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消息

    还是那间雅间,还是那间阁楼。

    连翘和麦冬两人坐在桌前,一手执碗一手执筷。桌上一整桌佳肴,已经被桌前狼吞虎咽的两人破坏得七七八八。

    “咯~”麦冬打了一个嗝,手顺了几下(胸xiōng)口,又抓起筷子往盘子里夹去。而连翘在一旁,一手夹了一筷子素炒油菜头,几口咬完,又低头将一碗鲜鱼清汤一口气喝了个底朝天。

    桌前另外三人,看着一阵感叹,果然是民以食为天,管你是富贵公子还是偏偏少年,管你是大家闺秀还是小家碧玉,饿久了,也和饿狼扑食一样,区别只在于,一个是坐着,一个是趴着。

    “咳~麦冬,老大~”菖蒲一声讪笑:“你们慢点,慢点。”

    麦冬接过龙骨递到桌前的一杯清水,一口灌下,头也不抬,便又盛了满满一碗大白米饭,连翘微一抬头,鼻子里“嗯”了一声,嘴没停下,又往里送了一大夹拌鸡丝。

    看着眼前(情qíng)景,三人也只好选择(禁jìn)言,照这(情qíng)形来看,就算天皇老子玉皇大帝如来观音哮天犬来了,眼前两人恐怕照旧只管手拿嘴吃,不会停下半刻。

    “老大,这是我从荷花池之后,见到的,你又一个生猛的一面啊。”龙齿一叹,换来连翘一个白眼。

    酒足饭饱,两人坐在藤椅上悠悠喝着茶。

    “龙骨,还是自家的米香,还是你做的菜好吃啊。”连翘喝下一口,手里端着茶杯,那脸上,一脸满足。

    “确实。”一旁麦冬也是一个点头。

    “我看你们这是一路上尽叭草根了吧。”龙骨手将下巴一撑:“要是我直接拿块(肉ròu)往开水里一煮,你们说不定也抢着吃呢。”

    “那是,龙骨煮的白开水都比别家的劲道。”连翘也是一笑,头往上一扬,后背往藤椅上一靠,很是得意。

    “切~。”一声不恤:“你当养生堂的白水是酒啊。”

    “好了。”菖蒲一声轻笑,手将茶杯一放,抬眼紧盯着连翘:“你们一路上,也是很累了,老大,说说你的打算。”

    “菖蒲,先说说你们知道的。”连翘一个点头,坐正了(身shēn)子,屋里几人,闻言也收起了先前笑闹,都是一脸严肃。

    “我们比你们先了十天回姑苏。”菖蒲轻声一说,望向龙骨,两人一点头,龙骨便将话接了过来:“我先潜进了连府,查探了几(日rì),又买通了连府几个低级的仆役。连……”龙骨本想直呼‘连益’其名,转念又觉不妥,不管怎样,他总是……话一出口,便又改了回来:“右相他对外称是回乡祭祖,平(日rì)里也只是与嫡族、庶族几个当家管事来往,并无其他举动。”

    菖蒲接过话头,继续说道:“唯一查探到的,就是在右相回姑苏第一天夜里,和连府当家人密谈了两个时辰。期间,将南苑的管家叫了去。”

    “南苑?”连翘皱眉。南苑只住了两个人,连翘,和连翘的母亲。

    “那之后,他便派人来找我了?”沉声一问。

    两人点头。

    屋内瞬间安静下来,连翘没开口,众人也不便再提起其他。先前只是猜测,此时便是肯定。那右相突然回姑苏祭祖,目的,就是连翘,或者,连翘母女。显而易见。只是,连翘不明,按理说,南苑的两人都已经被连府当做透明的搁置了这么多年。连翘不相信,他会因为这血脉而突然良心发现,想起她们。八年前,他会将她们扔到姑苏,那么决绝,就不会再念她们。不然,连翘两人也不会被撵到南苑,连翘也不会十四年来,连名字,都没有一个。

    “还有其他的消息吗?”连翘打破安静。

    “我去暗阁要了上京和右相的资料。”菖蒲低声说着,双眼瞪着连翘,摇头:“没有。”

    连暗阁的没有,那便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右相真的转了(性xìng),念起了她们,二便是,那目的之后的目的,藏得,太深了。

    “把他的资料给我吧,我回头看。”连翘一叹,往向那隐蔽的天窗,窗外,已经繁星高挂。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往后的事,时候到了,便知了。先将眼前过了吧。”连翘转头盯向几人:“麦冬一路照顾我,就在养生堂歇着吧,龙齿的轻功最好,明(日rì)一早,龙齿和我一道,赶在连府马车到溧阳镇时,将龙葵换回来。”

    龙齿点头,连翘手拿起茶杯,喝下一口清茶,已经有些凉了。

    “老大。”连翘往那杯子填了(热rè)茶,菖蒲的声音从一侧传来:“有件事,我想,你务必知道得好些。”

    连翘一边将杯子凑到嘴边,一边点头。

    “连府当家,三(日rì)前亲自来养生堂向‘玉骨扇小神医’连公子提亲。”

    噗…………咳咳……咳咳……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23消息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