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锦南王

    ( )    酒过了三巡,月上了柳梢,众人也都吃得有些微醉,连翘吩咐伙计将岑公公与田大人分别送回驿馆和知府府上。望着马车咕噜转过了街尾转角连翘才转上。还是方才那间“大寒”的雅间。才片刻功夫,那一桌狼籍都已经收拾得妥妥当当。连翘顺手又从桌上提了茶壶,才又转进阁。就着壶嘴喝了几口。清茶温,正好用来醒醒酒。

    连翘慢步走到门前,手上一推,刚看清屋内景象,便直愣愣得愣在了门外,实在是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咔~~叮~~。”耳边传来一声响。

    只见屋内多了一个木架,一横一竖将中间相交绑上,架上披了一件长褂,最上头的顶上还斜挂了一顶冬帽,有些似人的型。只是在应该是人额头、心脏、四肢关节以及……下腹的位置各贴上了一张纸,纸上写着大大的‘麟’字。字写的倒很是龙飞凤舞潇洒飘渺,只是其中几处还插着几把飞刀。再看那木架前十余尺的位置,龙齿龙葵并排站着,都是用布条将双眼蒙上,左手抓了一大把的飞刀。而苍耳站在龙葵一侧,一手扇着扇子,一手握着一个茶壶。

    连翘看得嘴角抽搐,还未缓过神来,眼角瞟到另一处。

    内间的书桌前。海藻正一手按在纸上,一手一笔一划得写着什么,偶尔侧头盯着麦冬前的宣纸。海藻一侧头,麦冬便提笔写画几笔。海藻每一停顿,后半步的龙骨,便会抬手将海藻握笔的右手一握,调整调整她握笔的姿势。书桌最上方平铺着一块什么,隔着有些远,连翘只觉得有些眼熟。海藻似有些不明,芊芊玉指在那上面一指,龙骨探看去,而后轻声几句。海藻随后又指了几处,干脆直接将那东西抓在手里一个一个问下去,只是凑得有些近了,海藻突然一仰头:“阿~嚏~啊~~嚏。”连翘看得嘴角又是一阵抽搐,只因海藻那些喷嚏全打在了那东西之上,而那东西,明晃晃,金黄色,边上各有一根短轴,四边都绣着蟠龙,正对着连翘一面上赫赫然写着两个大字:圣旨!

    “咳~~。”连翘一清嗓子,众人都抬头看来。连翘只觉眼前青光一闪,手上便是一沉。

    “老大,我最能理解你现在的心了,来,发泄发泄,别憋着,别憋着。”龙齿几步闪到连翘面前,便将手中一大把的飞刀往连翘手里塞。复又往那木架上一指:“你看,我特意给你准备的靶子,这比打小人痛快。”

    连翘顺手将那一大把的飞刀往前一扔,没使多大力,估计就正好是在龙齿所站的范围。

    “老大,你干啥干啥。”龙齿一边闪着一边嚷嚷:“你要发泄扎那靶子别扎我啊,我会痛会流血的。”

    飞刀落地,龙齿站定,连翘眼角横着一扫:“要弄靶子,你为啥不挂你的衣裳要挂我的。”

    “厄。”龙齿一顿:“这件是你的?”

    “你有见过还是有谁穿这衣服吗?嗯?”

    “菖蒲。”龙齿说着,一脸得正经。

    “他穿的是这件吗?嗯?”连翘一步上去将龙齿衣领一提:“他比我高半个头,这衣裳他能穿下吗?啊?”

    “不都是白色的吗?”龙齿低头在一旁小声嘀咕,眼角微微抬起偷偷看着连翘。

    “老大,来来。”龙葵也是几步窜到连翘面前,还双手比划着:“戳他眼睛,戳他心,戳他手戳他脚,戳他下盘……”

    “咳~小葵妹妹。”龙葵还在碎碎念着,旁的苍耳一听,立马插嘴:“女孩子家不应该说这话的。”

    “那我该说啥?”龙葵双眼一瞪:“戳他……。”

    龙齿听着就要上前,还未待龙葵说完,龙葵就觉得嘴上突然被人一捂。心里就是一怒,居然有人敢捂她的嘴,正要将手肘往后重重一顶,后耳旁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手上就是一僵。

    “老大,刚才我们都在门后都听见了。”方才还在书桌旁的龙骨在这吵闹间,已经走了过来,一手捂着龙葵,一边还瞪了几眼另一侧的龙齿:“是锦南王要你去的?”

    连翘略略点头,走到藤椅前,一坐,又是一脸的凝重。

    一提这事,众人也都不再笑闹,一一坐在了连翘边。一见连翘如此表,众人便知晓,事恐怕还不是那么简单。

    “老大,有头绪吗?”龙骨一问。

    连翘轻放下手中茶壶,皱着眉摇头。

    “我让菖蒲去‘那儿’找锦南王的资料了。”方才连翘让菖蒲去厨房时使的暗示,就是让菖蒲通知‘暗阁’会去取锦南王的资料。

    这‘暗阁’是江湖中最大的底下报组织,要想买报就得出重金,或者用等值的报来换。因着‘那人’的关系,连翘若是想要什么报‘暗阁’还是会免费提供的。只是连翘不愿多过问那些是非,也甚少和他们打交道。如今,锦南王一事,牵扯上了自己,这才让菖蒲跑一趟。而就在方才送岑公公他们时,菖蒲便是悄悄去了‘暗阁’。

    “苍耳,先说说你知道的。”连翘转头向着侧坐着的苍耳一仰头。

    苍耳平里虽然有些油嘴滑舌却是连翘几人中的‘百晓生’,对于那些小道消息敏锐不说,还过耳不忘。连翘若是想知道些什么只要不是太过机密不好查探的,问苍耳便可。

    苍耳一正子,向连翘也是一点头。

    “锦南王是当今皇上的叔父,先皇的兄长,排行第五。文比文曲星武比关云长,曾经和大叔,嗯~就是老大的那个师父、当朝右丞连益、以及后来失踪的向荣合称‘荣国四公子’。在先皇登基前是当时民间呼声最高的人。御人之术很是了得,有人传说锦南王为人乐善好施,一副侠义心肠,很有江湖气息。可是若只有江湖气息,是做不到兼文武官职,在朝堂拥有一众‘门人’的。”苍耳说道此处,一停,一笑:“说到这儿,锦南王当年还有个与先皇、岳贵妃的故事,老大要听么。”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