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解毒

    “浮萍。”连翘侧(身shēn)对着(身shēn)后绿衣女子一声吩咐:“细辛一钱、川莲五分,水煎服。”

    浮萍正要动(身shēn),(身shēn)旁一个声音响起:“我去。”众人只觉眼前白光一闪,那白衣少年已经人在门外朝着药铺奔去。

    “公子。”连翘向着还坐在桌边的少年点头,手上一指趴在桌前的三人:“三位是中了毒,但却不是有人下毒。也不关这位姑娘的事。”

    “你这话,老年这么就听不懂了?什么是又中毒,又不是有人下毒?你这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子吗?”那矮子又是一声嚷嚷。

    “愿闻其详。”少年一笑。

    “万物都有相生相克,三位的毒不过是吃了不能同食的食物罢了。”连翘手指沿着杯沿轻轻划过:“几位都是齐国人吧。”

    “你咋知道?”矮子一愣,开口就道。

    “齐国人(爱ài)菊,在几国中是出了名的。如今已是初夏,荣国还会喝*茶的人,不多。”连翘手提茶壶,往那杯子里倒了半杯水来。色泽通透,还有几丝*瓣。

    “小姐猜得不错。”少年又是一笑,点头间,那眼中闪过点点精光,无人瞧见:“在下几人,确实是齐国人。可这与家仆所中的毒有何关系?”

    “小女子方才说过,三位的毒不过是吃了不能同食的食物罢了。”连翘一手指着桌上一盘腰果鸡丁:“而这鸡(肉ròu)与*,便是不能同吃的。”

    此时白衣少年已经提着药包回了客栈。连翘一手接过递到浮萍手里,又几步走到先前那少女(身shēn)旁,轻声一唤:“姑娘。你与浮萍两人去后院给三位煎药可好?”

    少女一听,抬起一双泪眼盯着连翘。那眼里似惊似恐还有些后怕。连翘伸手,与浮萍一起,将两人扶了起来。那孩童还有些害怕,一双小手紧紧得拽着少女衣摆,往那脸上一抹,尽是水。

    “姑娘莫怕。”连翘从袖口抽出一条丝帕,往孩童脸上轻轻擦着:“你们若再不去煎熬,那三位可还得多难受一阵子了。”

    少女一愣,知道眼前的小姐是在为自己开脱,遇上这样的事,那次不是让像自己这样无权无势无根无依靠的人来背黑锅。少女感激得一点头,又怯怯得往了一眼少年,见其点头,才松开了怀中孩童,领着浮萍去了后院。那趴在地上的掌柜与小二,见得两人去了后院,也畏畏缩缩得爬了起来悄悄得退到一边,一手捂着痛处,不敢吱声。

    “那是你姐姐吗?”连翘半楼着孩童,轻拍着他的背。孩童抽噎着点了点头,那怯生生的摸样惹得连翘轻轻一笑,这摸样让连翘想起了留在养生堂的海藻。刚遇到那丫头的时候,就是这般摸样。

    “好了,别哭了,嗯?”连翘轻声安慰:“你姐姐是去煎药,很快就会回来,饿了吗?”

    孩童微微点了个头,突然又使劲摇头。

    连翘一笑,牵着他的小手,就坐到了少年一旁的空座之上。吩咐了人去车里取些糕点,一个转头,对着少年点头,还是先前那般冷清摸样:“公子不会介意小女子这番安排吧。”

    “甚妥。”少年一笑:“只是在下很好奇,小姐是会医术吗?”

    连翘摇头。

    “那小姐是会解毒?”

    又是一个摇头。

    “那小姐为何会……。”

    “早些年,小女子无意中得了一本《养生经》,恰巧记得其中一些。三位的症状与书中误食的症状很是相似,所以小女子才有此推断。”连翘低眉颔首,应对自如。这些话,早在出姑苏时,便都想过。如今她是连彩珊,不是养生堂堂堂‘小神医’,若是无意中用了医术,那这出处总是要有一个的好。一个连府小姐,不可能去学医,那便都推到连翘当年为了应付几个官家夫人而随手写出的那本《养生经》上。反正,这书,如今被抄了几百遍,洛阳郡稍有些权势的家里都有那么一本。

    “哦,那小姐的针灸之术也是在那本《养生经》里学的?”少年又是一问。

    “小女子幼时(身shēn)体不好,时常患病,针灸是因为扎得多了就记得(穴xué)位了。《养生经》记有缓解之法,方才只是(情qíng)急之下拿来用的。”连翘眉也不抬,顺口答道。恰巧有人将糕点拿了过来,连翘一手接过,从里拿出一块给怀里的孩童。小孩子有些胆怯,双眼紧紧盯得,却仍旧摇着头。

    “不喜欢桃酥么?”连翘一问,将那整个匣子都打开,里面整整齐齐得摆满了一匣子的点心,应有尽有:“看看,喜欢吃什么,自己拿?”

    又是一阵摇头,连翘正想问话,却听得耳旁软软的声音传来:“姐姐没有钱付给你,我不吃。”

    连翘一愣。这孩子,明明就很饿,看那(身shēn)形,平(日rì)里也不见得能吃饱,却不愿意吃这面前满满的糕点,只是为了不给姐姐惹麻烦。这孩子,还真是讨人喜欢。连翘一笑,再细细一看眼前孩子,擦去了脸上的痕迹,显得白白净净,虽然是瘦了些,那灵巧劲儿却是一点不少。

    “这些是姐姐送你们的,不会要你姐姐的钱。快吃吧。”

    “可是……。”孩童一阵犹豫,却仍是摇头:“姐姐说,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不能随便吃别人的东西。”

    “你看见那边三位叔叔了吗?”连翘手一指桌上趴着的三人,孩子一个点头。

    “那三位叔叔生了病,你姐姐正在给他们煎药呢,所以,这些东西是姐姐替他们送你和你姐姐的,不是你随便拿的。快吃吧。”连翘一笑,总算是哄得这孩子肯开口吃东西了。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03解毒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