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看戏

    一夜好眠。

    连翘一觉醒来,已是(日rì)上三竿,还好这皇室因为规矩颇多,新媳妇的敬茶是定在三(日rì)之后,不然,怕是连翘会吃不消。一个起(身shēn),手正好划过矮几上散放着的大红喜服,想起昨晚戚云伐临走时的那番话,一阵恍惚。这般,便是成了亲?

    “小姐。你醒啦?”房门‘嘎吱’一声被推开,浮萍小茴一人端着铜盆一人端着早点,走了进来。

    小茴放下手中铜盆,服侍着连翘一番洗漱,又从柜里拿出一叠新的衣裳。是皇室才能用的明黄色,衣裳上衣摆袖口都绣着大朵大朵芙蓉,粉的、白的、黄的、五色相间。连翘一个皱眉:“换件素色的,今(日rì)就在府里,不用穿得这么花枝招展。”

    “可是小姐,今(日rì)起,你就是三皇子府的女主人了,总是要让下人见见的,穿得太素雅了,会不会……。”小茴一阵犹豫。这权贵府邸,都是佛靠金装人靠衣,她虽没见过什么世面,却也知道,那些大户人家的的夫人小姐最(爱ài)比,金钗玉佩要比,衣裳布料要比,就连一件玩物都要比出个上下高低来。更何况是这皇子府?小姐孤(身shēn)一人嫁到这齐国来,没有人依靠,若是受了欺凌,连个帮衬的人都没有,要是穿得素雅被人看扁了,骑到头上来,又该如何是好?而且……小茴抬眼一盯连翘恬静的脸,有些担忧。昨(日rì)在新房见到三皇子对小姐也很是(爱ài)护,可谁曾想,三皇子竟然自个儿去了书房,没在新房过夜。这样的事对于新妇来说,就意味着已经失宠了。小姐嫁过来一夜未过,就失了宠,这今后又要如何是好?

    连翘见着小茴一脸焦虑,多少也猜出了几分,只是,这其中的事,也不好明说,只能任着这丫头胡思乱想,轻轻一叹:“无事,选(身shēn)素雅的吧。”

    小茴这才转(身shēn)去翻找衣裳。浮萍收拾好碗筷帮着连翘梳头,好半天,小茴才捧着一件月牙白的衣衫出来。那衣衫上用同色的丝线绣着两只凤凰。一左一右,一上一下,尾翎根根都清晰无比,比起先前那件衣裳,这一件,怕是贵重许多。连翘一阵无奈,至少这一件,看起来素雅不少。

    穿好衣裳,连翘坐在铜镜前,由着小茴收拾。昨(日rì)还是长发垂肩,今(日rì)却是高簪发髻。连翘轻轻一叹,随手挑了几根珊瑚色的玉簪交给小茴。又是一番收拾,才算整理妥当。连翘抬眼,镜中女子一脸素色,未施粉黛,发间斜插着几只玉钗,瞧不清神色。

    “小姐,先吃早点吧。”浮萍见连翘没有动作,小心提醒:“现在正好,待会儿怕是要凉了。”

    连翘收回神思,走到桌前坐下。桌上,鸡丝(肉ròu)粥一盅,凉菜两碟,小菜两碟。

    浮萍盛好一碗粥,递到连翘面前。连翘一问:“只有一副碗筷?”先前一路上,连翘就以一个人吃饭无味,为由,都是让着两个丫头也跟着自己一道吃。

    “小姐,这是皇子府,我们不敢坏了规矩。”小茴小声说道:“若是让别人瞧见了,会笑话小姐的。”

    “规矩是关上院门拿给外人看的。”连翘轻声一笑:“院门一关,院子里,咱们的就是规矩,去添上碗筷,一道吃吧”

    “要是三皇子来了怎么办?”浮萍也是小声询问。

    连翘一愣。微微皱眉。想她连翘虽不敢自夸阅人无数,却也不是无知的闺中小姐。那人,确实让人琢磨不透。客栈里见他时,他沉稳也有担当,井然是一副少年权贵的摸样,而昨夜,那有半丝稳重?想起昨夜的几番戏弄,连翘不由得脸上微微发(热rè)。

    “咳。”一声轻咳掩饰尴尬,抬头望了望窗(日rì)头:“想他是不会来的。去取碗筷来吧。”

    浮萍取了碗筷,各盛了一碗,三人刚吃了两口却听得院外一阵喧哗。

    连翘蹙眉,这是内院,她虽初来咋到,好歹也是荣国的御赐熙善郡主,是名正言顺的三皇子妃,有谁敢在这院门前吵闹喧哗?

    “小姐。”浮萍放下手中碗筷:“我去看看。”

    连翘一个点头,浮萍便出了房门,朝着院门走去。

    此刻。三皇子府。竹林中一处不过十来尺的空地上。

    紫色的高大(身shēn)影,手握银枪,枪如游龙,一刺,一挑,干净利落直捣黄龙。

    突然一柄长剑从旁刺来,白色(身shēn)影一闪,空中便传来一个声音:“三哥,让我来尝尝你的枪。”

    一白一紫,一剑一枪,就这么在空地上比划开来。

    长剑一扫,剑锋划过,转瞬便有一旁几棵竹子从腰而断。

    银枪一挑,手上一提,银光一转,那几根竹子便被甩出五丈开外,直直得插入地里。

    紫色突得一闪,劲风过后,四周竹上新叶,纷纷落下。

    白色从旁一退,震得(身shēn)旁细竹一阵摇晃。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07看戏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