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秘辛

    “你的意思是……她不是你的……母亲?”连翘诧异一问。

    “是。”戚云伐轻一点头,而后沉声说道:“从小,我就觉得她……皇后不喜欢我,她总是很温柔的问我学业,问我功课,问父皇又问了我什么话,我怎么回答。却从未问过我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我一直以为,她会对芸冉嘘寒问暖是因为芸冉没有母亲,她会对芸冉疼(爱ài)是因为她是女儿我是儿子。嬷嬷说过,男子汉大丈夫当顶天立地,所以我不计较,我不在意。”

    连翘侧眼看着眼前沉浸在回忆里的侧影,那轻轻的语气里尽是化不开的(情qíng)绪。委屈、难过、倔强交织在一起,丝丝分不清楚。连翘仿佛看见了当年的孩童此刻就站在自己面前。

    “那年,我十二岁。那天是元宵佳节,也是她的生辰。这么多年了,父皇忘记了,她自己也忘记了,可我却记得。那夜,闹过元宵之后,我跟着嬷嬷去歇息。熄灯之后我又悄悄得爬了起来。因为,我想送她礼物,我偷偷得画了一副她的画,我想在她生辰的时候送她。”嘴角轻轻勾起一丝嘲笑,轻声一问:“你知道那夜我看到了什么吗?”

    看着眼前此时此刻那沉浸在自己回忆里的人,连翘仿佛也回到了当年。当年,她也如眼前人一样,想要讨好母亲,她也自己准备了礼物。她听莺姨提过,母亲喜欢栀子花,她偷偷得采来,偷偷的做了一个不太好看的香囊。她拿着香囊远远得看着母亲抱着一个男孩笑得温柔,她以为,那样温柔的母亲应该会喜欢自己。所以,没有人发现她偷偷得进了屋,到了母亲(身shēn)边。最后,一番讨好换来了一顿打,只因为,母亲不想见到她。躺了半月,将伤养好。她再也没去过那院子,再也没采过栀子花,再也没提过那香囊。

    连翘轻轻将手握在那因为沉浸在痛苦里,微微有些颤抖的手上。

    “我放下那幅画之后,突然想偷偷瞧瞧她看见了我的礼物会不会高兴,会不会像对芸冉一样也对我笑,将我抱在怀里。所以,我躲在了(床chuáng)下。却不想……见到的尽是荒谬。我当年才十二岁,却看见自己的母亲在房里与侍卫苟合。我心里一向高贵美丽的母亲就在我的面前做着世上最肮脏的事(情qíng)。那一刻,我恨不得是我自己的眼睛瞎掉,耳朵聋掉。那一刻,我觉得我的世界全都崩塌,我觉得耻辱,觉得愤怒,可是我却没有勇气冲出去阻止他们,你知道吗?我怕。我不怕她们发现我,不怕他们打骂我,我怕看到她的眼神,她不喜欢我,敷衍我的眼神。”

    越往下说,那干沙的桑音越是挣扎,说到此,却是一停。戚云伐看着连翘突然一声轻笑:“如今,我却很庆幸,那晚我没一时意气现了(身shēn),因为她让我知道了我真实的(身shēn)份。”

    “真实的(身shēn)份?”连翘一问:“你说她不是你的母亲,但是却没说父皇不是你的父皇,莫非,你的母亲是皇上其他的妃子?”

    戚云伐嘴角勾起一笑:“你猜得不错。那晚,她说出了我的(身shēn)份。我是她让那侍卫偷偷换来的。我出生那月,有两个妃子同时生产,除了她之外,还有一个,就是兰贵人。”

    “兰贵人?”连翘一愣,几番思绪间,突然想起了什么,一声惊呼:“莫非是七皇子的母妃,如今的兰妃?”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26秘辛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