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前夕

    夜黑。风高。杀人夜。

    两个鬼鬼祟祟的黑色(身shēn)影慢慢得靠近了,溧阳镇唯一的悦来客栈的天字一号房。具体路线便是,等到整个客栈熄灯歇火之时,从隔壁,天字二号房的窗户,爬过来。=_=!

    (身shēn)影刚落地。‘嘭’得一声轻响,其中一个(身shēn)影伸手就往另一个稍高的(身shēn)影头上拍去,接着听到一声咬着牙刻意压低的声音传来:“早知道这么没技巧,我就该自己一人过来,带你来有啥用。”

    “老大。”另一个满是委屈的声音响起:“我也想有技巧啊,可天时地利人和得太完美,它都不让我有机会发挥发挥,我还(挺tǐng)……”

    “还狡辩……。”

    “老大,我不敢,这只是解释,解释,嘿嘿。”

    “扑哧。”

    “扑~。”

    “噗~。”三声笑声从那屋角,拉上了布帘的大木chuang上传来。

    “咳~嗯。”连翘一声轻咳,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一拉帘子,现出里面捂着嘴捧着腹头埋在枕头里闷笑的三人。

    “好了,时间不多。现在已经是寅时,再过片刻就该鸡鸣了。”连翘无奈,轻拍着龙葵埋在枕头里的头:“龙葵,别笑了,先换衣服。”

    鸡鸣三声,连翘已经在天字一号房的chuang上躺下,苍耳回了自己房间,龙齿与龙葵原路回了隔壁。看着从窗外渐渐投来的光亮,连翘只觉得很是恍惚。真要做……‘连小姐’了。

    朝阳初升,连翘照着往(日rì)‘连小姐’的(日rì)常习惯。下楼,只点一份清粥一份三丝。喝茶,只喝半杯。上马车,坐在窗边,窗帘不卷。

    车辘转动,往着姑苏越近,连翘的心,就越沉一分。先前说得再是轻松,可自己心里明白。那是十四年的怨,十四年的形单影只。那连府,就像个枷锁,锁了……太多东西。

    落(日rì)黄昏,苍耳回了养生堂,姑苏,终究是……到了。

    “小姐,到了。”车外响起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苍耳交代过连翘,那是连府一个管杂事的管家,叫江华。

    面纱轻掩,连翘望着海藻关切的眼神,轻笑,收起了满腔心思。

    门帘卷上,连翘下了马车,朴实小巧的府门,门前挂着一块黑底红字的木匾,匾上书:连府南苑。连翘一愣。

    “华管家,是否错了地方。”连翘微低着头,轻声说着:“往(日rì)都是从侧门进出的。”

    “小姐。”华管家在连府即使只是个小管家,却也是人精般的人,连翘一句话,联系上她这些年在连府的(情qíng)况,华管家便知这话里含义,不动声色回了一句:“这是二爷的意思。”

    连翘轻笑点头,带着海藻跨过了门槛。连府二爷,上京右相,连益。

    前行十数步,迎面走来一个亮眸秀脸的妇人,高梳着髻,斜插着金钗流苏。一(身shēn)牡丹的衣衫穿在她(身shēn)上,却衬得越发清冷。

    女人行到面前五步,连翘半蹲福神,口里轻吐两字:“母亲。”

    连翘低着头,只看见眼前,大簇的牡丹扫过,那步子未停丝毫,那妇人,未说半句。

    妇人踏过了门槛,上了外面的马车,马匹嘶鸣。连翘站直(身shēn)子,耳边响起海藻担忧的询问。

    “无事。这些年,都这样。”连翘一声轻笑。只是她自己都未发觉,此刻的她清冷得拒人千里。

    “小姐。”(身shēn)后传来华管家一声呼喊:“二爷吩咐,明(日rì)会来接小姐的,请小姐做好准备。”

    连翘侧(身shēn)点头。踏着先去的步子向着‘草堂’走去。

    =偶=又=素=分=割=线=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连翘一人躺在檐下的软榻上,望着月色,(身shēn)上披了一件薄披风。

    “你(身shēn)子不好,要赏月也多穿些再出来啊。”一声埋怨响起,连翘回头,正对上温和少年一脸淡淡的笑意。

    “我在等你。”连翘轻笑。

    “我知道。”

    “菖蒲……。”一声出口,却不知再说些什么。

    “在担心明天吗?”(身shēn)侧一沉,菖蒲一个转(身shēn),坐到软榻上。

    “你都知道了?”

    “我让人一直盯着的。”

    “我总有个感觉。”连翘侧头,月光洒在那半张侧脸上,一丝无奈,一丝无助菖蒲一双眼看得分明。

    “什么感觉?”仍旧是那温和的笑,仍旧是那淡淡的语气,可连翘知道,眼前的少年,这些年默默得付出太多。他总说,救命之恩大于天。他总说,他做的不过是顺便。可,渐渐地,他成了一堵墙,堵着养生堂外的洪流,堵着连翘(身shēn)前的泥淖。

    “我总感觉。”连翘扬头,望向那飘渺的夜色:“明(日rì)的事……不是我想看到的。”

    “你还有我们,有养生堂。”轻轻一句传来:“还有……我。”

    “嗯!”连翘一个点头,向着眼前人淡淡笑着。

    “我来,是想告诉你一个消息。”连翘侧头,望向那隐去的笑容:“下午时,收到了‘暗阁’的消息,查到在右相请示回乡之前三(日rì),有个陌生的少年人去了连府,两人谴退了仆役,谈了一个时辰。而右相第二(日rì)便请病在家,第三(日rì)便禀了皇上回乡祭祖。”

    “和那少年有关?”

    “是。”菖蒲点头,而后一顿:“但是却查不出他的任何来历。凭空的出现,而后又凭空得消失了。”

    “你有何看法?”连翘皱眉,低声询问。这样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真的从这世上消失了,而另一种,就是这少年的能耐太高了。

    “连翘。”菖蒲一语呼出,连翘抬头。

    “那人,他们,会隐瞒你吗?”连翘一愣,如此不着边际的一句问话,连翘是听懂了,只是不明为何会有这样一问。

    “暗阁是江湖最大的(情qíng)报组织,可是,你我都知,它背后真正的主子是谁。暗阁给的(情qíng)报……不能查出来的太少了。”

    话里的意味已经很是明显了。

    “若是荣天麒,不会。”连翘一声叹息,菖蒲一句话,让她心里也是有些明了了:“若是他……也许。”

    “你就这么相信他么?”菖蒲一急,双手就抓上了连翘肩头:“他是他的亲弟弟。”

    连翘一愣,这样温和的少年,几时这样急躁过,他是为着她啊。

    “菖蒲。”连翘轻轻一笑,手抬起,落在了肩头那只有些微凉的手上:“我不会问他,为何要让我送那封圣旨给他,也不会问他为何会突然出现在白马寺,更不会问他是不是与他有关,我信他。”手上微一用力,握住了那只手:“和信你们一样。”

    “一样……。”菖蒲一声低语,思虑片刻又是恢复了先前淡淡的笑:“既然你信他,我就信。”

    斑驳的影子印在墙上,连翘不知,菖蒲也不知,他们的猜测是那样准确,将他们一众人都搅进了是非洪流之中,等得好不容易站稳了脚爬出了泥流,却也惹得了一(身shēn)的泥。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24前夕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