骑卫和伶俐的侍女进寺,其余的人都留在寺外安营扎寨。

    连翘五人,进了小院各自挑了房间住下,海藻本想跟着连翘,可众人怕人多眼杂,被人瞧见,便让她合着龙和龙葵住在一起。于是便又剩下了一间空屋,连翘索将那屋里的软榻搬了出来放在院里,照连翘的想法是,白天可以晒晒太阳,晚上可以赏赏月光。

    刚简单吃过晚饭,便有人敲门。

    龙齿前去开门,门外是先去领路的那个小师父。

    “几位可是从襄阳郡而来的养生堂几位公子小姐?”小师父一脚刚跨过门槛,便开口一问。

    “正是在下几人。”连翘笑着向那小师父点头:“不知小师父到访,有何吩咐。”

    “吩咐倒是不敢。”小师父手挠挠那堪比月光的一颗光刻,有些不好意思。“是方丈要请几位过去的。”

    “看来是方丈已经知晓在下几人前来的任务了。”连翘笑着站起来。

    “王妃早几便派人来报过信,说是几位替寒山寺的广寒师父送了经书来,方丈他,早几便等在寺里了。”

    “既然如此就别让方丈久等了”连翘向着后四人一招呼“那便有劳小师父带路了。”

    一行五人跟着那小师父转来转去,绕着白马寺走了打大圈,才总算是到了方丈的小院。院里挖了一个五尺见方的椭圆池子,周围加了一层青石砖围着,池里飘着一片刚发的荷叶,看来,是个荷花池。连翘突然就觉得自己和荷花池很有缘,到哪里都能遇见。

    众人一进院子,便瞧见院中,一个石桌,桌上正摆着一壶茶,冒着气。桌前坐了一个黄袍僧衣的影子,听见众人脚步,低头念了一句佛号,头顶九个整齐的戒疤正对着几人。只是烛火隔着有些远,看不清神。想必这就是白马寺的方丈,济亮师父了,果然一副仙风道骨的气派,众人都是如此一想。

    小师父先行了众人几步,向着方丈躬:“方丈,几位养生堂的公子和小姐来了。”

    方丈点头,右手往石桌上一引,左手摆上五个茶杯,一手提壶慢慢往那杯子里倒。

    几人上前,连翘隔着石桌一步之遥拱手向着一躬:“晚生连翘,见过方丈。”

    龙葵、海藻、苍耳和龙齿四人也跟着见礼。

    “阿弥陀佛。”方丈一声佛号,正好响在连翘耳边,听得连翘子一震。这声音浑厚得,可见中气十足啊。只是,听着声音,怎么,有些耳熟?

    头微抬,眉眼往上一瞧,风吹烛光,正照在那仙风道骨的一张脸上。两戳花白眉毛,眉角长得有些长,垂到了眼角。额间成‘川’字的正中,一颗如血红般的痣。连翘眉角一抽,再看那下颚直催到口的白色胡须。

    连翘惊得一抬,苍耳手上一指,五人竟然异口同声一声惊呼。

    “老和尚!”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