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心理反攻略:矿泉水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喜兮 书名:网游之一呼百应
    ( )    又听矿泉水在队伍中说道:“选NPC。”

    贝勒爷一脸的烦躁,再一看大喜的脸色,竟都是如此令人压抑。

    他按照矿泉水的提示,点了NPC选项,再看向大喜,只问了句:“你还好吧?你脸色很差。”

    “没事。”如果把‘脑海好似一片浆糊’当做是没事的话,她的确是有事。

    回答了贝勒爷,也勾选了选项,大喜又低着头又沉默了起来。

    “第九十七位辨别成功,是否继续?”

    忽地,收到了矿泉水的私聊消息:【矿泉水】你是队伍中心理暗示最强的,你知道吗?下一次,请不要再直视对方的眼睛,之前的NPC仅一个眼神就催眠了你,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推理闯关,这是一场心理战,如果你不懂得如何保护好自己,至少你应该做到,不看不听,不受心理暗示。

    大喜一震!

    刚想说点什么,又或者说她现下确实已经陷在一种矛盾的内心挣扎中,已经有种必须找一个突破口的急迫感,也许是求助,也许是退出,总之是一种很乱,却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可能会说些什么,做些什么的想要去表示。不管是什么,她还来不及开口,系统就已经出现了提示音,矿泉水也在下一瞬间应了“开启”。

    对话模式再度重现!

    他们已经熬到第九十七位正解,其中只错过两次,换句话说,眼前这位如果是按照数目表,她是该队友第九十九次开启对话模式的扮演者。

    这回,因该角色是扮演玩家,贝勒爷也没什么好在前解说的,却不再开口,显然是在努力克制他那将走火的绪。

    大喜则是频繁的调节呼吸,试图挥去那不断在脑海中盘旋的问题,越是想竭力去阻止,越是起到反效果。

    她此时就像是锅上的蚂蚁,一进去当听到千篇一律的自言字说的陈述时,大喜就像是受到某种引导,之前那位的最后两分钟里所抛出的每一句都历历在目,往她心口使劲的捅!

    苍白的脸色下,开始不断的冒出虚汗来,即使她已经刻意的无视该环境中的角色,可她却不可抗拒的在脑海不断的产出一个又一个的念头,甚至她开始怀疑主神所说的话。

    是的,她怀疑。

    ‘通过考验之后,回去能成为一个健康的人?’

    主神凭什么来保证的,这是她之前未曾考虑过的。

    ‘你是队伍中心理暗示最强的,你知道吗?’冷不丁,矿泉水之前的那句话及时浮在脑海,大喜下意识的一个冷噤。

    这一瞬间,她意终于识到:自己一直还沉浸在之前的‘所谓催眠状态’中,要知道她从不是一个自负的人,也绝不会拿自己去试险,当机立断,连忙申请退出谈话剧

    也没观战,只转向了FB场景中那一片绿郁小型植被园,频繁的调节呼吸,努力的克制意识的乱窜,试图冷静下来。

    五分钟后,在矿泉水的提醒下,大喜选择了NPC,提示又正确。

    再下一个开启时,大喜再次退出的同时,无意中看到矿泉水脸色很差,当然,那会因大喜还深陷在混乱中,再说她也帮不了什么忙,也就没上心,只继续退出后,面对绿郁的植被园再次的调节着心态与思维的混乱。

    五分钟后,矿泉水提示,这回的提示不同,矿泉水竟然出错了。

    并且,刚开启后,矿泉水首先发话:“翱小游,用完提示再走。”

    大喜点了点头,只噎着那份难受,这回的角色是直接拿她开炮的,她已经尽量无视,向系统申请提示。

    数量选择:3。

    剩余次数:9。

    提示共三条,一真一假,随机一条,顺序排列随机:

    1,作为一位NPC,她已交付过数量超于三千的任务。

    2,作为一个新手级别的玩家,她升级很慢。

    3,她是玩家,并且她还是一位心理博士。

    这提示帮助不大。

    但可以排除第二条,明显是错误的。

    矿泉水说起过,从她言谈的逻辑方式,可以得出,她是个急子的可能很大,故而第二条排除。

    这时该角色扬起声调,只说了一句:“全世界最孤独的一颗心,啧啧!”

    矿泉水的脸色就瞬间变了,从未有什么表的面部,微微的有了点变化,呼吸也重了两下。

    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须知,无论怎么说,矿泉水已经撑过了一百零一个判断,再是铁的神经,也多少会有种半崩溃的疲惫。

    更何况之前大喜没有参与的那一局对峙,矿泉水竟然猜错,并且脸色就明显的不太好,显然是承受力一种警戒线,即使大喜顾自都无暇,但她有眼睛,能看得出来矿泉水的明显不对劲。

    之前选择的是NPC,但提示错误,也就是说,之前是发展在玩家与玩家的对峙中,矿泉水落败的。

    究竟是什么样的玩家,可以把矿泉水在短短五分钟内弄到如此地步?

    少说,得是个心理方面的高手吧!至少在大喜眼里,矿泉水是她见过该类中最强的一位了。姑且将之前那位定位‘心理博士’之类,系统总不能再送一个这类的玩家过来不是?

    该角色开始针对矿泉水说着一些跳跃的语句,却让矿泉水的脸色更加的难看起来。她不知道矿泉水此时正在思考什么,事实上她也不算了解矿泉水,但总怕此时的矿泉水并没有在思考排除或是判断的问题,而是向她之前一般,无法自拔的陷入某种混乱的挣扎中。

    想到这。

    大喜连忙分散矿泉水的注意力,一边也想搏一搏“还剩下1和3,之前既然是玩家,总不见能出那么多善于伪装的玩家,要不搏一搏,选NPC?”

    矿泉水没有回应,只几个深呼吸后,再抬眼与该角色对视,声音似乎有种隐隐的微怒:“你是不是童年过得不如意?被人欺负?被人嘲笑?”

    大喜没敢在正面位置,所以她只能看到该角色的背影与矿泉水此时的眼神。

    那眼神,该如何形容?

    凶!

    对,是一种可怕的凶神。

    她并不知道该角色是否有所反应,至少她从该角色那滔滔不绝的自演自说中,觉得矿泉水的话似乎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不由的在想,不会是矿泉水陷入了半崩溃状态了吧?

    可她真的,不敢。不敢迈出步伐去帮助自己的‘战友’一同观察,又或者是去帮忙捕捉些什么细节,之前那一个眼神的导作用,太可怕。

    就在这时,矿泉水又说:“我只想告诉你,我的童年…”稍稍的刻意顿了下,接下来的几个字,音调很重“比你快乐!”

    对方还再继续,但矿泉水霍地从凳上站起,冲众人打了招呼“出去吧。”

    离开时,那人终于不再说什么了,却也没有回头,大喜下意识看的时候,场景的切换中,不知是不是幻觉,总觉得那人好像在颤抖?

    他们这一回提前了一分四十七秒,就从谈话中集体脱,刚一出来,就听到矿泉水说:“选玩家。”

    他的脸色似乎还是照旧一般的沉,但此时细看,却觉得与之前看到的不同,似乎没有那种无力感,反而有种隐隐的怒气。

    贝勒爷犹豫了犹豫“你确定?”

    大喜则直接勾选了玩家。

    矿泉水的眼神,自从刚露凶以后,一直都有种犀利的感觉,随着贝勒爷的疑问,他转向贝勒爷,那冷的眼神仿佛在看的不是人,他开口说道:“还有你,你是NPC。”

    与矿泉水这惊人的答案同出,大喜面前竟然弹出选择框!

    您所在的队伍中,有人对队友的份提出了质疑,关于这份质疑,您如何看待:

    1,怀疑被质疑的队友贝勒爷。

    2,怀疑发出质疑的队友矿泉水。

    该FB还可以质疑队友?

    大喜一震!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就像是一阵龙卷风迎面席卷而来。

    同时收到了矿泉水的私聊:【矿泉水】磨叽什么?选了直接通关。

    贝勒爷也在这时爆发了,暴跳如雷:“你M脑子是不是烧坏了!”

    骂咧完,贝勒爷涨红的脸转向大喜,咬牙切齿的求证,或者是一种酸“翱小游,我是不是头上挂着任务图标还是咋地?我是NPC?我是?”

    两人四目,直直的向她来。

    她该如何抉择?

    甚至还没从那浆糊的状态中抽,就面对这样的问题。

    紧握的拳松开,她选择了第一项,只轻声说了句:“贝勒爷,对不住了。”

    信任?她不见得是新人矿泉水高于贝勒爷,事实上,她的绪也是一片混乱的状态,思考不受干扰完全是不可能的,只是下意识的,或许是完全将思考屏开,直接用所谓的直觉,选择了第一项。

    如果大喜此时思维与绪是正常的,不受异端干扰,她一定会选择第二项,至少任何一个理智的人,都不会选择第一项。试问,贝勒爷从FB第一关一路与他们走到了FB第三,都快结束的节骨眼上,猛地有人说贝勒爷是NPC,一个思维理智都清晰的人,是绝不会相信的,更多会去怀疑,怀疑矿泉水的精神状态,至少,一如既往没任何绪波动的他,在谈话场景出来前,曾出现过失控。

    可偏偏就是这样的混乱,使得大喜鬼使神差的选择了正确的答案,随着大喜的选择,系统的声音扬起:“恭喜玩家矿泉水,翱小游辨别成功一百次,并辨出了本关的隐藏BOSS,积分一次累积自动上调为满分:三百积分。完美通关成功!FB关闭倒计时开始:10,9,8…”

    矿泉水似乎并不是早预料到这一切,他的脸色反而更加的难看起来,完全从他上找不到一丝胜利的喜悦。

    贝勒爷竟然笑了,摸着后脑勺,在系统提示的同时,冲队伍里说道:“矿泉水,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能不能说说?”

    矿泉水依旧沉默。

    贝勒爷并没有得到答案,同时,倒计时进入0秒状态,大喜与矿泉水同时被送出FB外。

    大喜不是不好奇,只是她现在却没那份心思去好奇,这所谓的第三关,就像是个磨耗人的监牢,出来后,她只觉得似乎终于可以呼吸,却还是抑制不住的烦躁与混乱。

    刚刷新出FB口,就迎来了主神早先承诺的奖励,大喜后的羽翼随着降下的光,染成了同色,并且沐浴在不断往上飞涨的升级地光中,她却提不起一丝生气来,与矿泉水并排站在那里,沉的就像是上空的乌云。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一呼百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