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许诺

    人已去,台已空。独留一台空琴,还在其上。

    宴会已近尾声。连翘插回满头金钗,带回明黄腰带,一番收拾正要回那御花园,却不想,竟然被突然飘出来的白色(身shēn)影给堵在了路上。

    “七皇子?!”连翘一惊,看清眼前人,又是一楞。

    “你不是寻常女子。”戚云歌一脸严肃,一双眼紧紧盯着连翘。

    眉眼稍抬,连翘也紧紧盯着眼前之人。

    “我不管你方才那歌里唱的是自己也好,他人也罢,他(日rì),若是你对我三哥有半丝伤害,我戚云歌上穷碧落下黄泉也定要让你你千百倍偿还。”一声警告。连翘被那双眼里的冷意一扫,也不免(身shēn)上一颤。

    只是,听完了这番话后,连翘一愣。戚云歌这话说得没来没由,让连翘一阵疑惑。她伤害他三哥?他三哥是什么人?是齐国文武双全雄韬伟略的三皇子,是齐国未来的皇上,这泱泱大国未来的主宰。她连翘不过是个处处受制于人的人,她有什么能耐能够伤害到他?

    连翘眉头一皱,莫非他们知道了自己被((逼bī)bī)前来齐国的目的?而后又一摇头。莫说他们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这天下还有个与几国息息相关的‘龙脉’,纵使知道了,也不可能猜得出来,毕竟,在荣国,只要有那‘暗阁’在一天,想要知道她的事(情qíng),就是比登天还难。更何况,她如今被他((逼bī)bī)得嫁来了齐国,他又怎可能会将这个泄露出去。

    “七皇子不也不是寻常的男子么?”一声轻咳,轻轻一笑:“不知七皇子又为何会如此笃定我有能耐伤到三皇子?”

    “哼。”一声冷哼:“三哥说过,你这一颗心,没被权力富贵所捆绑。三哥一心向你,我不管你的心究竟如何,有没有被权贵绑着,但是,你这心必须被我三哥绑着,也只能绑着我三哥。”

    连翘抬头一看,一脸疑惑。

    这话的意识,是不是,她必须要对戚云伐心有所属?

    “咳。三皇子的意思是?”连翘一声疑问。

    “意思就是你必须喜欢我三哥。”白衣少年一改先前摸样,红着脖子一声大吼。

    “扑哧。”连翘被那摸样惹得笑出声响。

    “你笑什么笑。”戚云歌一个羞怒:“有什么好笑的。你还笑!你再笑,再笑我就把你挂在树上去。”

    “哈哈哈哈哈~。”连翘本是强忍着笑意,被这句似孩童玩闹时赌气的话一逗,再也忍不住,大笑出声。

    “你……。”戚云歌只觉得气闷,伸出一根手指,直直得指着连翘,抖着不停,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何事如此好笑?”突然一声轻笑,打断两人。

    听到声响,连翘一个不岔,一口气卡在喉间,连连咳嗽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先前一脸气闷此刻换来灿烂大笑,戚云歌那直指连翘的手指仍旧抖个不停,却是因为一时收不住那笑所致。

    “你啊。”戚云伐轻叹一声,一阵摇头,走到连翘(身shēn)旁,伸出一手扶着,另一手轻拍其后背,连连顺气。只是,手触到那光滑如丝的白色面料之后,那布下单薄的(身shēn)子轻轻一颤。

    好半刻,连翘停了咳嗽,戚云歌收了大笑。

    “走吧。回府里休息。”戚云伐仍旧将手扶在连翘一侧,轻声一说。

    “晚宴已经结束了?”连翘一声询问,(身shēn)子微微退开。

    此番动作,戚云伐看得分明,脸上一笑,也不介意,只是伸手一捞,将连翘牢牢得锁在臂弯之下:“夜里凉。”

    连翘一愣,本还想挣扎的(身shēn)子一僵,抬头正好望见那一双鹰眼里浓浓的关切。

    “咳。”戚云歌在两人(身shēn)后怪笑一声:“三哥,夜凉,我也冷。”

    戚云伐(身shēn)子不动,头一偏,眼上一扫,口里轻轻吐出四个字:“滚一边去。”

    三人一路往宫门走去。一路上几乎没遇到什么人,直到临近宫门,连翘(身shēn)上一凉,戚云伐一松手臂,恢复对其他人的那副冷清摸样。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20许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