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打起精神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喜兮 书名:网游之一呼百应
    【096】打起精神来

    ‘参与者’的救赎模式迎来了终结,下一个瞬间大喜回到了原先的游戏世界,甚至于地点都原封不动的停留在了她消失的地方,周围的玩家,时间,似乎没有变化。

    大喜深吸一口气,似乎之前的一切都恍然是一场黄粱噩梦,她面前的NPC还翘着二郎腿在看‘小说’,储物空间里那些钱子原封不动的摆放在那,似乎只是上一瞬间的事,那NPC撇了大喜一眼,五千,少一个子都不行,便抬起了‘小说’继续阅读,那是一本围绕着一位有传奇色彩的游侠所展开的虚拟故事,据说这小说里的主人翁也是一位NPC,能给予神秘任务。

    与她并肩作战的少年ID是什么,她不知道。

    此时此刻或许那位少年也回到了这世界的某一个角落,开始继续他的参与者路程。

    ‘参与者’的救赎模式?矿泉水听到则是很惊讶,或许他也是第一次听说,原来参与者红名致罚是走另一体系。

    漫无目的的走着。

    摇了摇头,大喜的眼眶还有些微红,也是这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就像是饱受了沧桑,又或许是有些脱力,主神在她的认知中,已经不再如从前,此时的她或多或少有这样的感觉,他们(参与者)所有人,都像是实验的小白鼠,那种不可抗拒的感觉此时来得太强烈。

    究竟是多么可怕的一个存在,主神。

    那虚拟的城市,甚至于她几年前曾遇见的人,甚至于她都忘记了那一段故事,而主神的设计中,却将那一段遗失的过去搬了回来,真正的可怕不在于主神的力量究竟如何,而在于她感觉自己的一切,都被主神所窃取了,噢,或许不该说窃取,该说直接读取了,在她完全不知道的前提下,或许她已经不再有秘密而言。

    又或许再下一个突发的况下,主神还会搬出更多的记忆,她总觉得,这一回的救赎模式中遇见的中年男人的节,是主神在提醒她,有一就有可能有二。

    故而,大喜面对眼前的这一切,也许这一刻她还能去相信自己的判断‘她回来了’,可未来呢?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她已经渐渐不敢去相信自己能正确的判断真与假,或者说,她觉得,这一场‘考验’最残忍的目的,或许不是落败,而是在精神上彻底的崩溃,将从前自我的原则击垮。

    第一次,她还是头一回,没有那股子劲,去升级,去做任务,传到堕天使领地的某一个城市中,蹲坐在了圣的顶端,听着圣里传来的歌声,蜷缩作一团。

    久了久了,便睡着。

    天黑了下来,她才被吵醒,是王子戚发来的千里传音,原来之前王子戚公务缠,刚才得空上了线,来到以后便呼了大喜,提到玄雷的事,是之前有玩家做出了玄雷鞋,后交易是在大喜那终止,于是王子戚就猜测,是不是大喜此时正在凑玄雷,便在进入游戏前顺便查阅了下玄雷获取的一系列任务,他想的很简单,就算大喜并不是有在凑玄雷,但这个装属是不错的,他也推荐大喜穿这个。

    没想到很是巧合,大喜果真是在凑玄雷。

    疲惫的心,可她本想拒绝王子戚的好意,可她了解王子戚,就像是王子戚了解她一样,如果她拒绝见面,王子戚会当即猜到她的状态不佳,或多或少,大喜是个喜欢强撑的人,特别是有些你越在乎的人,你越不想让他看到你软弱的一面。

    ……

    两人几分钟后在木康之城碰面。

    玩家不算多,或许都是出去做任务或升级的缘故,总之这块地图上的白昼是与她之前蹲点的白昼颠倒的,或许这里赶早,任务也出的多,所以留在这小城镇的大多数是NPC。

    “应该就是在这个城镇触发,多问问。”

    大喜点点头,与王子戚分头寻找。

    可况并不理想,几乎都是在听到大喜问起烈安先生四字时,NPC就自顾自地走开了。几乎每一位都,小心翼翼且谨慎地在避免与大喜接触。

    终于,就在两人几乎将整个城市翻个底朝天后,又走在了一起徒然无奈时,途径的NPC终于提点:

    “烈安先生是这里最富有的人,就住在村东头教堂旁边,那栋大房子就是。”

    可他们来不及高兴,那NPC当即泼了两人一桶冷水。

    “你们不能靠近那里,那里已经被封锁了。因为烈安先生已经死了。”

    “烈安先生有亲人吗?”王子戚表现得谦和有礼,文质彬彬。

    NPC摇了摇头:“要不你们去找老市长吧?或许老市长知道点什么。”

    大喜一怔:“老市长该去哪里寻找?”她饶遍了这个城镇,是见过市长,不过市长是个很年轻的人,难道老还是姓氏,而不是形容词?所以她不得不再问问。

    “埃温是上一届的市长,住在那边树林外的小木屋里。”NPC一边回答一边抬手做着指引的动作。

    “啊,谢谢。”王子戚笑笑,冲大喜招招手:“还愣着做什么,拿出点干劲来,做任务就是随时要做好满地跑的决心。”

    两人照着方才NPC的指示去找树林边的小木屋找市长。

    敲开小木屋的房门,看到了一个头发胡子花白的老头。

    “老市长,你认识烈安先生吗?”王子戚还是那样的彬彬有礼,要知道大喜可没敢想象过,总有一天,王子戚也有这样的沉着。

    “烈安?是的,认得。”老市长无比沉痛地说:“可惜他死了,我甚至没去参加他的葬礼。”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看不出王子戚还熟悉游戏模式的路,直奔主题,却又因那文质彬彬样不会显得太唐突。

    “他死的太蹊跷…”老市长叹了叹气。

    “或许我们能帮上忙。”大喜此时已经完全调整好了心态,或许吧,王子戚都拿出这份认真劲,她自然不能再三心两意,去多想些不着边的事。

    市长立刻眼睛一亮:“你们是勇士吗?”

    勇士

    是要厚着脸皮说自己是勇士,才会愿意交付任务吗?大喜正犹豫着,那边王子戚已经果断的点头承认:“是的,我们是勇士。”

    “欢迎你们,勇士”老市长的眼熠熠的闪着,按照这样的发展,应该是要开启任务了:“那么勇士们能否有勇气战胜怪物呢?”

    “不知道老市长说的怪物是什么?”王子戚问。

    “跟我来吧”老市长走出房门,佝偻着子上路了。王子戚和大喜跟在后面,只恨老市长的设定限制,使得这一行,走得太慢。

    领着二人,老市长来到了一个废弃的小礼堂。

    小礼堂的大门年久失修,一半已经从门框上脱落下来,有气无力地搭拉着。长期无人打理,门前的石板之间长满了许多杂草。

    老市长带着两人踏上石板路,走了一半,停下了脚步,眼睛低头看着地面。

    “这里……”他用拐杖击打着地面:“烈安的血迹,他就是在这里遇害的,这血迹已经发黑,烈安在变异前,就火化了。”

    王子戚与大喜低头一看,老市长击打的那块石板上,一片乌黑的痕迹。

    “这是怎么回事?”王子戚问。

    “是变异人,或许,也可以称作狼人。”老市长叹了口气,神色凝重:“有狼人潜伏在这个城市里”

    “狼人?月圆之夜变异的那种?”王子戚那骨子里的幽默似乎有些按耐不住。

    忽然老市长脸色一警,随着中心传来的钟声,他说:“天要黑了,变异人要出来了”

    大喜嘴角抽了抽,这里不是才迎来不久的黎明…天黑…

    老市长杵着拐杖忽然健步如飞,早先的佝偻形象顷刻间在两人眼里化作了神奇,直了腰杆,飞速就离去,大喜与王子戚只得追跟上去。

    只听见老市长一边健步如飞,一边解说:“勇士们,夜里就是考验你们的时候,或许你们可以在黑暗中找到变异人的线索,或许你们还可以查到究竟变异人是谁。”

    老市长渐行渐远。

    王子戚提议:“要么一起行动,要么分头寻找,后者比较靠谱,遇见狼人几率大一些。”

    “那好。”大喜点了点头:“队聊联系。”便朝废弃的小礼堂那边的大房子走去。

    找了好一会,天色的确是戏剧化的黑沉下来,但大喜一无所获,找了半天什么都没见到,诡异的是这个城市自从敲响钟声以后,整个城市就死一般的寂静,除了偶尔转悠的玩家,NPC是直接谢客不见的。

    【疯丸子】:喂,大喜,有金矿。

    大喜抹了把汗,金矿?

    等大喜按照地图找过去的时候,果真看到了所为的金矿,是在一座大房子的后院,院里有个地窖,地窖里有金矿…都什么设定。

    进了里面,真是如疯丸子所言,果真是有些令人无语的场景。

    这地窖底下,竟然是一座小金山,被挖了好深一个洞,里面用特殊的发光体搁置,使得里面光泽更加显得人。

    大喜不升起一个念头,一枚金币=10元,那么抓一把金矿是不是能=100元?

    金币不是用金矿制成的么?

    当然,她只是随便想了想而已,总不能去偷挖吧?

    王子戚笑笑:“经典啊,这弄一个金矿窑,是游戏漏洞?”

    大喜苦笑:“应该不是吧,或许挖了要付出代价之类,总不见这游戏能有这么低级的错误,毕竟金与人民币的换算,很高。”

    “是不是BUG…看来只有我们先试试。”说罢便抡起了一侧的镐子。

    大喜哭笑不得:“王子戚,你不是吧?真要挖?”

    “挖,为什么不挖?”笑得灿烂。

    但王子戚有王子戚他自己的想法,如果这个真是一个BUG的话,他必须让相关部门进行修正,假想如果一个金矿随便玩家来挖取,放着这样的BUG不管不顾,那他还去那里上这份班做什么?

    这是他的责任与义务。

    大喜却摇摇头,只说:“要挖,你挖吧,我离队出去等。”

    王子戚眨了眨眼:“这么不讲义气?”

    不是不讲义气,而是假如这个跟受罚有关,那么她自认为暂时没那份心理承受能力去招架,或许这一点她与王子戚很像,想什么不见得会这么说,大喜只答:“姐代表正义。”。.。

    P S:手打全文字首发,请记住本站的域名神-马=小-说的全部拼音了,非常好记。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一呼百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