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各怀心思

    “见过三皇子,见过七皇子。”浮萍与小茴本是跟在连翘(身shēn)后出门,见到两人突然现(身shēn),也都是被吓了一跳。不过看到两人一脸笑意,心知他们对自家小姐并无恶意,也松了口气,毕竟,她们可是刚刚耍了府里两个女人呢。

    “咳。”连翘轻咳一声,掩饰尴尬,转眼间一副小女儿摸样,低眉颔首,也向着两人行礼:“彩珊见过三皇子、见过七皇子。”

    “娘子莫非忘了昨(日rì)已与为夫成亲?”一声调笑在耳旁响起,紧跟着连翘便觉得臂上传来一股力道,将自己(身shēn)子扶起,眼前尽是一片紫色。

    “娘子该唤为夫,夫君。”耳旁一痒,那人靠得更近,连翘听得这话,手一抖,想起昨夜里那几番戏弄,不由得面露赫色。

    见到连翘如此摸样,戚云伐爽朗一笑。

    却不想,一旁的浮萍与小茴面露尴尬,而本是一脸笑意的戚云歌此刻却是满脸惊诧。

    这。这是他三哥?这是那个耍得一手霸王枪扫平整个齐京的三皇子?这是那个在朝堂上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戚云伐?他跟着三哥这么多年,自有记忆起,何曾见过这样如花花公子般调戏女子的三哥。

    戚云歌一颗心,很是受伤,他心里一直威武不凡的三哥,在这一刻‘啪嗒’一声冻成了冰,再‘咔嚓’一声,碎了。

    “三。咳。夫……夫君。”连翘一声讪笑,微微挪了挪(身shēn)子,离得那(热rè)气稍远了一些,才吞吞吐吐得叫出口。

    “三皇子可要进屋?”浮萍看着连翘尴尬出口询问。

    “方才娘子不是说要转转自己院子吗?”戚云伐侧头一笑:“为夫正好有空,陪娘子转转?”

    连翘一听,只觉得头皮发麻。她是想趁着(日rì)头不高到处瞧瞧没错,可假如(身shēn)边跟了个随时随地都可能戏弄你的人,你还会有兴致吗?先前大好的心(情qíng)瞬间便消失殆尽。更何况,先前那俩女人刚走,这两人就这么突然出现,没准就已经把连翘一番做戏都看了个全。想到此处,连翘一抬眉眼,盯着眼前笑脸。虽然仍是猜不透这人心思究竟如何,但却没来由的有种直觉。直觉自己无论做了什么,眼前人都会乐意接受,不会怪罪自己。直觉一起,就连连翘都觉得荒谬。加上昨夜的两次,他们到今(日rì)也不过才见过四次而已。认真算他们,他们还算是陌生人。连翘以往做事,虽然随(性xìng),却不会随心,连翘也从不会凭着直觉来做事。连翘微微蹙眉,为何偏偏就对他,有那般直觉?

    “娘子为何蹙眉?”戚云伐看着连翘脸上神色一番变化,轻声一问:“是否是怕晒着?那院里有凉亭,不会晒着的。”

    连翘抬眼,压下自己心思,温婉一笑:“有劳,夫君。”

    一行五人朝着正屋一侧的小径走去。连翘与戚云伐走在最前,戚云歌一副魂不守舍的摸样神色恹恹得跟在其后五步左右,而后是浮萍与小茴两人跟在最后。

    “娘子怕是还不知道自己的院子叫什么名吧。”戚云伐侧头一问,连翘一个点头。

    昨(日rì)里,连翘是盖着盖头进这院子的,折腾到了晚上才算休息,别说是这院名,就连这院子是大是小,连翘也不知道。

    “你这院子叫‘霓桑院’,离着我的‘翰轩院’最近。”戚云歌一面说着一面指向(身shēn)前不远一面爬满绿色青藤的墙,一笑:“隔壁就是。”

    连翘一愣,隔壁?

    “你从院子出去,向东,不到片刻就能到。”戚云伐又是一笑,那神(情qíng)中多了一丝暧昧:“花园此处便只是你我住处,其他人隔着花园,在南面。”

    连翘跟着戚云伐一路看来,这‘霓桑院’其实不是很大,除了正屋与几人住的屋子,便是一处小花园。与姑苏南苑的‘莲院’一般大小。那花园修葺得很是精巧,层峦重叠,处处都含着一番景致,连翘一路看得很是惊叹。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11各怀心思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