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相邀白马寺

    ( )    自那开始医治,已过了十余。期间,锦南王托人带信回王府,公差要务,还不得脱。而连翘每天都很是悠闲,除了带着‘连小姐’主仆和龙齿去给锦南王妃诊治,顺带得也解解闷,安排安排膳食之外,都蜗在塌上‘眠’。当然‘连小姐’还是以脸上受伤为由带着面纱,不然就她与龙齿两张脸放到一起,是个有眼睛的人都能明白两人的关系。

    菖蒲与龙骨被连翘打发着去收购药材和药田,连翘看中了襄阳边边缘的丘陵,也就是离福临镇不远的安岳村一带。以襄阳的气候和那甚是庞大的水渠,像连翘最的薄荷,和寻常的白药、桔梗、芦荟这些药材都能够大片大片的种植。连翘在洛阳虽然也有自己的药田,可受限于地势,多数都很零散,且数量并不多,因而使得养生堂要从别处采购药材,有时,还不得不出高价。自那连翘上心之后便计划着在安岳一带买下一些土地,留做自己的药田,再在襄阳推行药材种植,无论多少,就算是在各家门前院边种上几棵,只要陈色足够,就按量购买。一户人家就算只有几棵,一个村子加起来,可就不少了。而最重要的是,襄阳的米粮被运往整个荣国,也就是说,襄阳有整个荣国的货销渠道,若是利用这些渠道,将养生堂的药粉、药膏、药丸送出去,那连翘每年赚进口袋的银子最差也能多上四倍。

    苍耳被连翘指使着去暗中调查林平,可十多下来,除了知道这林平是王府客卿,锦南王的智囊,在这襄阳若何若何睿智,在嘉乐如何如何有声望之外,却无半点有用的东西,就连连翘自己也开始怀疑,是否是自己太过多疑。被降旨真是锦南王妻心切,而林平提起小神医,也真的只是凑巧。

    而至于麦冬,连翘还未有安排,他便自己跑来,说是想去襄阳游览一番。连翘心知他心痒又犯,准是听说了什么地方有高手,什么地方有比武大会之类的,去找打架,不对,是找切磋去了。麦冬虽然话不多,却是个真正的武痴,在众人中,他才是武功最高的人。他一人出门,连翘也很是放心,只是临走多塞了些银票和碎银子而已。

    午后,小歇三刻,便又到了连翘去邀月,也就是荷花池中那的时辰了。连翘唤上几人,便朝着荷花池而去。

    一路上,龙葵本是装着大家闺秀的架子,一手让海藻轻轻扶着,小碎步也是很认真的走着。却是突然听见连翘声音传来:“今你去和王妃说说,要去白马寺送经书。”

    “嗯?”龙葵一愣:“要去干啥?”

    “咳!”连翘手握成拳,掩着唇轻咳一声,这:“你忘了咱们手里还有封‘兔毛信’么?”

    “我们手上可没有!”龙葵下意识得一说:“是你手上有!”

    “嗯?~”连翘听得眉一挑,嘴角一勾,向着龙葵就是一个高深莫测的笑。看得龙葵一个哆嗦,背脊一凉,瞬间便如同泼了盆冷水般醒了过来。

    “呵呵,老大。”龙葵一声讪笑:“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是我们的,我们的。嘿嘿。”

    “哼!”连翘掉头就钻进花园,不理后尴尬摸着鼻头的龙葵。

    “老大!”龙齿难得的没和龙葵斗嘴。连翘刚一诧异,便听到后一人说道:“你是不是要用,去白马寺这个借口,找机会去福临镇找……他~啊?”此话一出,连翘算是想明白了,眼一斜:“你老惦记着他干嘛?相思都不是你这样思的。莫非……”连翘呵呵一笑,龙齿便有不好的预感。

    “古有龙阳君,今有……”连翘话也不说完,只是那眼将龙齿从头到脚,从脚再到头,来来回回扫了几个来回,话里含义,不言而喻。

    “老大,你怎么侮辱人!”龙齿一急,一手扯住连翘衣摆,一手捂心:“你侮辱我就可以了,干嘛还要侮辱我心里的崇拜,我的信仰,你不知道,他在我心里犹如澜江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返,犹如……。”

    “都不复返了,就是没有了,还犹如什么。”连翘一声轻哼,冷冷一说,转就走,再不理会后还在‘犹如’的那人。

    几人都悠悠踏着步子,用了一炷香时间才绕过了荷花池,踏进了邀月。

    “连公子、连小姐,你们总算是来了,王妃今都叨念了好几回呢。”一进门,便遇见一粉衣侍女,端着茶盏正要上。

    “婉莲姑娘。”连翘收扇一笑:“王妃今如何?”

    “与往常一样,越发好起来了,只是,王妃今念叨着想出去走走呢。”婉莲走在前头,领着几人向上走去。

    转到三,众人踏上最后一阶木梯,便见窗前正端坐着一湖色衣裳的风韵美人,一手执笔,一手抚着宣纸,画着外一池水。

    王妃听得脚步声,转头看见几人,点头一笑:“几位请稍后,还有几笔便能完了。”

    不过寥寥几笔,池水添上两片嫩绿荷叶,垂柳点上几只蝴蝶,梧桐树上挂上一直燕子纸鸢。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