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四皇妃其意

    一夜无话。连翘一觉醒来,收拾妥当,正在考虑,是不是该找个时间去拜访拜访四皇子府的时候,黄嬷嬷来报,四皇妃到访。

    连翘心里一笑。这四皇妃还真是心急。随意吃了几口早点,便带着黄嬷嬷与浮萍小茴两个丫头赶往正厅。

    此时鸟语花香,还算清凉。几人到了正厅,瞧见的,是一副(娇jiāo)艳的美人图。一(娇jiāo)俏(身shēn)影,(身shēn)穿绣着百花的艳丽锦服,高花云髻,头上除了那朵巴掌大的富贵牡丹再无其他。(身shēn)子微倾瞧着放在厅里的一个铜盆大小的瓷碗。这是连翘先前一时兴起,吩咐从别处移栽来的碗莲。那莲花长得很是奇特,莲瓣尖细,颜色艳丽,不似其他莲花或粉或白,而是泛着紫色,唤之,‘佛音’。

    (身shēn)影听见响动,(身shēn)子微动,转过头来,连翘只觉得,眼前为之一亮。不得不说,这四皇妃长得还真是天香国色,肌如白玉,眼若清泉,唇红齿白,顾盼生辉。

    美人轻一开口,那嗓音如玉珠落盘,清脆悦耳,煞是好听。“四皇子府,尚婉言,见过敏睿皇妃。”行礼间,芙蓉轻颤,衣袖上百花轻轻舞动。

    仪态万千,好一个佳人。连翘心里一声赞叹。这四皇妃,定然不是常人,她方才说,尚……婉言。尚乃齐国丞相之姓氏,那芸冉公主的驸马就是尚丞相的独子,尚品。

    “妹妹何须多礼。”连翘轻扶四皇妃的手肘,婉约一笑:“我本打算今(日rì)去四皇子府上来拜访妹妹的,却不想,倒是妹妹先来了。”连翘话一出来,连自己都仍不住在心里哆嗦了一下,这姐姐妹妹喊得实在是让她无奈。为啥?你说,要是你要一脸温柔淡笑得叫一个比自己大上七八岁的女人叫妹妹,心里会是个什么滋味。

    “姐姐那里的话。”这四皇妃也是在皇家待了多年,何等人精,连翘一句妹妹出口,她也立刻改了口,轻呼一声姐姐:“婉言来拜访姐姐才是应该的。姐姐远嫁齐京多(日rì),婉言如今才来已是怠慢了姐姐,又怎好让姐姐叨念。”

    “妹妹客气了。”连翘依旧一脸温婉:“这么早过来,可用过早膳?”

    四皇妃一个点头,脸上一丝轻笑:“已经用过。”

    连翘轻拉着四皇妃走到椅前,两人坐下,都是含笑点头。若是外人瞧见,说不定还真会以为这是一对(情qíng)真意切的姐妹在叙家常。

    “妹妹今(日rì)来,是为了父皇的寿宴吧。”连翘轻声一问。

    四皇妃轻一点头,(身shēn)后的侍女从怀里拿出一本册子往连翘(身shēn)前一递,浮萍伸手接过,才又递到连翘手里。连翘轻手翻开,里面是娟秀小字,写得工工整整。

    “这是婉言昨夜里写的。”四皇妃轻声一说:“婉言怕姐姐不熟悉寿宴的各项规矩,所以,整理了一份。”

    连翘轻一点头,这四皇妃连说辞都让人无可挑剔,她分明是怕连翘会出错,所以才连夜写了这册子,可偏偏说是怕连翘不熟悉。既不会伤人面子,又将自己的意识道出。

    “有劳妹妹如此辛劳。”连翘随手翻了几页,也将册子合上,递给浮萍。这四皇妃肯定还有别的东西要说,这册子,不过只是个开始而已。

    “往年,父皇的寿宴都是在御花园办的,从膳食到布置再到歌舞乐曲都是需要((操cāo)cāo)办的,今年,虽说是姐姐与婉言一同((操cāo)cāo)办,不过是父皇怕姐姐忙不过来,而让婉言来帮衬姐姐罢了。”四皇妃纤手轻抬掩唇一笑:“寿宴的安全以往都是由三哥管的。如今,姐姐有何安排,只管和三哥商量,不像以往,婉言要(日rì)(日rì)往三皇子府来请示三哥。实在了跑累了腿呢。”

    “以往真是让妹妹劳累了。”连翘头轻一点,心里一笑。这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四皇妃这话咋听似是在埋怨,其实,却含着另外一个意思。她只是帮衬,她只管交代连翘,寿宴的事她不会插手,也就是说,寿宴((操cāo)cāo)办得是好是坏,她都只得好处。办得好了,是她们两人的功劳,办得不好,她最多是担待个提点不周的过错,而真正被人嘲笑的,只有连翘。只是,连翘一时间还猜不透,这究竟是四皇妃自己的意思,还是皇后的意思。毕竟四皇妃是芸冉公主的小姑,而芸冉公主又是皇后的人,很难说,皇后会不会受益让四皇妃来此一招。

    四皇妃随后又向连翘交代了寿宴的一些规矩,便起(身shēn)告辞,连翘含笑得一番送别。

    待那(身shēn)影已经远去得看不见半点,连翘接过浮萍手里的册子又随手翻开。心里一声冷笑,不就是个寿宴么,还真当她连翘就那么点儿能耐,既然,你们都等着看好戏,那我就好好上一出‘好戏’,让你们饱饱眼福,免得你们,空欢喜一场。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45四皇妃其意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