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来客人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焦阳L 书名:卡界
    甩了甩头,秦豪赶走仅剩的睡意,精神亢奋的他,此刻心中只想着将手中这一直研究了五年的魔法印记给搞定。到时候,也能为的上举城的人们尽一点微薄之力,虽然这“微薄之力”实在是太……

    一个全新的魔法印记,一个全新的模式,一个场以颠覆卡师界的风暴,即将来临!

    ……

    初秋,天气微凉,清晨的人们,更愿意窝在上,若是平时,或许还会出去买一点菜或是本就是买菜翁。可是,如今是非常时期,命都保不了,哪里还有心早起去买菜。更何况,菜地在哪里?在城外!城外现在可是凶险之地,说不定随便窜出一只魔物,就没了命,又有谁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做这些?

    且不说张弛和杨天腾直接将城门紧闭,根本就出不去,就说城外,只要登上城墙一看,就能看到满地的狼藉。原本青葱的菜地,此刻已经是黄土朝天,被破坏的一片狼藉,只剩下一些零零散散的完整的蔬菜。满地苍夷,地面被魔物的血液浸透,呈暗红色,个别魔物的彩色血液,也令得这一大片土地,如同涂鸦一般,杂乱不堪。

    上举城大多数人还窝在被子里,甚至做着美梦的时候,一阵歌声传入梦乡,受歌声感染,心里的不安安定了许多,对于这上举城,也有了足够的信心。毕竟,一天过去了,万余魔物袭城无果,上举城内也没有丝毫的损坏。只是据说死了几个士兵,但是,这万余魔物和几个士兵相比,绝对是一场漂亮至极的胜利。

    焦阳的歌声,在人们睡梦中流传,却是没有人太过注意,毕竟,这只是梦境罢了。除了这几个早起的卡师和剑士,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一切的发生,即便是知道了,也最多就是奇怪自己体内的魔力为何会出现异常。没有人会和焦阳的歌声联想起来,毕竟,一个人的歌声,便能催动自体内的魔力,那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

    焦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随口唱着的一段歌曲,却是造成了如此的效果。焦阳更不知道,季老马上就要来找她麻烦了,不过,眼下,季老却是还脱不开。虽然季老心里很想把焦阳揪出来一顿海扁,然后将焦阳捆起来或是吊起来,让其无限制的重复唱着刚刚的诗歌……

    “阿嚏,”焦阳打了个阿嚏,揉了揉鼻子,甩甩头,“难道感冒了?不会吧,三年没生过病了嘢……难道,小妮子(颜雪)想我了?嗯嗯,肯定是的……”

    焦阳包的想着,却是完全不知道,危险即将来临……

    ——————————————————————————————分割线降临!——————————————————————————————

    “这,这是……?!!”天玄一愣,脸上的表,足以表明他的震惊。瞪大了眼睛,涨红了脸,一脸的不可置信,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嘴巴张着,却是说不出话。

    之后,天玄整个体表面的皮肤,都变得通红,似乎像是煮熟的龙虾一般。额头上手臂上青筋暴起,牙关紧咬,眼睛紧闭,头发一根根的立起来,背部弓了起来。看上去,似乎是在经受某种剧烈的痛苦。事实上,天玄的确是在经历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次痛苦,哪怕是面对死亡,天玄也不愿意再一次的面对着匪夷所思的苦楚。

    体内的魔力震,对于别人或许只是一些诧异,但是,对于这位刚刚晋级的剑皇强者,却是几乎致命。一夜的时间,天玄将魔力补充至充裕,至于为何天玄的魔力回复速度如此之快,那就要问问大康帝国的皇室。皇室总有一些常人不知道的秘密,这般看来,也不是很稀奇。

    但是,这一下几乎是要了天玄的命,体内的魔力只是充盈,但是,天玄并没有完全掌握住剑皇强者的力量。剑皇强者体内的魔力,可是可以和天地间的魔力相互振,产生共鸣,引动天地的力量。但是,天玄并没有完全掌握这股力量,在焦阳充满精神力的歌声之下,居然是开始剧烈的震起来。就宛若锅子里的水沸腾起来一般,天玄的体,则如没有口的压力锅,可想而知,天玄处于一个十分危险的状态。

    若是任由魔力沸腾澎湃的话,天玄只有一个,爆体而亡。体内的魔力抑制不住,和体外的天地之间的魔力相互呼应,而天玄又制不住,这样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而体内的魔力如同一只蛟龙一般在浑的经络内乱窜,所到之处经络尽是被撑得鼓起,就像是体内的血液被点燃了一般,天玄正在经历这样的痛苦。

    不过,若是刘辰之在此处的话,定会轻声在天玄耳朵边,淡淡的,温柔的说道:“顶住吧,很爽的……”

    当然,若是天玄的确是扛住了这一次的魔力暴乱,那么,对于他的好处,也是不言而喻的。体内的经络,直接就扩大了一倍不止,这样一来,天玄虽然才是赤级剑皇,可是,体内的魔力储量,甚至不低于橙级剑皇。虽然这样一来,对于实力的晋升的难度也是有一点儿提高。不过,这很明显是利大于弊,相信是人都愿意这般,只是不愿意承受这撕心裂肺的痛苦罢了……

    “呼……呼……”天玄一手抚着,不断的吞咽着口水,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沿着脸庞落下,浑似乎是从水里面捞出来一般。所幸,焦阳只是唱了一小段,这歌的也只有这么一小段,不然的话,天玄还真不一定能够抗住。

    不过,天玄体内的经络胀大了足足一倍,这等好处,实在是令人羡慕嫉妒恨。

    “老师……呼,这,这是什么?”天玄气喘吁吁的对着季老说道,体内的魔力好不容易才消停,他可不愿意再来一次。

    季老回过神来,很显然,就连季老都沉浸在之前的魔力震之中,哪里还有时间精力分出神来注意旁的天玄。此刻,见得天玄,这才想起,似乎天玄有点儿不对劲。

    魔力扫过天玄,顿时发现,天玄体内的经络,居然是足足扩大了一倍,魔力的存储量,也足足扩大了一倍。这可是天大的好处,是人都想要的,不过,看着天玄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也知道经历了何等的痛苦,不然,以赤级剑皇的实力,又如何会这般。

    “没事……”季老目光闪烁,焦阳的声音,季老是第一时间就听出来了,只不过,季老虽然心痒难耐,可是,眼下还有正事要做。摇了摇头,季老淡淡的说道:“走吧。”

    “是!”天玄先是一愣,随后连忙道,跟在季老的后,朝着不远处的剑士公会走去。

    焦阳啊焦阳,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到底有多少底牌,你到底拥有什么力量……季老暗自叹道,若说这世界上,最令季老忌惮的,除了那些个成名已久的紫级大剑师以及十万大山中的神兽之外,就剩下两个人。一个是看不清楚实力的颜灭翼,颜灭翼稳稳赢得自己一手,这是不争的事实,足以见,颜灭翼的实力之强大;而焦阳,却是令季老感到心底的害怕,没有焦阳的一切信息,也不知道焦阳的底牌是什么,可以说,焦阳的一切,都是谜。包括世、实力、力量、底牌……这种谜一般的人,最令人忌惮。当然,颜灭翼季老也不清楚,不过,至少季老知晓,颜灭翼拥有地风水火四种魔力。

    可是,焦阳的小心翼翼,却是令人着实看不透,季老到现在也只知道,焦阳拥有火、水、土三属魔力,还有实力是赤级剑皇,除了这两点,季老没有焦阳的任何一点信息。三年前被颜文拾得,之后做了颜文的弟子,可是,三年之前,焦阳又是在哪里,他又是谁……这一切,季老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为帝国的报机构,居然都不能查的一丝线索,那么,只能说实在是太过神秘了……

    当然,焦阳也不可能回让人知道,自己三年前,还在地球上华夏国的一个三流城市,正经历着人生第一个转折点——高考……

    李郝仁被焦阳这么一闹,也坐不住了,站起来,朝着外边走去。虽然这声音似乎在哪儿听过,可是李郝仁却是永远也不会想到,焦阳便是这事的始作俑者。

    “嗯?来客人了……”李郝仁才刚走出剑士公会,来到外头,便是见得季老和天玄两人走来。眉头微微一皱,李郝仁盯着季老和天玄两人疾步走来,站定。

    强者自有强者的气息和习惯,李郝仁第一时间就辨认出,两人皆是自己拍马不上的强者,顿时心生警惕。

    “两位,前来我剑士公会有何事?”李郝仁低声道。不过,即便是面对强大如天的强者,李郝仁也不能够让步,这里可是剑士公会,他的地盘。

重要声明:小说《卡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