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前往襄阳

    ( )    光如流溪,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接到圣旨的第二,天还未亮,连翘便带着众人出了姑苏前往襄阳。转眼间,已过了十余,如今,总算是到了襄阳境内。车箱内依旧是闹非凡,斗嘴的斗嘴,递茶的递茶。连翘坐在车辕,头靠在车壁吹着风,一旁驾车的仍旧是麦冬。看着远处袅袅炊烟,若有所思。

    “老大。”菖蒲策马驾到连翘旁,在连翘后低低一唤。

    连翘侧头。却不见下文。

    “。”连翘轻叹,将子在车辕上一转,侧坐在了辕上,,一脚盘起,一手撑着下巴,正对着菖蒲驾下的红棕马,仰头笑看着他:“你这一路上言又止,究竟是什么事,让你在心里憋了这么十几天。”

    “老大。”菖蒲看着连翘一双明亮的笑眼,慢慢说道:“那夜,我去‘暗阁’取‘那东西’时,听说……右相连益请旨回乡祭祖,该是在,今,出上京。”

    连益两字一出,连翘一愣,麦冬、龙骨皆齐齐望来,就连几人后的车厢也瞬间安静了下来。

    风吹柳絮飘,路上只剩‘哒哒’的马蹄声和车檐上一对平安如意钟‘叮咚’响着。

    “扑哧。”连翘一笑,打破了这一路上难得的安静:“你就是为这事儿憋了这么多时吗?”

    “这次他回姑苏祭祖……”菖蒲话未说完,连翘手中折扇一晃,扇柄点在了他的膝盖之上。

    “连益与连府如何,与我无关,与‘我们’,也无关。”连翘一声轻笑。

    “老大……”后传来麦冬轻声一唤,连翘转,正好看见黝黑的少年,皱着眉头一脸担忧。

    连翘心里一暖,脸上挂起温和笑着。

    “好了,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着想!”连翘笑着抬眼向着众人一一望去:“我无事。这些年,我也看的开了。什么是我的,什么不是我的,什么是我想要的,什么是我不想要的,我心里还算清楚。你们无须担心。”

    “苍耳!”连翘将头再次靠在车壁,一唤。话音未落,车帘‘哗啦’一声撩起,四颗脑袋紧挨着露了出来。

    “在,在,嘿嘿。”苍耳讪讪一笑:“老大有何吩咐?苍耳一定赴汤蹈火,上刀山下油锅,在所不辞!”

    “油锅刀山就别去了,要是没死成,剩下半条命还得让我好汤好药得伺候着。我不是给自己找麻烦么?”连翘折扇又是一晃,在苍耳那颗脑袋上敲了几下:“我让你送信给寒山寺的广寒师傅,你送了吗?”

    “送了!”苍耳手揉着被连翘敲的地方道:“我当夜就去了寒山寺和广寒师傅说了,那晚,广寒师傅就让必清小师傅送信去了‘南苑’,说的是‘连小姐’受广寒师父之托,送经书到襄阳郡白马寺,会与养生堂同往襄阳,三月内归。”

    “送经书?这主意你出的?”连翘一笑。

    “不是,我当时还没想好借口呢,这主意是广寒师傅出的。”苍耳一阵点头:“而且,广寒师傅,还真拿了经书给我。”说着,苍耳便进车厢一阵翻找,不知道是从那个包袱里翻出一块淡黄色绸布,转捧到连翘眼前。双手打开,显出里面一卷宣纸来。连翘伸手,将宣纸展开,纸上,只写了四行字。

    连翘看着宣纸,眉一挑:“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

    “送这个?这是经……书?”连翘连连一问:“真要送?

    “嗯!”苍耳点头:“广寒师父说,帮老大这么多年了,要收点利息,让老大跑跑腿,将这个送给白马寺的主持,济亮师父。”

    “童心不尽的老和尚!”连翘嘀咕一句。

    众人心知连翘是故意将话给岔开,不愿多提。跟在她边这么多年,她是否真的‘无事’多少还是能够判断的,瞧着她神色如常,众人的担心也都放下了一大半。

    =偶=素=放=了=心=的=分=割=线=

    马车咕噜驶着,前方不远,渐渐有了村落的痕迹。

    “老大!”麦冬的声音传来:“前面的,就是安岳村了。”

    “这儿就是洛阳、襄阳、淮安三郡交汇之地,继续向着西南再赶十,便能到襄阳首府,嘉乐。”苍耳探出一个脑袋,说道:“往南到福临镇也就只有两天的路程。”

    “嗯。”连翘抬头看了看天色,轻一点头:“还有两个时辰便是落,咱们先进村找户人家过夜,明,往南!”

    “嗯。”众人点头。

    原来,在当,连翘发现圣旨内藏的玄机之后,却不明这玄机究竟有何用途,为何又要这番大费周章。随后,众人将那封让连翘避而远之的‘兔毛’信给翻了出来。信上只一句话,写了八个字:兄在福临负荆请罪。

    连翘一番思索,这‘圣旨’该是给‘那人’的,只是为了一些原因而要从连翘这双手给出去。众人再是一阵琢磨,认定了这福临指的便是离洛阳、襄阳、淮安三郡交汇之地不远处的淮安郡福临镇。于是,连翘便决定先往福临一趟,而那份圣旨就在她的上。未免夜长梦多,第二一早便出发了。至于锦南王一事,连翘从菖蒲带回来的‘册子’上,并未找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只能到了襄阳再见机行事。也或许,真的是众人都想多了,锦南王请旨真只是因为妻心切呢。

    众人还为进村,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喧闹。

    只见一队披甲带盔的骑兵,迎面而来,驾后扬起的尘灰能有一人之高。众人还未回过神来,就见那骑队已经驾到了马车前十米。更让众人惊讶的是,那骑队就在这时齐齐勒马,阻了前路。麦冬急急将马车勒住,才避免了众人也被裹进那扬起的尘灰里。

    菖蒲与龙骨策马向前,挡在了马车前。麦冬也是暗暗握住了斜插腰间的银棍。

    “肩铠烙有印,马骑带有马头盔,这应该是藩王私家骑卫。”苍耳在连翘耳旁一面低声说道,一面从袖里摸出把折扇,握在手里。

    “藩王骑卫?”连翘一惊:“可有看出是哪家的?”

    苍耳摇头:“尘土太多,看不太清。”

    连翘正准备钻进车厢,以免撞上什么麻烦。那骑队最前,却是一长衫打扮的中年男子,下得马来,对着连翘等人拱手一礼,高声一喊:“前方的可是姑苏城养生堂的小神医,连公子?”

    众人一惊。这些人是冲着他们来的。

    “请问阁下是何人。”菖蒲坐在马上,也是一拱手,却并未回答那人问题。

    “在下锦南王府管家彭德。”中年人走得近了些,再是一拱手:“不知前方的可是连公子?”

    锦南王?连翘心里一突。在这儿遇上锦南王的人,那这趟福临是暂时去不成了。

    “在下养生堂菖蒲,见过彭管家。”菖蒲下了马便与那彭管家寒暄。

    “原来是养堂的‘小诸葛’,彭德有礼了。”彭管家向着菖蒲后望了望:“不知道,连公子是否在此处?”

    “彭管家有礼。”连翘跳下马车,几步,便到了众人面前,向着彭德拱手:“在下便是连翘。”复又向着彭总管后那一队骑卫一指:“不知彭总管,此番是……?”

    “连公子莫要误会。”彭总管向着后招了招手。此时,尘土渐渐散去,连翘才看清,这一队骑卫竟然足足有五六十人之多,彭总管一招手,这几十号的人‘哗啦’一声便整整齐齐下了马,动作很是流畅,显然是训练有素。

    “见过连公子。”五六十人齐声一喊,喊声震人耳膜,就连连翘也给吓了一跳。

    “连公子。”连翘刚稳了稳心神,便又听到那彭总管开口说道:“王爷得知连公子一路往襄阳而来,很是高兴,特命了在下带着这一队骑卫来迎接连公子,护卫公子一路安全。”

    “有劳王爷了。”连翘此刻虽然脸上挂笑,心里却是不知是何滋味。

    先皇曾有规定,无圣旨,藩王私家军不得出藩王管辖范围一步。此地离着嘉乐还有十路程,这锦南王若不是早就探查清楚了他们的行踪,这队骑卫,怎会恰恰在连翘等人到了襄阳边境时,就立刻出现。这时机把握的如此巧妙。自己一路上都被人监视,这样的想法一出,连翘心里能畅快才怪。

    瞧着眼前形,连翘心虽有些恼怒却也无奈,名义上,她也是来给人家主子看病的,人家派人护卫也是有理可循,若是她不答应,便是她不知礼数了。

    “这一路上,便有劳彭管家安排了。”连翘拱手又是一礼,朗声说道。

    彭管家含笑点头,手上一招,那几十号的骑卫便又‘哗啦’一声整整齐齐得上了马。连翘转钻回车厢。

    马车再动,一路向西,朝着嘉乐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