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就当是踏青

    耳旁又传来一阵大笑,连翘一瞧那已经抖个不停的(身shēn)影。

    “七皇子笑够了吗?”连翘口中传出一道温婉笑声:“要不要让浮萍和小茴帮你顺顺?免得笑岔了气。”

    戚云歌本是笑得欢畅,听清连翘拿温柔嗓音里隐隐含着的‘怨毒’,一口气卡在喉间,不上不下,险险别呛一口。

    连翘手上一松,钻进了车厢,嘴角挂起一脸笑意,盯着正憋得脸红的戚云歌。谁叫你上次害得我笑岔气,活该你也被憋一回。

    “好了。”戚云伐一声低笑,对着连翘一招手:“过来。”

    连翘一愣,这车厢本来就不大,两人之间隔着也不过两三步的距离,想起昨(日rì)上午,在房里的尴尬,刚想向一侧一退,坐到车窗旁,却不想,她还没有动作,戚云伐倒是手上一拉,直接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浮萍与小茴两个丫头正好上来,瞧见这一幕,又是捂着嘴偷笑。

    连翘心里一声哀叹,刚扶正了(身shēn)子,又听到旁边一声不咸不淡的嗓音响起:“哎哟,三哥,云歌还没吃早点,头好晕啊。”连翘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一团白色便扑到了戚云伐另一半的(身shēn)子上挂着。连翘眉角一抽,实在是不想再瞧那看似‘哀怨’的一张俊脸。

    “滚一边去。”戚云伐嘴里一声笑喝,转头盯着连翘:“你昨夜做什么去了?今(日rì)怎这副摸样。”

    连翘心里一暖,先前她出门特地略施了些粉黛,若不是仔细瞧,是瞧不出来的,却不想,戚云伐不过几眼,便看得分明。

    “小姐昨夜看账本了,一夜都未睡的。”连翘还未说话,刚坐下的小茴便一声抱怨:“我都劝了小姐今(日rì)干脆就别去了,可小姐就是不听,非去不可。”

    “你昨夜未睡?”戚云伐沉声一句:“这账本是你能一夜看完的吗?又没人((逼bī)bī)着你一定先看完,你竟然都不知道顾惜自己(身shēn)子。”

    连翘抬头,瞧见那双看过数次的鹰眼里,此刻竟然含着丝一怒气,一丝埋怨,还有一丝……心疼。两人虽然相处不久,可连翘却不怀疑,自己是否看错,是否想错。他对她的关心,她从洞房花烛夜便能感受得到。

    嘴角浅浅一笑,轻声解释:“我本是打算随手翻翻,却不想,一看就忘了时辰,等看完,就已经是早晨了。”

    “那你就由着自己逞强?”一声反问,那语气里尽是责怪。

    “李伯,今(日rì)不去了,你去给几处都知会一声。”不待连翘说话,戚云伐朝着刚上马车的李管家一声吩咐。

    “别。”连翘伸手一栏:“昨(日rì)已经安排了今(日rì)我会去查看的,既然说了又怎好反悔。更何况,我也没有逞强。现在(日rì)头高挂,我有个毛病,只要是在白(日rì)里,就会睡不着的。”连翘轻声一笑:“还是,三皇子宁愿我去做一个出尔反尔的小人?”

    “你什么时候有这毛病的?”戚云伐瞧着那双笑眼一声轻笑:“更何况,那有你说得那么严重,你若不去,谁敢有异议。”

    “可是我想去瞧瞧。”连翘又是一笑“我来齐京都还没出去瞧过,昨(日rì)里去了街上,看着这里处处都与荣国不同,我一颗心早就飘到城外去了,如果今(日rì)不去,我心里怎么踏实得下来?”

    “哎。罢了罢了,你总有你的理由。”戚云伐手上一扯,将连翘按会自己怀里:“你要去便去吧,不过这会儿先休息休息,不然,待会儿你会吃不消的。”

    连翘虽说未有表现出来,但确实还是有些困的。听了戚云伐的话,也就闭眼小睡。却不想这会儿两人一来一往,看着一旁四人面露惊恐。

    戚云歌看着李伯,眼上不可置信得一瞟两人。刚才,是我三哥妥协了?

    李伯轻一点头。是主子妥协了。

    戚云伐一双眼里更是不可置信。真是我三哥妥协了,惊天奇闻呐,我跟着他十年了,他哪有对我妥协过,哪怕一次,哪怕一根头发丝那么大的要求。

    李伯望着眼前一脸悲愤的少年,一脸安慰的笑。

    而一旁,小茴拉了拉浮萍衣袖,凑到耳边一句小声嘀咕:“刚才,小姐那个,是不是就是浮萍姐姐说的撒(娇jiāo)?”

    浮萍脑袋轻一点头,连她自己也半信半疑得又偷偷瞟了两人几眼:“算是吧。”

    “哎,”对面的戚云歌也是凑过来一声轻叹:“百炼钢化为绕指柔,你们小姐那手指头把我家三哥这块钢给化了。”

    “手指能化了钢吗?”小茴一脸疑惑:“浮萍姐姐,你不是说刚是很硬很硬的东西吗?真的能用手指化了吗?”

    “这是喻,是喻。”戚云歌一脸深究摸样:“来,我给你解释解释,这百炼钢说得不是钢而是……”

    戚云伐一脸好心(情qíng)得看着几人小声笑闹,怀里的温香软玉是他心心念念想了许久的,就算他这钢真被化开了又如何。

    李管家一双老眼,瞧着自家主子嘴角一丝浅笑,也是一脸得宽慰。

    马车咕噜转动,却都无人发现,戚云伐怀里的连翘,一双轻阖的眼,微微了颤了颤,那又长又细的睫毛在紧紧贴着的紫色锦袍上轻轻扫过。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觉得,他对她的好,理所当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看着哪双鹰眼里的痛苦,她想安慰,看着他眼里的挣扎,她想握着他的手,听着他干沙嗓音里的无奈、不甘,她想……抱着他,给他宽慰。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开始贪恋那一丝温暖。睫毛再次扫过。那紫色的绸缎上微微得润了一块。

    作者题外话:加更!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35就当是踏青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