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出发,目标:搞基火山(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焦阳L 书名:卡界
    第三天,焦阳同学背着一个包裹,带着三十张汉字卡片,和那把封印着黑色巨剑的武器卡片,怀揣着从颜文老头那死乞白赖要来的两枚金币,包裹里带着两换洗的衣物、卡笔、还有十几张一等空白卡片,出发前往高吉火山。

    从地图上来看,颜文老头的家,所在地距离目标只有两指之宽,但是颜文老头却告诉焦阳同学,从颜文家里到高吉火山,行程有2天,这还是策马奔驰不停才能到,如果是走路的话,起码要七天。

    本来第二天焦阳同学就出门了,但是焦阳听颜文老头说来回要多久多久,斜斜的瞥了颜文老头一眼,一脸的鄙夷:“我勒个去,你不是有那什么魔能车么,借来用下不就行了,这么麻烦干什么?”颜文老头额头一跳,随后笑而不语,将魔能车取了出来,放在了道路上。

    “这不就是了,还非要骑马什么的,麻烦死了。”焦阳同学兴致勃勃的跳上了魔能车,将发动装置在了自己的右手腕上。“轰”焦阳同学注入魔力,魔能车发出轰鸣,加大了输出魔力,魔能车开动了。

    而坐在魔能车上的焦阳同学,在轻易发动魔能车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但是在他加大输出魔力后,魔力的流失却像洪水泄闸,不断的被魔能车吸收走,想控制都控制不了。

    其结果便是,焦阳同学开动魔能车行驶了大概二十米,魔能车便停了下来,而焦阳同学晕倒在了驾驶座上,魔力直接用尽。

    第三天早上,焦阳同学生龙活虎的爬了起来,按说体质弱的卡师魔力用尽的话,在上躺个四五天是很常见的,这时,便突出了焦阳炼体的重要。即使同等级的卡师对战,在魔力都用竭时,炼体的卡师仍旧有战斗力,虽然发挥不出剑诀,但是体素质上,仍然可以轻易收拾没有魔力的卡师。

    焦阳同学出发了,第一个目的地是他穿越过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城市,颜文老头捡到他时的那座小城市,新域县城。

    “新域县城有巨大的来头,”对于这句话的解释,颜文老头说道:“原本是没有新域县城这座小城市的,那里本来是一座山峰。在二十年前,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两个强者,一个紫阶剑皇,一个蓝阶卡皇,在此处发生了争执,战斗了起来。”

    “战斗的结果谁也不知道,只是原本高耸入云的山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狼藉的巨大坑洞。而随后卡界内流传说,两大强者是为了一件绝世珍宝而产生的战斗,于是来自四面八方的寻宝者也来到了此地,建立了这座城市,而卡师协会、剑士公会、枪手公会的到来,也似乎验证了此传言并不是空来风。但是在大康帝国的领土上,这座小城市却是一座黑城,就是没有经过大康皇室许而建立起来的城市。”

    ————————————————

    行走了两个小时,焦阳把玩着从颜雪mm手上要来的卡枪,爬上了一座小山丘。

    而在颜文老头家里,颜文老头突然一拍脑门:“哦,对了,忘记跟他说了,可以做公共魔能车去高吉火山,唉,他是个悲剧!”

    四四方方的城墙围绕,错落有序的房屋,城内三座巨大的高塔耸立,城墙高达十米,城墙上来回走动着拿着长枪的士兵,在城门处不断有人进出,有扛着锄头出来耕种的,有幼小的孩童在城墙脚下玩耍,嬉闹;也有口带着一叶草标志的卡徒,神倨傲;也有手持宝剑的剑士,也有腰间插着卡枪的枪手……

    焦阳同学将卡枪插在了衣服内部的暗袋里,这是他自己缝制的,为的就是将汉字卡片、金钱等贵重物品妥善保管。

    焦阳同学双手空空的走下了山丘,慢慢的走到了城墙脚下。就在焦阳同学马上要进入新域县城的时候,“轰……”后面传来了魔能车的轰鸣声。

    焦阳同学回头,想要看看是什么大人物来了,因为魔能车是要卡尊以上级别才能开动起来的。

    焦阳同学回头一看,一辆巨大的“公交车”停在了焦阳同学面前,焦阳同学惊呆了,双眼死死的瞪着“公交车”,“乖乖,这车起码得是卡皇级别的牛人才开得动吧!”焦阳暗道。

    “公交车”的车门打开来了,下来一个农民打扮的人,挑着扁担。“不是吧,这就是卡皇强者?”焦阳眼睛瞪得更大了,紧接着,焦阳同学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从车上陆陆续续的下来一大片人,有玩耍嬉闹的小孩,有拄着拐杖的老人,挑着扁担的大婶……足足有三四十个形形色色的人从车子上下来。

    “这真是公交车?”焦阳同学的脑袋转不过来了,“卡皇强者出来赚外快?

    为了弄清事实的真相,焦阳同学赶忙跑过去,拉住了第一个下来,挑着扁担的农民伯伯,“老伯,这个魔能车是怎么回事,不是只有拥有魔力的人才能开么?”看着焦阳同学一脸的疑惑,扁担老伯很是好心:“这是公交车。”

    “公——交——车!”焦阳同学顿时受惊了,“那那那那那……它怎么开动?不是要魔力吗?”

    “魔力晶核你不知道吗?孩子,没上学是不可怕的,但是要多读书,争取做对帝国有用的人……”扁担老头正在喋喋不休,焦阳同学却在心底怒骂颜文老头不厚道:“我勒个去,老头是想累死哥吧,有这么好的家伙还不说,等哥回去弄死他丫的。”

    “那这个有去搞基火山的车子么?”焦阳同学继续询问道。

    “高吉火山啊,虽然有点远,不过还是有的,明天就有一辆,好像还是大型车……”扁担老头继续罗嗦道,焦阳同学却打断了扁担老头的说话**:“到哪里搭车,什么时间,多少钱?”

    “哦,搭车的话明天到这里来就行了,时间是大概早上八点左右,到高吉火山的价格,因为比较远,所以要2银币,哦,对了,你要早点来才做得到位置,不然……”扁担老头依旧废话不断,可我们的焦阳同学已经不耐烦了,道了声“谢谢”,赶忙的跑进了城里。笑话,城市里的孩子还不知道挤公交车?老伯,你out了!焦阳同学不断的腹诽。

    焦阳同学进城了,满目琳琅的店铺啊地摊什么的,晃得焦阳同学眼睛都花了,同时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焦阳同学决定先找个旅馆歇着,等吃完午饭后再出来慢慢的逛。

    焦阳同学在街上四处的找旅馆,最后把目光放在了一家名叫“季老旅馆”的酒家,旅馆里面的人气还算不错,“这卡界真让人无语,搞基火山就算了,居然还有基佬旅馆。”焦阳彻底无语了,“难道这家旅馆里面全部是基佬?去看下先。”

    步入“季老旅馆”,一股扑鼻的香味迎面而来,焦阳走到柜台。“您好,我是季老旅馆的老板,朋友们抬举,可以叫我季老。”基佬旅馆的老板是一个看上去十分猥琐的老头,一双贼溜的小眼睛,上下的打量着焦阳,“请问,您是住店还是来用餐?”

    “季老你好,还有房间吗?”焦阳同学也不断打量着“基佬”老板,嗯,很猥琐,最好当心点。

    “还有一间天字房和一间黄字房,请问你要什么房间?”季老继续问道。

    “天字房是什么?”焦阳问道,“天字房是本旅馆最好的房间,豪华的装饰,内设有……”季老还推销天字房,但是焦阳同学很是光棍的打断了季老的推销:“你就说多少钱吧。”

    “一天20银币。”季老很精明,知道客人到底需要了解什么,也没有再啰嗦,直接明确的告诉了焦阳同学。

    “哇,这么便宜,老板你没得赚啊。”焦阳同学一脸的愤慨,似乎很为季老不平,季老也激动了,遇到知音啊。

    但是接下来焦阳同学的一句话,季老将改变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

    “来一间黄字房,谢谢。”焦阳同学从怀里掏了掏,掏出一枚金币,递给了季老,季老抓狂了,“极品啊,今天居然遇上了个这么极品的人。果然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季老内牛满面的为焦阳同学开了房间,黄字房一天只要50铜币。焦阳同学虽然携带有两金币的“巨款”,但是也不敢太过挥霍。

    焦阳同学按着房间牌号,找到了房间,黄字250……“基佬是成心的吧,下次一定不来这里了。”焦阳同学看着房间号,嘀咕道。

    虽然是最便宜的房间,但是放在普通人家,还是能用四五天的,所以黄字房的设备和摆设还是十分不错的。房间有三十平方米,家具装饰应有尽有,桌子上一尘不染,地面光滑如镜。

    焦阳一把躺在上,将包裹从背上解开,放下。

    躺了一会儿,焦阳坐了起来,拿出了一张一等空白卡和卡笔,将白卡平摊在桌子上,拿起卡笔,注入魔力,刻画起魔法印记来。

重要声明:小说《卡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