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妙法

    锦南王妃端坐软榻之上,连翘坐在一侧软凳上,正在把脉。细看之下,王妃面色有些苍白,一脸病容,连翘把脉不过片刻,便听得王妃咳嗽了数次。

    “王妃此病已有些时(日rì)了吧。”连翘将手从隔着王妃手腕的丝帕上拿开:“可是因伤寒而起?”

    “正是。”王妃柔柔一点头,声音有些沙哑,还略带着些许鼻音:“那(日rì)上香,却赶上了急雨,淋了一些,回府之后,就有些头疼发(热rè),却不想,吃了许多药都不见好转,一直拖到了现在。”

    “王妃可还记得是何时染的病?”连翘一问。

    “该是在去年中秋。”

    “那便已有半年时(日rì)了。”连翘一番思索:“王妃先前是一位大夫诊治还是数位?”

    “原本是城南德仁堂的李大夫,王爷见没成效,便又找了其他的大夫来前来,到如今……”王妃一顿,纤手掩唇一声轻笑:“算上连公子,怕是有二十三位了。”

    “哦?”连翘随口一应,还未说话,正思索间,(身shēn)后传来一声嘀咕:“再加一个,正好凑齐六桌马吊。”

    “龙齿!不得无礼!”连翘侧头一瞪龙齿。她坐在王妃面前都能听见,王妃也该是听见了的。

    “连公子,无妨。”王妃又是掩唇轻笑:“这公子甚是有趣。”

    “我这弟弟自幼便不通礼数,王妃莫怪罪他无礼便好。”连翘也是赔笑。

    “连公子,王妃的病究竟如何了?”软榻一侧的凌嬷嬷,轻声一问,面上虽未表露(情qíng)绪,一双眼里却满是担忧。连翘看得出来,这凌嬷嬷不管势利也好,其他也罢,却是打心里真为锦南王妃着想的。

    “凌嬷嬷请放心,王妃并无大碍。”连翘一笑,又转头向着锦南王妃轻一点头:“也请王妃放宽心,一月之内,连翘保证王妃,康复。”

    “真的!”一听连翘(胸xiōng)有成竹很有把握,凌嬷嬷与彭管家两人,都是一脸惊喜。

    “不过……”连翘一顿,凌嬷嬷与彭管家两人刚欢喜不到片刻,一听这两字,心就像被提起一般。

    “为了更准确得医治王妃,在下还需要凌嬷嬷为在下准备一些东西。”连翘一笑,这才见两人面色缓和了下来。

    “连公子请讲。”

    “在下需要知道王妃自去年患病到如今,大夫们开的药方,平(日rì)里的膳食,和吃了那些茶果,饮的都是那些茶。”

    “就这些?”凌嬷嬷一问,心里却是疑惑。这小神医询问的东西怎得就与平(日rì)里的大夫都不同。

    “就这些,凌嬷嬷可有办法?”

    “王府里,王爷和王妃的起居饮食都是备了案记录下来的,这些都有现成的,我去取来给连公子便是。”凌嬷嬷笑着一躬(身shēn)便转(身shēn)去取那备案。

    “彭管家。”连翘转头向着另一侧的彭管家道:“在下,还需要彭管家为在下准备三个铜壶,最好能够稍大一些。”连翘一边说着,手往自己脑袋上一比划:“能有脑袋这么大最好。”

    “厄?”彭管家一愣,这又是干什么用的?

    “哦,还要三个暖炉,大的,可以直接在上面煮饭的那种。”连翘又是一笑:“最后要三大碗的醋?”

    “铜壶?暖炉?……醋?”此刻不光是彭管家愣神,屋子里,除了连翘三人,其余人等都一阵诧异。

    这些东西凑到一起,还要能煮饭的,怎么听得就像是要去郊游呢?

    “连公子。”王妃轻咳一声:“不知公子要的这些东西,有何妙用?”

    “王妃莫急,片刻之后,便见分晓!”连翘一笑,并未解释。却是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足有巴掌大小,白瓷上描着一副秋雨行人图,往前一送,递带了王妃面前。

    “这是薄荷蜜露,醒脑提神,滋肺润喉,对王妃的咳嗽很有好处。”

    “薄荷蜜露?”众人疑惑。这薄荷倒是知道,只是这薄荷蜜露却是何物。

    “这是在下自己配置,用薄荷、枇杷、川贝等十几味化痰、止咳、润肺的药材调制而成的。”连翘一笑。

    众人听了这番解释,总算是明白了这薄荷蜜露究竟是何物。王妃面露一笑,心里却开始好奇。一手握住瓶(身shēn),一手将瓶塞一提,一股清新淡雅的香气便迎面扑来。

    “果然醒脑提神,香味儿也很是淡雅。”王妃心里喜欢,便是一赞:“只是不知这滋肺润喉又是如何用的?”

    “王妃平(日rì)里,只需用小勺舀上一勺,放入碗中,用温水调匀,慢慢饮下即可。”

    “哦。”王妃一听,心里也来了兴趣,侧头向着(身shēn)后一粉衣侍女吩咐:“婉莲,去取一副杯碗来。”那侍女转(身shēn),不过片刻便取了一副官窑御瓷的白瓷牡丹杯勺来。那侍女方才听了连翘的讲述,准备的甚是齐全。碗旁,还有一根小银勺,一壶温水。连翘双手接过,当着王妃的面,调了一杯薄荷水。色泽通透,隐隐有些青色,却仍能看清杯底一朵富贵的金色牡丹。

    “这色儿还真是好看。”王妃接过杯盏,唇到杯沿,先是轻轻一嗅,才慢慢喝了一口。

    ,连翘看着王妃喝下了大半杯才将手中杯子放下,嘴角轻轻一笑:“王妃觉得如何?”

    “入口清凉,确实滋肺润喉,先前喉间微痒干涩,内腑也有些烦闷,很是难受,一饮之后,便舒畅不少。”王妃一面用丝帕擦拭唇角,一面说道。

    “王妃久病在(身shēn),不易((操cāo)cāo)之过急,应慢慢调养,才免(身shēn)体受损。”连翘说着,又从怀里掏出了一只瓶子:“既然王妃喜欢,在下便再留一瓶。若是天气骤变,或早晚稍冷之时,王妃可舀上一勺直接含在口里,平(日rì)里,调水,喝上个三五七杯,都是可以的。王妃若用完了,再向在下要便是。”

    王妃接下瓶子,连翘便见方才出去的凌嬷嬷与彭管家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来。凌嬷嬷手里抱着一本册子,彭管家(身shēn)后跟着几个小厮,几人手里拿着的,正是连翘要的铜壶、暖炉和几大碗的醋。

    “王妃方才定是奇怪在下要这些东西做什么吧?”连翘向王妃一笑,而后向着(身shēn)后两人一点头:“菖蒲、龙齿,你们两人到楼下去。”两人闻言,便领着几人下楼去了,只在楼上留了一个铜壶一个暖炉和一碗的醋。

    王妃笑望着两人下楼,心里满是期待,好奇这小神医究竟要弄出些什么新奇玩意。先前一杯薄荷水让她对‘他’的医术很是期待,俗话说,闻名不如见面,虽然民间对‘他’的医术传得神乎其技,但对于王府里众人来说,都只是听闻罢了。更何况,能入王府来诊治的大夫,不是名医就是御医。先前这半年多她,药吃得不少,却也不见什么气色。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如今才算是放下了心里一颗石头,希望这小神医真有妙法,能医好她一(身shēn)的病。

重要声明:小说《成亲三月从妻变妾:药膳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12妙法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