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相遇

    宁安六年的夏(日rì),荣国整个上京,百姓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有四件事(情qíng)。

    一是年前进宫的淑妃,曾左相的二女儿,怀上了皇上的第一个龙种。二是齐国送来国书为三皇子求亲,皇上封连右相唯一的女儿做御赐熙善郡主,嫁去了齐国。左相是太后娘家族弟,而右相是保皇派,两派之间从当年皇位之争斗到了现在,众人都在猜测,那淑妃进了宫,只怕用不了多久右相的女儿也会进宫,被封一个四妃名号,却不想。淑妃传出有孕,而右相的女儿却远嫁齐国。也有人猜测,这是皇上的深思远虑,将自己一派有力大臣的女儿嫁去齐国,那三皇子是什么人?是齐国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人,那到时候,那连小姐不是皇后最差也是个贵妃。三皇子至今未有所出,如果连小姐再努力些先生下个长子,啧啧,齐国若是要像二十年前一样来攻打荣国,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而后两件事都和神医门有关。先是祥瑞王突然染疾去了太始山寻神医,玄先生医治,而后,玄先生的徒弟,洛阳郡养生堂的当家‘小神医’要将养(身shēn)堂开在上京了。经由三个月前皇上一道圣旨和其后锦南王的一番嘉奖,姑苏小神医之名算是传遍了整个荣国。

    皇宫,御书房。

    明黄长袍的(身shēn)影站在窗前,望着眼前一池莲花。帘布一动,一个黑色(身shēn)影从里走了出来。

    “皇上。”(身shēn)影屈膝与地,恭谨得行了一个大礼。

    “起吧。”很是年轻的声音响起,明黄(身shēn)影转(身shēn),不过二十四五年纪,风姿卓越,一(身shēn)威严。看清眼前人一(身shēn)黑色夜行衣,黑色头巾,额头位置绣了一个紫色的紫荆花图案。微微一叹:“她上路了吗?”

    “是。”来人起(身shēn),仍旧低垂着头:“一路上是右相和平易老将军护送,半月前已经进了淮安郡郡内,后(日rì),就该到平仄了。齐国派遣的护卫就是在那里候着。”

    “恩。”一个点头,伸手将方才开着的窗户一关:“天麟他如何了?”

    “王爷如今在太始山静养,每(日rì)里都按照玄先生的安排在山里寻药草,山下的兄弟也都按照皇上的意思,将消息封锁了。王爷只要不出太始山,就不会知道的。”

    “哎。”又是一声轻叹:“我这样做,真不知是对是错。”

    “皇上一切都是为了社稷。”

    “只怕,天麟会怪我啊。”(身shēn)影走到桌前,慢慢坐下,望着桌案上一堆的奏折:“我一直都知道,他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丢下这些担子去游历江湖,都是为了让我别把她牵扯进来,如今……”

    一个挥手,帘布一动,那黑色(身shēn)影又朝里走去,片刻便不见了(身shēn)影。偌大的御书房只留下一声无奈轻叹。

    =偶=素=轻=叹=的=分=割=线=

    夏(日rì)炎炎,蝉鸣不绝。客栈里小二打着盹儿,掌柜困着觉。堂里零零散散得坐着几人吃着茶听着说书先生说的《鸳鸯记》。

    “小二。人呐?快给爷上茶。”一个粗狂的嗓音突然一喊,小二惊了,掌柜醒了,听书的人也都齐齐看了过来。

    从那门外走来五六人。众人一楞。

    只因为首的少年不过二十七八,剑眉星目,一脸刚毅。一(身shēn)紫色劲装很是精致。头上仅用一根镶玉紫色绸带系着,将满头青丝打理得妥妥当当。走的近了,众人才看清,那少年薄唇紧闭,一双鹰眼一扫,连说书的先生也噤了声。这少年,好有气势。

    “怎么的?不做我们生意啦?”粗狂声音又是一响,从那少年(身shēn)后踏出一个中年人,生得有些矮,才刚及那少年下巴,可腰粗腿壮,显然是个练家子。露在外的那手臂足足有寻常男子小腿粗。

    小二吞了口唾沫,颤颤巍巍得走上前去:“几位客官有何吩咐?”

    “刚才不是说了吗?给爷上茶。要*,再来几个小菜。快去。”矮子一声嚷嚷,几人就跟着那少年走到临街的空座。少年一坐,(身shēn)后就有人快步上前,将临街的几扇窗户推开。

    “三哥,真的不多玩几天吗?”少年一侧一个十四五岁的白衣少年侧头,一双大眼紧紧盯着少年,嘴上一嘟,本就是唇红齿白,如此一来显得楚楚可怜:“云歌还想再玩几天呢。回去了,就没得玩了。”

    “少给我装。”紫衣少年一声冷哼:“我不吃你这一(套tào)。”

    “三哥。”白衣少年一改先前神(情qíng),一脸笑意,人坐在凳上,手却往一旁一栏:“三哥,你是我最好的哥们儿,咋俩就再玩几天,你看行不?”

    小二上了一壶(热rè)茶。少年冷眼一看白衣少年,往肩上一扯,接过递来的茶杯喝茶。低头不语。

    一阵马蹄声响。几人探(身shēn)一望,从街的那头走来一个车队。两侧官兵开道,中间一辆精致马车,车后几辆马车拉着满满一车的箱子。其后又是一队官兵护送。那马匹车辕箱子上都绑着不少大红绸布。

    “主子,那是荣国送亲的队伍。”桌上一个仆人打扮的男子向着紫衣少年一说。

    “咦。”白衣少年一惊,一脸惊喜:“那不就是三哥的……。”

    “咳。”少年一声轻咳,桌旁一人迅速伸手将白衣少年的嘴一捂。

    “主子,那连小姐就在马车里。”仆人又是一说。

    少年抬眼望着前方,那众心捧月般走在正中的马车,似在回忆般,露出一个轻笑。

    “那我们找那姐姐玩几天,可以吧。”声音传来,少年一个侧目。先前那白衣少年,双手握在横在脸前的那只手上,一脸甜笑。

    “哼。”一(身shēn)冷哼,白衣少年赶紧双手一提,用那只手将自己的嘴捂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大眼,一眨一眨盯着自己兄长。

    “小姐。”马车里,坐在一侧的绿衣女子轻声一唤:“你是不是累了?前面有个客栈,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连翘睁眼,朝着(身shēn)侧深蓝色(身shēn)影一望:“随便。”

    连益放在膝上的手微微一动,眉头微皱:“浮萍,告诉平将军休息片刻吧。”

    绿衣女子点头,轻轻拉开门帘,向着帘外的人低语几句,一声嘶鸣,马车便停了下来。

    连益先出了马车,浮萍一手提起门帘,一手扶着连翘。连翘下了马车,正要提步,似感觉到了什么,(身shēn)子一顿。侧头一望,正对上一双鹰眼。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01相遇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