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要收拾的‘捣蛋鬼’是他的徒儿?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喜兮 书名:网游之一呼百应
    ( )    跟着道士转过了几个路口,这便来到了乘风派的南宝山脚下,面前的大石碑上赫赫的赤红大字,刚劲有力的书写着“南宝山”三个大字!好不令人为之一振,瞧向那高耸的云梯,便是觉得,自给也成了修真之人了!

    一想到此处,大喜不感叹:未曾想到,自己所属的门派,这么帅气,云雾缭绕,好似她当真是步入了仙家之境。

    “阿嚏!”一个冷颤,不合时宜的随着她一个哆嗦:就是有点冷。

    道士皱了皱眉头:“徒儿。”这是提醒她,该得体。

    便也是早先的事,师父还记挂在心,否则也断不会把她揪回门派‘清修’了。

    她也没想到,这压根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天使堕天使两族怎么就跟她那无良的师父有了这段缘分呢?

    据说当时清风子气势汹汹与他那争来争去总见是老败下阵来的对手,乘风子,两人一并受邀而来的。说是行侠仗义,替这些异族人收拾那大闹圣的‘捣蛋鬼’!

    说起那乘风子与他总见是斗来斗去的最初的纠葛,实际上无非就是人家的道号长得像他门派的名字呗,面子上过不去,心里总有个坎不是,殊不知斗出了‘竞技的友谊’也就罢了,却总要是技不如人一筹。

    接着说他与乘风子二人来捉之事:

    那会,大喜与王子戚美滋滋的在树林里躲着烤吃,闲聊着有的没的,当是叙旧,若不是头顶上那醒目的道号被清风子率先瞧见了,及时拦下了乘风子,只怕乘风子的法宝已然砸来。

    随后,在师父的吹胡子瞪眼下(当然,师父没胡子),香喷喷的烤没了,她甚至还来不及吃上一口,便被师父拽着便离去。

    那移形换影般的步伐,足实让王子戚是追也追不上,一边闹不明是何况的大喜,一个劲得问:“师父,这是何故?”

    好让更加一头雾水的王子戚一个劲的在后喊:“你放开她!”

    这场面闹腾的,简直就是像那私奔在逃,被当即捉住,这才气得蹬鼻子上眼,拽着他那‘好徒儿’便走!

    Maybe在师父眼里,她这徒儿大闹天使族领域的行为,是可耻的,比‘私奔’更可耻。

    也当是嫌这一追一闹实在烦,清风子几个大挪移施展,便拽着大喜回了门派,途中还不忘一直叱喝他这‘好徒儿’作下些‘好事’来。

    大喜自然也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

    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可能,但它确实发生了,她与疯丸子胡闹一事,竟还上了NPC之间的通缉榜,这也太夸张,感NPC之间还能超越种族的界限,直接进行某种忽略了种族限制的交流。

    最可气的是,据说师父是本着行侠仗义的原则,接下了这份事的,听说其它非相关的NPC,就连天使族除那四个城池外的天使NPC都懒得接下这份事,不想帮这个忙,一副看戏态度,而她的师父竟然接下了!

    他接下了…

    开什么玩笑!

    她的师父不是去出妖降魔去了,不是还留下了遗言去的,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番‘痛彻心扉’的‘改过自新’的陈述感言后,师父那股子怒意,总算消去。

    便才领着她上了山,一边也嘀咕着,徒儿闹出这番事后,以后叫那乘风子有了笑话他的把柄,实在可气。

    上了山,拜了祖师爷,才晓得这‘气势宏伟’的师门,竟是如此的冷清,连个守门的待童都没有一个,空的倒像是座鬼城,故而白天才不见半个人影。

    正式拜完师,开始了解师门的‘辛酸史’,这才晓得,该师门也曾盛起过,只是某不小心被灭门了而已…大喜偷偷擦汗。

    师父瞪了她一眼,她的一举一动一个眼神可都逃不过他老人家的法眼,但转念一想:俗话说的好,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虽说这徒儿顽劣又丢了师门的脸,可退一步想,做人和学功夫那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

    只要这徒儿后肯一心上学,也不妨这一回的顽劣。

    便才示意:“起吧。”

    大喜硬着头皮还是问了:“师父,这回师父是不是打算传授徒儿技(险些蹦出技能两字)…额,我是说,道法。”

    清风子一听这徒儿开口便要求学,心中不免有了安慰,便才含笑着拍了拍大喜的肩,语重心长:“不错,为师还是期待的,期待乘风派能在你这一代恢复昔的鼎盛!”

    大喜一个激灵“徒儿会竭尽所能,不负师父的期待。”心下却乐开了花,言下之意,是不是暗示她去收一堆徒子徒孙…(咳咳!)

    道人再转了语气:“师父平里的仇敌比较多,故而,恩,怎么说呢,总之,你在外尽量别树敌便是,因为为师不好出面帮忙啊。”

    一般,游戏的门派中,门派npc只能在门派所在地方圆十里内活动,可她的师父是可以满世界跑,还能胡乱管管闲事的,此时竟然说这番话,显然是给她的来个当头棒喝!

    ‘仇敌多,四处云游,不好出面,乘风派曾遭过灭门之灾’大喜将这些关键词组合在一起,一想。忽地明白了!

    她心下大骂这游戏设置的卑鄙,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她,该门派的仇敌显然是有连她师父都不敢惹的重量级,这不是明摆着让她下意识的乱想,师父之所以一直云游,常年不在门派里,是为了躲避仇家?

    总算理解,为什么清风子只勉为其难的收过她这唯一一个入室弟子!

    估摸着人家早先是不愿意连累那些一心向道的大好青年的,原道是大好的仙缘如今细瞧,这才明了,那是‘歪师劣徒’必然组合!

    大喜现下,郁闷。想死的不行,出是乘风敌,留是乘风倒霉鬼。造化弄人,莫过于此!

    想到今后得夹着尾巴做乘风下一任掌门人,稍不留意,就算留意都有可能遭来无妄的灭顶之灾,大喜气就不打一处来。

    先是颁发了大喜一道士装,没什么属加成,完完全全的时装而已,也附了一柄青锋剑,攻击+5,让大喜感觉又回到了新手村…

    赏了一块玉佩,这玉佩有什么作用她不知道,许是装饰吧,又或者是腰牌,至少上面刻着的三字,她是看得懂的:乘风派。

    接着,清风子匆匆传授了大喜一心决,要她熟记,还指定了要她在这几内好好专心打坐,钻研这心决,再交付道:“门派的前景,还得看你这一代哩!”便先一步抽离去,说是去炼化法宝,还再三交代,要她这几打坐之余,顺便守守山门。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一呼百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