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姑苏养生堂

    ( )    此处乃是姑苏城最为繁华的杨柳街,来往的行人本就最多,而此刻,众人一见那雕檐刻壁的马车便知是养生堂的。若你要问为何会如此笃定?哈,那是你孤陋寡闻了。马车上刻章可印刻族徽的多,刻诗刻画刻美人的也多,可你有见过满车都刻上薄荷草的么?为啥要刻薄荷草?这我哪儿知道啊。你问这养生堂是干啥的!别怪我翻你白眼。玉骨扇小神医听过没?姑苏连公子听过没?这姑苏城,不,这整个洛阳郡,上至九十老翁下到三岁稚童,有谁不知这鼎鼎大名的养生堂就是那小神医连公子开的……药膳食坊。

    养生堂的七位当家都是年少有为,却神龙见首不见尾。众人一见是养生堂的马车,又见那架马的少年黑色劲装面容俊朗却冷漠,像极了那传说中的‘黑公子’――二公子麦冬,便都有些好奇,有意无意得放缓了步子。如今一声“二公子”便坐实了众人的想法。只是众人都在疑惑,能够让‘黑公子’亲自驾车,那这马车里的人究竟是何份。传闻‘黑公子’最不喜权贵,千金也难使他回望一眼,莫非,这马车里的,是那小神医?

    众人还在猜测,那马车便已经停稳,只见竹帘卷起,从里走出个十一二岁粉衣小姑娘,齐眉刘海,头上梳着两个髻,髻上挂着两串绿豆大小的珍珠,前竟然还挂着一个茶杯大小的翠玉平安锁。众人一阵咂舌,光是那珍珠,那玉就抵得上一个九品地方官一年的俸禄了。再看那小姑娘杏眼俏鼻,*的脸配上那粉色衣衫更显得俏可,只是不知为何,那小姑娘一脸委屈,低着头,扁着嘴。莫非,‘黑公子’要接的就是这位小姐?

    不待众人多想,哗啦一声,那垂下来的帘子又被挑开,现出里面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一把白色骨牙做成扇柄的折扇拿在手上,轻挑着竹帘。只见少年一白色锦缎,腰间系白色腰带,头上如黑瀑的青丝也用白色头带系着,一上下皆无任何装饰,却越发显得超凡脱俗不染凡尘。少年明眸亮齿,脸上虽还有些稚气,俗话说的好,功名不在年少,如此年纪便有了这般风采,那再过个三四五六年,只怕这整个洛阳,哪怕是整个齐国也找不出几个能与之上下的了。

    碧瑶本也无意于那马车,就算真是‘小神医’又如何,在这洛阳郡,除了她家还有谁能够称得上是洛阳郡的中流砥柱。一个没有任何家世的大夫,有神医之名又如何。怎奈何那‘小神医’早已被传得近乎神人,什么活死人药白骨,什么洛阳首富,什么姑苏第一公子。自家小弟便是被那些传闻搞得神神叨叨,连好不容易出趟府逛逛,都一定要选在养生堂吃饭。小弟不走,碧瑶也只能留在原地。

    只是,当那少年从车里走出,碧瑶却只觉得,一瞬间,自己的呼吸便变得有些急促,手脚有些僵硬竟然不听自己使唤,一颗心也上上下下晃得很是难受。眼里,尽是那风姿卓越的少年公子。少年越发走近,满脸尽是笑意,碧瑶只觉昏昏沉沉,一阵阵晕眩。子一软,竟然向着一侧倒去。那一刻,碧瑶的脑海中竟然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千万别在这位公子面前出丑。只是,此刻子已经不受自己控制,碧瑶只得闭眼等着那疼痛来临,可就在快触地的刹那间,只觉腰间一紧,子一个旋转,疼痛并未如预想中的来临。

    双眼微睁,瞧着自己是直立立站在此处。轻呼一口气,心里一松。总算是没有出丑。

    只是突然察觉出有些不对,后一凉,一个软软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姑娘小心。”

    碧瑶一个回头,后站着的正是那个少年。

    满脸微红,低眉颔首,心里竟然有些慌乱。

    “姐姐,你没有!”碧瑶低头正好看见小弟一脸担忧:“是不舒服么?中暑了么?要不要让大夫瞧瞧?”

    “我……我没事。”碧瑶摇头,突然想起方才还未道谢,有些失礼,赶紧侧走一步福了福:“碧瑶谢公子搭救。”

    “方才,多有得罪,还望姑娘不要介怀。”那少年也是执扇拱手。

    “姐姐,让大夫给你瞧瞧。”

    碧瑶心知自己突然倒下究竟是为何,经小弟这么一声‘提醒’更是觉得尴尬,解释不了又不便明说,只羞得满脸红透。

    “小公子不必焦急。在下看来,小姐不过是有些怕晒罢了。”那公子淡雅的嗓音响起,又是向着小公子笑着摇头:“并无大碍。”

    碧瑶一抬头,正好看见那少年微笑得看向自己,满眼里尽是温文尔雅。

    “麦冬,去帮这位小姐拿把伞来。”

    麦冬点头,转便走。

    瞧着这养生堂的二公子转离去,这一圈子人的一阵诧异,一阵低语。

    “你?你真的是玉骨扇?”那小公子惊呼:“真的是小神医?”

    碧瑶再也听不见众人高呼“小神医”也看不见自家小弟直拉着那少年公子问东问西,眼里脑里都只有少年方才的那一笑,如同般宁人甘心沉浸其中。直到手上被塞一物,下意识得一握,低头一看,一把绣花红绸伞。还未回过神来,手中又多了一只白色小巧的景致瓷瓶。

    “这伞姑娘拿着遮阳,还有这瓷瓶里的是在下自己配置的薄荷膏,清神醒脑。”又是那如沐风的笑。

    “谢,谢公子。”碧瑶低声回谢,遥望这那公子转离去。

    “他就是小神医?”碧瑶突然回首问着一旁的小弟。

    “咦,姐,你怎么才反应过来?”那小公子诧异。

    碧瑶未答,转首回望那白色的影,看着他渐渐得融进了养生堂人来人往的里,直到不见。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