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你的眼泪有点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喜兮 书名:网游之一呼百应
    ( )    阻止了红塔山打算将天使们搬来支援的念头,驱除邪灵这件事或许会比较麻烦,但总好过一群空降的天使们有可能真会动摇堕天使种族的民心强。

    再不济,大喜也是知道的,天使与堕天使之间的种族矛盾,如果真跑来一群‘圣洁的天使’前来助阵,或许第一个被驱逐的人,就是大喜这位‘领导’…

    解决令人困扰的问题,不一定非得用武力,常理而言,如果说达尔坦斯老店铺里住着一个可怕的恶灵,武力也许是个好办法,当然,前提同样是站在堕天使的立场。例如:‘召唤天使下凡’可以不用考虑,直接PS。

    是的,那仅仅是种假设,可大喜要面对的,仅仅是令达尔坦斯感到困扰的邪灵。

    可怕的恶灵与困扰的邪灵,有区别?

    有。

    达尔坦斯屋里住的只是让人无法再待下去的邪灵,并未曾听说害死了人命,这就是关键。至少翼卡艾告诫过大喜:NPC没有无限复活。

    “它总是会在夜里将我那盛满金币的钱罐给摔破。”

    或许这句话才是道出了达尔坦斯最困扰的问题,远比‘它不时的满屋子乱窜,货物总是摆放好又被撞倒’这句陈述来得更贴切,何以见得?要知道达尔坦斯的货物,可不是易碎品,它们远远经得起‘摔倒’再‘摔倒’。

    喜好闹的人群继续跟进,当一众人来到达尔的老店铺前,达尔缩了缩脖子,说道:“喔,我还是不跟进去了。”

    即使是面对人群中隐隐的嘲笑,达尔心意已决。

    大喜下意识的摸了摸脖上王后留下的那条项链,率先踏进了达尔的老店铺,狂战与塔山着卷轴相继跟进,或许屋里的‘鬼’实在等不及了,刚一踏进门槛,里面就传来巨大的撞击声,像是铜器重重摔出的声音,确实

    暗沉的地下室,那滚落在地的铜器还在地上打转,发出声响。

    在一个狭窄的角落里,一个影背对着她,捂脸蹲地,似乎很难过的样子。

    或许,‘它’就是所谓的邪灵,至少‘它’的体显得有些透明。

    大喜缓缓靠近并且出声询问“请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困扰需要帮助?”

    “没了没了,都没了。”邪灵并未转,似是自语“…达尔竟然搬空了这里。”

    “那么你认识达尔了?”

    角落的背影微微有了点反应,稍稍直起了腰杆“怎么能不认识,我是达尔的祖父。”

    狂战士与红塔山相继也钻了进来,在这略微暗沉的地下室里,两人啥也没看到,除了那在地板上离奇转动的铜器。

    但他们却是听见‘涅槃’的声音,就像是在与空气对话。

    “您是达尔老板过世的祖父!”大喜吃了一惊。

    背影侧了侧头,偏着视线看了大喜一眼,急忙说道:“您能离我远一点么,失去羽翼的王。要知道即使是失去了羽翼,您仍旧是王,邪灵是无法靠近您的。”

    大喜一愣,连忙倒退了几步,这才意识到对方的痛苦可能是自己带来的“很抱歉。”

    背影又转回了头,捂住脸“失去羽翼的王啊,我生前做尽好事,死后也并未伤害无辜。”

    “不,你误会了。”或许是邪灵的话提醒了她,她现在的份是‘NPC’,及时修正了之前的敬语,改用你来称呼“我不是来伤害你的,只是想要跟你谈谈。”

    略微迟疑“好吧。失去羽翼的王,您想从我这知道什么?”

    “既然你是达尔的祖父,又是最疼他的人,为什么会做出让达尔的店铺无法开下去的事呢?”

    他转过了脸,竟然流泪了,他是这么说的“达尔这孩子不擅长与人分享,在我离去的时候,他还没有这么吝啬,可您看看他如今是什么样?没有人喜欢达尔。”

    “那你是因此而生气,才会愤怒的破坏达尔的店铺吗?”

    祖父的眼泪不住的流淌“我是想提醒达尔,可没人能看见我的存在,除了您,没人能看见我,听见我,无论我怎么做,达尔都并未察觉到是他的祖父回来了。”

    这是多么冰凉的倾诉,如同他的眼泪,那一种被人遗忘的清冷,那一种想要尝试却被误解的凉心。

    大喜深吸一口气“所以你才一次次摔碎了达尔的钱罐,只是为了想要提醒达尔,注重与人分享。”

    可就在这时候,突如其来的事发生了!

    就像是猛然敲下的电击,重重砸在了大喜口!

    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体随着这一下电击,而弹起,她瞬间坠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当时在场的狂战士与红塔山先是看到NPC涅槃化作一道白光,凭空消失,下一瞬间两人还来不及反应,也相继被白光笼罩,接连被传送开。

    白光一过,他俩回到了各自的出生地!(从地图里可以看到队伍的另一名成员)

    ……

    …

    大喜瞬间跌入了黑暗之中,那好似是真实的电击曾敲打在她口,她的意识是清醒的,可却什么也看不见。

    她一时间有点闹不明白,是不是系统又出错,耳边却听到了仿佛来自很远的声音,断断续续:

    “…心率…”

    “家属请…”

    “…稳定…”

    隐隐的不安悄然升起。

    断断续续的声音拼凑在了一起,她才肯定这场景是在抢救病人,而她觉得,这病人正是自己,故才不安。

    时间就像是赛跑,她从一开始的不安,逐渐转向了冷静。

    慵懒的仰面躺着,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从依稀听见的各种声音,她能判断出发生了什么事。

    随着时间的赛跑,从断断续续到依稀听见,从依稀听见到清晰明确……

    沉默,她向来的沉默。

    只静静的听着“……生怕某一天,她突然恶化了。生怕那一天来临的时候,她会承受不了:无法动弹,无法说话,进食困难,最终连呼吸的权利都被剥夺…真的很怕那一天…这孩子,本想一辈子瞒着你的。”

    …

    一滴冰凉的眼泪划破了空洞的黑暗,滴落在大喜的左脸上。

    ……

    大喜缓缓闭上眼睛,许久,许久她懒洋洋的自语:“疯丸子,你非得这么哭哭啼啼吗?”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一呼百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