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推荐

    戚云伐还在梳理着心中一股怨气,戚云伐确实嘴角挂上浅笑:“李伯那(日rì)对我说,你站在他的面前,让他觉得,面对的不是一个皇妃,而是一个精明的商人,莫非,你真的会经商?”

    连翘吞下口中温茶,头一仰,脸上一笑:“不信么?”而后拿起戚云歌面前一把折扇,手上一滑,‘哗’一声,将那折扇展开,一面轻摇,一面浅笑:“我若说,姑苏养生堂能有如今的局面,是我一手((操cāo)cāo)劳,你信么?”

    连翘心里轻轻一笑,她可没说假,养生堂本就是她一手((操cāo)cāo)劳的。

    连翘一句话说完,戚云伐一愣,戚云歌一惊。

    戚云伐楞的不是连翘说的话,而是她那一副得意洋洋神(情qíng),此刻,他总算是明白了先前为何会觉得两人之间有些不同,原来,是她,终于放下了先前那些伪装,她的字,她的人,都是那么真实得站在自己面前,也就是说,她,开始接受他了。想明白这些之后,那脸上的愣神瞬间变成狂喜,止也止不住得露了出来。

    而戚云歌一惊的也不是因为连翘的话,而是连翘话里的人。他手上一抓,本是想抓住那双不同摆动的手,临到近处突然感受到一丝寒意从一旁传来,手上一转,抓在了扇柄之上。

    “你说养生堂是你((操cāo)cāo)劳的?你和养生堂有关系?你认识小神医?”连连几声惊呼,那似疑似惑的语气里竟然带着一丝兴奋。

    连翘盯着那握在扇柄另一头微微抖着的一只手,实在是有些不明白,小神医是她先前那句话里的铺垫,重点是她会经商这件事,为何他的耳朵能够这么自动筛选,只记得小神医呢。

    戚云伐轻笑一声,横出一只手,将戚云歌拉回了座位,轻声一说:“云歌随我去姑苏的时候听了关于那小神医的传闻,一直都念念不忘,曾经还和我说,让我找几个御医给他,让他也去学医。”

    连翘一脸怪异得盯着戚云歌,在姑苏时,这样的(情qíng)况她不是没有见过,只是没想到,到了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又被她给遇上。

    “你快说说小神医的事啊。”戚云歌坐回凳上依旧是兴奋得盯着连翘一脸讨好。

    “我……恩……小神医他……也就那样。”连翘无奈,她该说什么好呢。

    戚云歌本还想嚷嚷,却被打断。

    “你想听小神医的事,以后有的是时间。”戚云伐轻声一说,而后又转头,将手里的册子扬了扬:“先说说这个,你对经商很感兴趣?”

    “算是吧。“连翘含糊一答。

    “绸缎庄和酒楼的事,都是李伯打理,我对这也没过问太多,你若想问人,就去问李伯吧。“戚云伐一笑,将册子又塞回了连翘手里。

    “我先前看出来了,你对李伯不像是一个皇子对管家的样子。“连翘手回册子,疑惑的一问。她知道只要她问,戚云伐就不会隐瞒她。

    “李伯是看着我长大的。当年我偷偷一个人练骑马从马上摔了下来,是当时在马厮干活的李伯发现了我,救了我。皇后后来就提了李伯,让他跟着我,照顾我。你也知道,我早些年虽然看着风光,却……。”戚云伐一双笑眼轻轻一眨,一顿:“那时候都是李伯陪在我的(身shēn)边,所以,我对他很是敬重。”

    连翘听得一阵点头。戚云伐与李伯,不正像是她与师父么?戚云歌虽然还有个关怀他的父皇,可毕竟,云帝作为一国之君,(日rì)理万机,没有多少时间能陪着他,所以,他对李伯那种似对长辈的敬重她很是能感同(身shēn)受。

    “我去瞧酒楼的时候就发现,李伯是个经商的人才。”连翘一声赞叹,知道了戚云伐的缘由之后,她也跟着他改口称呼一声李伯。

    “酒楼不论从经营还是其他来说,都是不错的,不过,李伯因为(身shēn)肩数职,又要管着府里,又要管着府外,有些限制手脚罢了,若是让他放手一搏,只怕,这齐京第一酒楼就是你三皇子的了。”

    “哦,莫非你已经有了什么安排?”戚云伐一愣,一声笑叹:“早些年,我也看出了李伯喜欢经商,不喜欢宫里那些迂腐复杂,李伯年纪渐大,我也想让他轻松一些。”

    “既然你也有这想法,不如我给你推荐一个合适的人,来帮着李伯分担分担吧。”连翘一笑。

    “不会是想说你自己吧,你既然能帮着小神医((操cāo)cāo)劳养生堂,你的能耐我自然是相信的。可你毕竟是三皇子府的皇妃,父皇先前那封圣旨已经让你成为众矢之的,我不想你再惹上其他的麻烦。”

    “当然不会是我。”连翘狡黠一笑:“我想推荐的人是你皇子府的人。”

    “哦!”戚云伐一脸好奇:“谁?”

    连翘盯着戚云伐,一双眼里精光一闪:“管着城西的那个白管家。”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40推荐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