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烤鱼之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焦阳L 书名:卡界
    焦阳狠狠的摸了一把鼻子,有些莫名其妙,难道,有人在想哥?

    管他呢……焦阳摇了摇头,看了看半空中,阳光不能直接照到地面上,不过河岸边总归没有其他地方树木茂密。阳光依旧能够有一些透过树叶或者树枝间的空隙,照到地面上,大体能够知道太阳在何处。焦阳估摸着,此时已经是早晨九时,自己却还没吃早饭,想着想着,肚子便是发出了抗议,发出“咕咕”的两声。

    焦阳摸着肚子,随手折了一截树枝,挽起裤管,站在河岸边上,看着奔流不息的河水。朝着水里撒了一点儿干粮,顿时引来几只贪吃的鱼儿,焦阳也来了兴致,学着电视里看过的场面,将树枝高举过头,朝着水中的鱼儿叉了去……

    咳咳……焦阳看着手中粉碎的树枝,和水面上飘着的翻白的鱼肚,不由得一阵尴尬。原本是想学渔夫叉鱼儿,没想到,这一下兴奋过头了,竟然是一不小心在树枝上注入了魔力。树枝是什么材料?最简单的材料,平时做工做大多数东西都要用到,这种随意可见的普通材料,自然也就不能承受焦阳这股磅礴的魔力。焦阳的树枝插入水中的一刹那,距离两只鱼儿不足一寸,鱼儿一甩尾巴,正准备游走,却是没想到,这树枝竟然忽然爆炸开来。

    而焦阳使用的,又是用的最多也是用的最利索的火属魔力,这一下,就相当于一只鱼雷,在水中爆炸开来。两只鱼儿顿时被这爆炸炸昏过去,翻着肚白,活像两只白眼,焦阳吐了吐舌头。冲动是魔鬼,冲动是魔鬼……颠的跑去将两只炸昏过去的鱼儿拾起,焦阳回到岸上,随手拾了一些易燃的落叶,以及树林中随处可见的干枯的断枝。焦阳准备好,用两块石头架在一旁,石头中央摆着拾来的树枝树叶,将两只鱼洗净去鳞,掏尽内脏。只是一刻钟不到,两只鱼儿便是串在了扒去皮的光滑的树枝上,架上了火堆。

    这一手还要得益于焦阳的母亲,焦阳平时在宅在家里的时候,焦阳的母亲也看不得,就经常寻觅一些不是很重的活儿,要焦阳自己做。其中就有杀鱼杀鸡这类,焦阳在家里已经是做的轻车熟路,在这里自然不在话下,三下两下便全部弄好。焦阳从储物卡片内拿出食用油。盐巴、胡椒粉等等,虽然焦阳不知道怎么烤鱼,可是没吃过猪也见过猪跑,这烤东西也得一步步来不是。

    用刷子在两只鱼上面刷了一层油,又撒上胡椒粉和食盐,再转了一个面,刷油撒盐……

    ——————————————————————————贪吃的分割线——————————————————————————

    正当焦阳烤鱼烤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另一边的依清正在苦不堪言,自从上次焦阳乘坐的飞艇被魔灵族击毁,死伤数百人的大事经过人们的相传,这趟每天飞往上举城的飞艇,已经是停运。也不是完全停运,只是发生了这种事,乘客几乎都没有了,飞艇也要考虑利润,不可能空载这么远。此时依清就很苦恼,看着数十架飞艇,但是没有一架是飞往上举城的。就连西南稍微离边境近一点的城市,都没有人愿意去,更不要说上边陲重镇上举城。

    可是这数万里的路程,如果是开魔能车去的话,也要足足三四天,若是步行去,且不说路途险恶,就是算直线距离,也要足足走半个多月。依清苦着个脸,看着这闹闹人群攒动的场面,不由得心里一阵发苦。没办法,依清只有先找人问问况,虽然说众人都说没有飞艇去上举城,可是依清还是不放弃。

    “您要去上举城?”一架空置的飞艇,此时处于停留状态,依清走到门口的售票处,向售票的小姐了解况。

    “嗯,”依清点了点头,坚定的看着售票小姐的眼睛,“我有急事。”

    加了一句,表示依清很着急。售票小姐也是好心人,虽然依清并没有表明份,不过售票小姐也不管这些:“最近应该是没有,不过……”

    “不过什么?”脱口而出的话,表明依清内心很是着急,急着想去十万大山。

    “你去问问李寒空,李老爷子吧。”售票小姐也不是很确定,就朝着一旁的一栋房子指了指,“他现在应该在那里,你说你找李老爷子就行。”

    “嗯,谢谢。”依清点了点头,便朝着售票小姐所指的方向走去,脚步真叫个急。售票小姐也礼貌的点了点头:“不客气。”

    ——————————————————————————很傻的分割线——————————————————————————

    “需要你,我是一只鱼,水里的空气……”焦阳哼着小曲儿,一遍一遍的朝着两只已经烤的金黄酥脆的鱼儿上,刷着油,撒着胡椒粉和食盐。一股股沁人心扉的香味,在树林间传开,不时惹来一阵阵的兽吼。此时在火上烤制着的鱼儿,已经是烤的金黄,令人一看便想尝一口。而伴随着的香气,更加令人流口水,焦阳自己都已经是口水直流,只差没有失态的流出嘴角。

    “哇啊哈哈,”焦阳仰天一笑,一手叉着腰,一手拿着一只烤好的鱼儿,“看来哥还有烹饪的天赋啊……哇哈哈!”

    望着金黄流油的烤鱼,焦阳也不嘴中唾液不断的翻腾,长大了嘴巴,将鱼儿凑到嘴边……

    唰!

    一阵声响,焦阳猛的转过头,他感觉到自己似乎被什么东西盯上了。

    一转头,焦阳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是,手中忽然一轻,原本紧握在手的烤鱼,居然是不见了。不过,烤鱼不见了,焦阳旁却是多出一个人,正在捧着之前焦阳手上的烤鱼大快朵颐。血红色的长发,多多少少令人看得有些蛋疼,哦,不对,是看着有些诡异。长发似乎像是从来没有剪过一般,来人高焦阳目测有一米九,因为他比焦阳高了接近一个头,可是这头飘逸的长发,却是一直垂到了膝盖。令人惊讶的是,这长发虽然无风自动,可是也没有碰触到任何东西,似乎快要接触到树枝的时候,这长发还转了个弯……

    转弯?没错,就是转弯,焦阳一愣,随后上下打量起来。

    材修长,没有很明显的肌,看上去甚至有些女化。一脸的冷漠,妖冶的紫色瞳孔,紧紧的盯着手中的烤鱼,脸色微微红润,似乎很久都没有这么大快朵颐了。虽然来人表现得十分冷漠,可是焦阳却不觉得很难接触,因为,焦阳觉得来人似乎有些……可

    好吧,就是可。焦阳可不是基佬,不搞基,眼前这青年也不是少女的可,而是一种没有被世俗所污染的,单纯的可

    似乎感觉焦阳在盯着自己看,妖异的紫色瞳孔一转,抬起头,看向了焦阳。焦阳却是看得一愣,之前此人低头吃鱼,焦阳没有看的十分清楚,此刻,却是看了个通透。一张完美到没有丝毫瑕疵的脸,令得焦阳一阵窒息,焦阳甚至觉得,眼前这人,是不是一个女人。如果此人前再多两块厚度的话,焦阳百分百会认为此人是妹子,虽然现在焦阳已经快要认为此人是妹子了。

    紫色的瞳孔盯着焦阳看了一眼,随后又低下头,继续吃着烤鱼。焦阳一看不对劲,看着血红色长发青年吃烤鱼的速度,过不了一分钟,这只小臂长的鱼儿,便要被吃个干净。

    焦阳连忙抓起依旧在烤着的另一只,顾不得烫口,连往嘴里塞了两口,烫的焦阳舌头都麻了。血红色长发青年吃完,似乎没有吃饱,转头看向焦阳,一脸的委屈模样。

    焦阳顿时一愣,随后却是发现,自己手中已经吃了一半的烤鱼也被眼前这少年抢去,而且,这少年也丝毫不在意焦阳的口水和足以烫伤嘴唇的温度,开始继续大口吃着。

    我勒个去,你可不可以素质点,这是我的啊啊啊……焦阳心中发着无声的呻吟,看着地面上的两具鱼脑袋,默默的垂泪。

    骂了隔壁,这是几年没吃饭了,连骨头都能吃?!!焦阳看着眼前,骨头都不放过的血红色长发少年,顿时一阵无语。“你叫什么名字?”焦阳看着一旁已经吃饱喝足的血红色长发少年,不由得开口问道。

    “我叫什么?”血红色长发少年似乎很迷茫,看着焦阳,紫色的眸子里充满这无助。不一会儿,少年抱着脑袋,嘴里不断的呢喃着,蹲在地上,不断的呢喃:“我叫什么,我是谁……”。

    秀长的头发接触到地面的一瞬间,飘舞起来,没有一根接触到了地面。

    这是什么况……焦阳看着血红色长发少年一脸的痛苦,不由得一阵疑惑。

重要声明:小说《卡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