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既陌生又熟悉的你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喜兮 书名:网游之一呼百应
    ( )    就像是树叶在风中莎莎,就像是雨滴轻敲寂静的山岭,且让那云雾缭绕的黑暗森林里有了枝叶踩碎的‘噼蹋’声,再挥赶着一只迷失的小野兔,黑与白的对比下,兔儿的颜色是这般的渺小。“滴答”“滴答”透过密集压抑的枝叶,淅淅的落下几滴来。

    “你的眼睛里永远找不到一丝忧伤。”

    多年前的评定,多年前众人都这么认为的她。

    早随着时间的洗涤,冲刷得不剩下一丝颜色。

    可却在这一瞬间,从前的记忆像是那只迷失的小野兔怯懦着半塌的耳朵,慌张的,无助的跑了出来。

    这一瞬间,她终于看到,那世界中,白与黑的比对。

    沉寂了多少蹉跎的白色,却在这湿漉漉的心里,粘着泥水,颤着寒冷的出现了。

    “大喜?”

    疑问的语气,这是他第二次用这样的语气,第二次用这样的声音,作为他的开场白。

    周围是静的,这无疑。至少早随着王子戚的降临,组了队伍,一个传送,便来到的这寂静的场景中,或许是选点的错误,这般的环境里,却当真是飘着迷梦的水色的,霜降的颜色使得空气有种凝结感,漫天的白色,夺不走他上那洁白羽翼的皎洁,就像是回到了她多年来的梦境中。

    天使降临到她的边,在那无数的祈祷中,天使的光辉抹去她梦中的泪水时,每一回,天使的脸会在下一瞬间变成了疯丸子,再恶作剧般的在她额头上弹一个响指,大咧咧的问道:“你有愿望想要实现?”

    每一回,疯丸子总要生化了她梦中前来拯救她的那圣洁的天使。

    现如今,疯丸子站在她眼前,或许这确实是梦境,打破了那沉寂循环的老旧陈词,换了花样的降临了。

    “…你变了。”

    再相遇时,他却无话可说,至少,他没有咆哮,至少,他没有噼里啪啦一口气说上一大堆,让她无语与对,他是无话可说。

    看看他的脸,记忆中那桀骜不羁的少年也在岁月中被洗涤,她从未想过,疯丸子也可以看起来很成熟内敛。

    就像是某所高校的开学迎新会上,高一的新生抢了学长学姐们的舞台,顶着那拉风的火红发色的疯丸子,拽着她抢走了麦克风,清唱了一首自编自谱的歌谣:《粗鲁的刘大喜》。入学第一天,她就成为了‘名人榜’第二,疯丸子却为拿下了第一名而沾沾自喜。

    就像是初三毕业典礼上,疯丸子拽着横幅从教学区最高的楼上滑跳了下来,作为典礼背景的最高教学楼那长及整栋楼的巨大横幅里写着:“烈庆祝:王子戚(刘大喜)到此一游,并顺利毕业,告别九年义务制教育的启蒙青,特此留念!”落地的瞬间,一并踩塌了庆典上那高高的彩虹桥,一并连倒了庆典的木画版面,在音箱报废以前,校长那惊怒的声音通过麦克风在整个典礼上画上了“圆满”的句号:王~子~戚!

    如果她的记忆不曾这般的鲜明,她不会惊讶。

    如果她还活在那些子里。

    沉默,不该有的沉默,她却沉默了,哪怕此时,她应该很高,却更加悲伤。

    王子戚终是没提有关她昏迷的事,笑了笑,笑容有些生硬,显然是在努力抑制另一种表,他说:“你63级了,上排行榜了啊。”

    王子戚这一打岔,大喜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一直都没注意等级,或许是为了避开之前僵硬的局面,她说道:“等等我加点。”顺手打开角色面板,将点数快速分类:

    ID:翱小游(道号:小风子“不可隐藏状态”)

    种族:堕天使???

    职业:亡灵法师

    级别:63

    坚强:???善恶:???

    魅力:8

    信仰:-10

    诚信,力量:0

    敏捷:0(+15)

    精神:16

    智力:130(+10+6+5)

    体质:11(+20+10)

    魔法系攻击:231

    魔法系防御:97

    物理系攻击:-8

    物理系防御:22

    攻速:10

    连击:1

    暴击:28

    闪避:4

    血:598

    蓝:3713

    同时【叮----获得魅力值5点。提示:您当前的等级大于(或等于)55级,您有权选择接受,或者拒绝。】

    顺手点了拒绝,大喜回应了话题:“是,63级了。”

    “排行榜每三个小时刷新一次,还没看到你,是BG提升的等级?你行啊,待会刷新出来,一定是全区第一名了。”

    “第一应该会是矿泉水,不是我。”

    “你…朋友?”

    朋友…

    大喜不知道怎么回答,游戏里的朋友?

    刚认识的朋友?

    又或者是,背负着同样命运的同伴?

    大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一时间又陷入了沉默的僵局。

    英俊的年轻人下定决心,改变这样僵局:

    “嘿!大喜子。”

    “有事,疯丸子?”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早已为自己已经忘了这样的习惯,却还是在反应过来以前,这么应了,就好像是她其实一直活在从前,只是她一直没有意识到而已,当然,这仅仅是某种意义而言。

    皎洁的羽翼挥了挥,伸出那捏做的拳头,轻轻砸在大喜的左肩上:“来场友谊赛。”

    就如同同样的人,同样的方式,如果她真的活在以前,那么她应该还疯丸子左肩上一拳,然后说一句:没门。

    在疯丸子再三的刺激下,她才会去参与,参与疯丸子一向疯癫的‘友谊赛’,输赢对半,但那时候的她会乐意见到疯丸子被她比下去之后,抓狂的‘不服输’行为。

    她没有回应,或者说,是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与什么样的份。

    年轻人将她的手捏住,带动着往自己的左肩上一锤,笑着说道:“很多年没被你‘捶’过,一直都有些怀念你那时的狠劲啊!”

    猛地,只察觉对方的手从自己的掌心溜走,在心刚坠下的失落中,又一拳,出乎预料之外,却是期望之内的,姗姗来迟,伴随着闷沉的一声响,抵在了他左肩上。

    “比什么?”

    大喜的语气,不温不,却多少,有了点熟悉的味道。

    这不痛不痒的一拳,多少化解了点他心中的低落,含笑应对:“既然都是‘鸟人’,比飞行吧。”

    “你不会是打着我此时被附带的瞩目效果的主意,想去玩家集中的地域,疯一回吧?”

    “知我者莫若大喜子是也。”

    ……

    明明两人的心,都很痛苦,却努力的去维持着各自的潇洒:

    关于“渐冻人”,他们只字未提,哪怕那是最纠结在痛苦根源的病因。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一呼百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