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参与者’的自我救赎(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喜兮 书名:网游之一呼百应
    【091】‘参与者’的自我救赎(三)

    恶魔巫师又一次停了下来,带着凶光的双眼穿过人群,直盯着大喜,确切的说它是盯着大喜那血红的镯子。

    大喜被这眼神一看,顿时觉得如坠冰窖下意识的浑发冷,回想起铁镐小青年被一个火球炸得四分五裂的场景,隐隐的她有些莫名的恐惧。

    没有技能,没有装备,没有复活的机会,她有把握吗?

    惊叫一声,有人可能被这股子莫名的恐惧冲昏了头,朝着巫师扔出了武器。

    恶魔巫师再次念咒,挥舞着骷髅杖,一阵高温的红色雾气再现,一颗火球飞速的向了距离它最近的人。

    轰然炸开的血雾,人群的惊叫声,发了疯的就想四散逃去。

    大喜就地往旁边一滚,那火球本离她有些距离的,却还能觉得一股灼的气息迅速的掀起了一阵气流,灼了她的眼。

    逃是逃不了的,事已至此她只能寻机搏一搏,总好过连挣扎都没有,就化作了那血雾,尸还要被那炙的烈焰所焚烧半天,她是不愿意的。

    巫师哪会给人们逃走的机会,他徐徐转过,又向着快摸到门边的几人扔了火球。

    砰的一声从后传来,火球轰在了近门的墙壁上,火星夹杂着高温的水泥碎片飞开来,两个被吓得双腿发软蹲在墙角嚎哭的人,直接被高温的碎片和火星飞溅到。

    即使不是正中。

    可怕的是,那灼碎片破开了他们的皮肤,刺入里面直到骨骼,火星落在他们的衣服上头发上,陡然燃烧了起来,火势在眨眼间变大。

    就像是,这诡异的火焰能彻底无视一个人体内的水分,从而直接进行这诡异且蔓延极快的燃烧。

    “啊……救命啊……”

    “救救我啊……我还不想死啊……”

    登时,两个化作了火人,在地上滚来滚去,一边发出凄厉的哭嚎,只几个呼吸间他们的声音渐渐的变得微弱,直至完全不见,他们上的火势不灭,燃烧出了高点越势越勇。

    大喜看到两个活生生的人,被活活的烧死,心里头没来由的生出了一种凄凉和深深的愤怒。

    这就是2级恶魔的实力?竟然比1级恶魔强大那么多,差距那么远,仅仅是一个阶级的差距…

    少年的眼神虽不及一开始那么暗淡,但他仍旧不像是个活人,当然这样的比喻是他的心所透露出来的感觉,就像是静止的死海汪洋一片:“巫师释放火球时,需要念咒两秒,释放火球延迟一秒钟,前后总共需要三秒钟。据我观察,巫师每连续出四到六个火球不等,就需要一分钟的休息,它一旦需要休息,就会浮空,一分钟时间好好把握。”

    巫师似乎杀上了瘾,又一片惨叫声,他连续出了两个火球。

    大喜几乎快要按捺不住,她的心在随着面前那惨不忍睹的景象而颤抖,可巫师似乎还没有休息的预兆,至少他还在用那极为缓慢却使人压抑的步伐挪了几步,这个方向,这个眼神,它是打算向她与小少年施法了

    “拼了”大喜一咬牙,从侧面推了少年一把自己也翻了个,两人散开了距离,至少就算躲避不及,也不至于两人‘黄泉路上一起做伴’了,刚翻了,大喜便快速的跃起向前冲,与旋转不规则反旋转的路线迅速的靠近恶魔巫师。

    恶魔巫师子颤巍巍的慢慢转动,总是要正面对着大喜,那技能迟迟未发,只因大喜那快速的不规则线路移动,使得恶魔巫师无法瞄准释放火球。

    那小少年也不甘示弱,也交替出自己的路线,速度奇快,说真的,倒有些像是当盗贼久了,步伐落地非常的轻盈,一边跟上位,一边喊:“咱两面夹击,巫师的心脏在右腔,别弄错了。”

    大喜很惊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但她也来不及多想,或许吧,这样的生死攸关的紧要关头,谁还在乎是不是竞争者,谁还在乎。

    快速的应了声OK。

    因恶魔巫师一开始盯着的目标是大喜,在大喜跑位的同时,恶魔巫师直盯着大喜转,而此时速度惊人的小少年已经靠近了恶魔巫师,而巫师似乎是浑然不觉。

    那缓缓的咒文一触即发,下一瞬间这巫师已经打算直接狂轰滥炸,就算是擦了边也好,他实在受不了这狡猾的跑位了。

    巫师唇角在动的同时,那技能就将一触即发的同时,小少年脚步横移,一下子从侧面冲向恶魔巫师,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拾来的武器冲着巫师便刺下,这一瞬恶魔巫师竟然反应了过来,侧了子虽没完全避开那一击,但少年手中的武器却只扎在了它的肩骨上,未免有些得不偿失,那恶魔巫师慢慢的转动子,继续念咒,而目标似乎也随着这偷袭而转移。

    大喜抓住机会,一个箭步飞上,冲着巫师的右后背狠狠下刀,可偏偏这迟钝的巫师一旦感受到攻击,就相当的狡猾,那拖沓的子骨顿时会向泥鳅一样的圆滑,再一侧,大喜扎偏了两寸,连刀也来不及拔,这巫师的技能竟然有些擦边的随着侧打出,那股子炙的气流迫着两人当即退开。

    或许是受了伤的缘故,巫师跺了跺骷髅杖,少年当即喊一声:“时机到了”

    灼稍稍有些使得皮肤辣呼呼的,她知道自己躲避的及时,没什么大碍,但还是有点微微烫伤,皮肤略微有些泛着红,忽然听到少年的高喊,大喜硬着头皮,一个高速冲刺,直接给抱在了巫师上,那股子凶悍劲,或多或少是给出来的。

    抱上巫师,她不做多想,用力拔出刀狠狠的瞄准巫师的右腔扎了下去,那巫师已然悬浮,大喜浑然不觉,捅了一刀再补一刀,她是打算一鼓作气瞄准巫师的心脏,彻底解决了巫师。

    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巫师果真被刺中了要害,它已回天乏术,直接从悬浮状态跌坠下来,因挣扎做捅的时间,巫师的流向奔靠朝了楼边沿,这一惨叫坠落的瞬间,少年高喊一声:“手给我”

    大喜这才及时反应过来脚下是空一片,可那巫师死死的抓住了她,似乎要与她同归于尽,大喜心道:完了。

    但还是反一个下腰倒着伸出了手,少年一个扑抓,竟然真的接住了她的手心双手紧扣住她那只手臂,双脚当即在自己被拽落出局的瞬间登住了矮矮的那一圈围绕在外的小石板,用力往后一扯,一鼓作气将大喜拉拽反抛回来,那巫师还死死的抓住大喜,与大喜一同摔在了顶楼中央。

    大喜本以为,那样的距离,少年是不可能抓住她,她甚至不敢想像这少年是抱着什么样的赴死决心来救下她的,她甚至不敢想,如果换做是少年这么坠下去,她能做到吗?

    能做到向少年一样那么高难度危险的半截在够去接,要知道那样做,绝大部分的可能是与她一同坠下这位高十多层的柏油大陆。

    少年躺在地上,干笑了几声:“吓死我了,还以为要跟着你一起飞出去。快汲取了灵魂,趁着援兵到以前,离开。”说着爬了起来,顺手挨个从死人的手里捡挑武器。

    大喜的心是颤的,但还是念动了‘灵魂汲取’,那灵魂入手一沉,她忽然会想,这对于她而言,是否太过沉重?

    两人快着步伐向楼下飞跑,忽地大喜警觉的听到下面传来了动静,连忙抓起少年的手,就近往屋子里一躲,少年呲了一声,被大喜急忙捂住了唇,贴在门板上没敢再动,脚步有在这一层反复走转过,说着一堆听不懂的咕叽,这其中大喜听出,少说来的有四个,虽然听不懂,但她能辨别声音,声源不同的有四人,脚步的凌乱像是还有更多,她几乎连喘气都几度想要忘记。

    索这些恶魔没有继续逗留。

    细听着外头的动静,那脚步声向上去了后,她才松了一口气,放开捂住少年唇的手,抓着少年便轻着脚步向下继续逃离。

    连续多亏是大喜那敏锐过度的危险意识,他们共避开了脚步声三回,才出了楼梯,回头时正巧看见小少年双眼一闭,如那断了线的风筝,一软,在下一刻被大喜接住时,全都泛着冰冷。

    大喜这才注意到少年被握住的手赫然的一条绽开来的新伤,从手肘到手腕,绽红的一大条,那是救她时被顶楼尖锐搓出的一截钢尖给擦划的,她记得被握住那一瞬,少年紧紧咬了呀那吃痛的模样原来不是嫌她与巫师加起来太重,而是刚好手肘卡进了钢尖里,疼的椎骨。

    这伤口触目惊心。

    “你是不是疯了你不知道如果死亡,就一辈子出不去了吗”她的咆哮中却是一双痛苦的眸子,生命无法承受之重,莫过于一个将他人看得比自己还重要的人,有一天被这么对待了。

    血还一直在流,她却因之前的紧张并没有注意到,而他们从顶楼一直逃到低层,这小少年或许是因为失血过多,出现了昏厥现象

    大喜再也顾不得,连忙将裙一撕,在他手臂上使劲一捆:“撑住。”

    迷糊之间,少年说:“冷。”

    一个反,将少年背驮上,咬着牙,苍白的面色是给急的,快步飞奔跑去。

    她这是要赶去医院

    目的地可以改,可是人不能出事。

    因为,我还欠你一条命。。.。

    P S:手打全文字首发,请记住本站的域名神-马=小-说的全部拼音了,非常好记。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一呼百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