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收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焦阳L 书名:卡界
    看着手中巨大的石剑,带着呼呼的破空声,焦阳将其挥舞了起来,沉重无比的石剑,焦阳握在手中,却是感觉十分趁手,只是挥舞起来,及其的消耗魔力。

    正在挥舞着石剑的焦阳,稍微一顿后,忽然松开了握住剑柄的手,巨大的石剑笔直的落下。哗啦一声,巨大的石剑直接没入地面,焦阳连忙用手运转魔力,抓住剑柄,怕是再晚点的话,石剑会全部没入地面下。

    焦阳这是想看看石剑的能力,在地狱熔岩皇苏拉手中,这巨大的石剑却是无坚不摧,就连制形成的光剑,在地狱熔岩皇苏拉将石剑甩出去时,也只是将石剑弹开,并没有在什么造成哪怕一丝一毫的损伤。

    看着没入地面,只剩剑柄的石剑,焦阳心里有底了,这就是一大宝贝啊,重剑无锋,石剑伤人却是完全靠石剑的重量和无坚不摧的剑,与人对敌,完全就是硬拼,没有丝毫的花招可以用。

    将石剑从地面上拔了出来,看着手中的石剑,焦阳搔了搔头,他不知道这巨大的石剑怎么变换成繁杂的花纹,再次收回到自己的左手肋下。

    正在想着,手中的石剑却是泛起了土黄色的光芒,光芒笼罩整柄石剑,焦阳眯了眯眼睛,待仔细看时,却是发现手中的石剑不见了!

    不仅是手中的石剑不见了,体内因召唤出石剑而消耗的魔力,居然因为石剑的消失,而全部恢复了。

    抬起了左手,看到肋下繁杂的花纹,焦阳确定了一件事:这巨大的石剑,是可以凭自己的意念,来控制出现与隐匿。

    而且焦阳还发现了一件令人兴奋的事,将巨大的石剑召唤出来,会消耗掉巨大的土属魔力,但是将石剑回收的时候,这些魔力却是再次回到自己的体内。

    这就说明,焦阳可以背着这巨大的石剑,然后再次冥想恢复魔力,仍然使得魔力保持满额。但是当焦阳魔力用竭时,却是可以将石剑回收,从而获得大量的土属魔力,而焦阳体内特殊的五行属魔力,由于五行相生的缘故,却是可以将土属的魔力分成五份,使得体内的魔力都可以恢复一些,而且五行相生的魔力属,使得焦阳的冥想时间,比起一般的卡师,却是快了五倍!

    想清楚的这些的焦阳,却并没有马上将石剑再次召唤出来,收拾了一下地面上散落的物品。背包在与地狱熔岩皇苏拉打斗的时候,早已经破碎,衣物干粮散落满地,焦阳拾起一衣物,褪掉上早已经破破烂烂的衣服,换上了新衣物。

    从地上捡起一张被当做干粮的大饼,吹了吹什么附着的灰尘,盘膝而坐,对着大饼咬了下去。

    正在焦阳狼吞虎咽的消灭手中的大饼时,熔浆池内的一个光亮闪过,吸引了焦阳的目光,站起来,朝着早已经干涸的熔浆池走了过去。

    “这是……”焦阳看清楚了熔浆池内躺着的东西,顿时大吃一惊:“这是地狱熔岩皇苏拉,因魔神请愿的力量,被封印而成的卡片!”

    焦阳两眼放光,盯着熔浆池内的卡片,要知道,这可是八级顶阶魔物被封印的召唤卡片,这种好东西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地狱熔岩魔的召唤卡片,等级比颜文老头的月级召唤魔法卡召唤出来的“岩铁魔”还要高上一截,“这张卡片最起码得是月级顶阶!”焦阳心里如同小鹿乱撞一般,扑通的乱跳,心跳加速,血压升高。

    目光被熔浆池内的召唤卡片所吸引,焦阳手中还未吃完的大饼悄然滑落,掉入干涸地熔浆池内。

    没有一丝声音,制内巨大的金黄色光剑无声划过,带起一阵微风,还在空中的大饼,毫无征兆的碎裂成无数小块,“卡啦”一声,纷纷掉落在熔浆池内。

    焦阳看着碎成无数块的大饼,轻轻的嘘了一声,轻轻拍了拍膛,还好没冲动,差点忘记这东西了,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还是把制的魔法印记全部抹掉好了。”焦阳口中嘀咕着,一边站起来,左右手都闪烁起土黄色的光芒,弯将熔浆池周围的制全部抹去。

    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直起来,焦阳望着地面,魔法印记的痕迹已经完全抹去,伸了个懒腰,朝着熔浆池内走了进去。

    “啧啧,好东西啊好东西。”拾起地狱熔岩皇苏拉的召唤卡片,焦阳盯着隐匿在繁杂花纹中的五个卡界文字:地、狱、熔、岩、皇,不咧开嘴笑了笑。将这张强大的召唤卡片收入怀中,焦阳将地上散落的干粮,衣物全部打包,朝着一开始进来的道路走了出去。

    ——————————————

    “唔,前面有亮光,难道出口到了?”东方灵儿清脆甜美的声音,看着前方穿进来的阳光,轻声的问道。

    “应该是出口,不过离熙还在里面,也许那个焦阳也在那里面。”依清淡淡的说道。

    “这样啊,那我们回去找他们吧!”东方灵儿停了下来,粉嫩的小嘴撅起,轻声嘟囔道,一脸担心的摸样,看着后的漆黑隧道。

    依清看着东方灵儿一脸的担心,心中不莞尔,半开玩笑道:“好啊,回去找你的离熙哥哥去……”

    “不是……”东方灵儿一脸的慌张,连忙说道。

    “那就不去了,走,出……”依清的话还没说完,只见东方灵儿连忙脱口而出道:“不行!”

    “你看,我就说嘛,”依清轻轻地微笑,天使般的面容,却是用上了恶魔般的微笑,盯着东方灵儿,东方灵儿被依清盯得满脸通红,“走啦,去找你的离熙哥哥。”

    看着东方灵儿害羞地满脸通红,低着头站在原地,似乎还要说什么。还没等东方灵儿说什么,依清却是一把抓住东方灵儿的小手,朝着后漆黑的隧道跑了去。

    ——————————————

    焦阳此时手中拖着的巨剑,是颜文老头给的那把,火属的魔力,巨剑上闪烁着火红色的光芒,焦阳发现自己体内不仅是土属魔力的储量提高了一大截,其他属的魔力也是增长了一截。

    “咱老百姓,今儿个真高兴,咱老百姓……”焦阳哼着地球上的小曲儿,一路欢快的走着,虽然在和地狱熔岩皇苏拉的战斗中,受了一点小伤,还是被自己释放的火球卡片反弹的,将所有的卡片全部用光,可是战斗后的收获不可谓不丰富。

    先,地狱熔岩皇的召唤卡片便足以将焦阳的损失弥补;其次,无坚不摧的巨大石剑,却也是收入囊中;再次,苏拉最后的攻击碎散后,土属的魔力结晶被焦阳吸收,魔力大涨,虽然痛的死去活来,但是收获和付出所成的比例还是有点悬殊,收获太大了!

    一路仰头高歌,小曲儿唱起,焦阳感觉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我勒个去,不是又踩到什么机关,然后又掉下去了吧!”焦阳觉得今天运气十分不好。

    感觉脚下没有什么动静,焦阳低头瞧了瞧,顿时吓了一跳——被踩在焦阳脚下的不是别的什么,正是进来寻找他时,被苏拉的凝聚火属魔力攻击,而被抽光魔力的离熙!

    “嘢?”焦阳连忙挪开脚,蹲下来,试了试离熙的呼吸,嗯,还好没死,

    取下离熙别再腰间的葫芦,那里面全是水,焦阳喝过的,打开塞子,一股脑的将葫芦里的水朝着离熙的脸上,倒了出来。

    “咳咳……”离熙发出几声轻咳,看着离熙醒来,焦阳连忙将葫芦拿好,盖上了塞子,旋即,离熙睁开了睫毛纤长的腰间,迷茫的看着焦阳。

    “……焦阳,怎么了……”离熙开口,声音虚弱道。

    “额……我还想问你是怎么了,怎么躺在这里了?”焦阳看着还是有点神智不清的离熙,无奈的说道。

    将离熙扶起来,靠着岩壁坐了下来,将葫芦递给离熙。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离熙打开葫芦,灌下几口清凉的水,顿时感觉好了许多,“只知道我来找你的时候,全是的魔力在一瞬间被抽空了。”

    听着离熙的话,焦阳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地狱熔岩皇苏拉的攻击,就连站在制上的焦阳体内,火属魔力都跃跃试,何况离焦阳没多远,却又是在制之外的离熙呢?

    “额,里面是死胡同,咱们往回走吧。”焦阳扶起离熙,轻叹道。

    “唔……”离熙努力的站起来,却是仅仅只能支撑着自己勉强不倒下,魔力被一瞬间抽空的离熙,能站起来已经是极限了。

    看出离熙体的状况不佳的焦阳,一脸的无奈,走到离熙前,蹲下来。

    “焦阳……你这是做什么?”离熙看着焦阳蹲在自己前,一脸疑惑道。

    “上来,我背你。”焦阳努了努嘴,头也不回的说道。

    离熙看着蹲在自己前的焦阳,俯趴在了焦阳背上,心里却是一丝温暖,对于焦阳这个名字,离熙觉得自己一生都不会忘记。

    背着离熙的焦阳将巨剑收了回去,直接将火属魔力聚集在自己的双手,用来当做照明的家伙。

    走了不一会儿,背着离熙的焦阳,隐隐约约听见前方有动静。

    “小心,前面有人!”离熙在焦阳背上轻声提醒道。

    “知道。”焦阳双眼盯着前方,双手上的光芒寂灭,呼吸慢慢的平静下来,似乎一条蓄势待发的毒蛇,蹲在了一旁。

重要声明:小说《卡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