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隐瞒真相

    “龙!”用肘部顶了顶有些出神的看向远方的宇龙,右京有些疑惑的问道“刚刚你说的那句中文是什么意思?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不···”晃了晃头,将自己的思维拉回现实,宇龙叹了口气答道“只不过···不···也许只是下意识的说出来的吧···”悄悄回头瞟了一眼背着那个女生,宇龙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明明是不可能的事···是我想太多了···”

    “?”

    看着脸上挂着无奈而又有些苍凉的笑容,右京的心仿佛揪了一下

    {果然是在想她吗?也是呢···自己和他只不过是莫名其妙凑起来的一对···也许只是自己太过自信了也说不定···}这样的想法冲击着右京的思维{是啊···在他眼里也许我只不过是一个非得要和他在一起的傻女孩而已吧···}

    想到这些,右京忍不住垂下头叹了口气

    “不是,我在那郁闷你怎么还跟着郁闷起来了?”看着一脸郁闷的右京,宇龙有些好笑的问道“交往久了以后难道还会出现心灵感应吗?”

    “感应你个头啊!喂!”几乎是下意识的,右京的吐槽攻击发动。不得不说,右京的大阪腔吐起槽来效果果然是非同凡响···

    (吐槽三人众:这是什么话···)

    “当初,我和她相遇呢,可以说是非常戏剧化的···”一边走着,宇龙仿佛是自言自语一般说道“和她邂逅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她被外校的学生拦道而我当时又不知道为什么满腔血的冲了过去···现在想起来···呀勒呀勒···”摇了摇头,宇龙有些自嘲的叹了口气

    “然后呢?”略微有些听出宇龙说这话的意思的右京轻轻的问道

    “你可能是认为英雄救美然后来了个happy.end吧?”宇龙继续着那对往事充满了回忆而又有着些许无奈的声音说道“结果你猜?结果是我不但没保护得了她而且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没等右京回答他的问题,宇龙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有够挫的吧?”仿佛是征求右京意见似的,宇龙微微回了一下头,随即又看向前方“然后,然后我们就这么认识了···就这样,两人很快乐的度过了将近一年的时期···”宇龙的嘴咧了一下,然后继续自顾自的说道“我想想···是谁先告白的呢···我?还是她?记不清了···反正就是这么回事···”

    “那···”那你还喜欢我吗?右京看着宇龙背着那个女生的背影,后面的话被硬生生的卡在了嘴里

    “放心吧···我不是那么没分寸的人···明天应该就会恢复了吧?”仿佛是说给右京听又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一样,宇龙耸了耸肩“好了,走吧”

    【小乃接骨所···】

    “东风医生!我进来了!”推开大门,宇龙径直走进了病房···由于个人兴趣,所以宇龙经常到东风医生那里来找些医学书籍来看···长时间下来和东风医生混的也很熟,当然也得到了可以随时出入接骨所的许可···

    “呦!宇龙!晚上好!”手里还拿着一本书的东风医生走了过来打着招呼道“右京也在啊,小孩子在晚上不回家可是不好的哦”

    “先别说这个”把背后背着的女生放在病上,宇龙有些严肃的说道“她被一个小混混欺负了,受了点伤,帮她包扎一下吧···”

    只见那个女生闭着双眼,看起来好像已经睡着了的样子

    {还真是无防备呢···}看着女生的脸,宇龙在边上摇了摇头

    把书放在茶几上,东风医生走过来说道“可能会费点时间,茶水先自己泡一下吧”指了指放在茶几上面的茶壶的茶杯,看起来东风医生真没把宇龙当外人

    “知道了”宇龙点了点头,和右京一起走到客厅

    而就在东风医生给那个女生包扎的时候,看起来在睡觉的她的大脑却在飞速的运转着

    {看起来应该就是他了没错···}

    {没想到那种仅仅会出现小说里的场景还真的会出现呢···}

    {不过和龙在一起的女生是谁?}

    {记得没错的话好像是一部动漫里的人物···}

    {久远寺···右京···吧···}

    {很亲密呢···男女朋友吗?}

    {也是···这事归结起来还是得赖小生自己···}

    {如果那天没有和他吵架的话···如果那天我们在放学后就重归于好的话···或许我们就不会到达这个世界了吧?}

    {相隔了半年的时间···却是以着这么个样子相遇的···}

    {小生还有留下的必要了吗···}

    {他们过的很是幸福,看起来每天都很开心···}

    {还想着和他重归于好?别自欺欺人了小雪同学···}

    {那样的话第三者是小生而不是她···小生也没有立场去干扰他们的生活···}

    {龙也不希望那样吧?}

    {是啊···就这样···作为朋友一直呆在他的边也不错···}

    {就···这样吧···}

    等到女生···不···还是叫她小雪比较好···

    等到小雪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上的几处擦伤已经被包扎完毕···东风医生不知道去了哪里,整个病房就只有自己一个人而已···

    “没人了?”小雪忍着上的疼痛感坐起来,环顾着整个房间···

    雪白的墙壁与天花板,放在边窗户旁的柜子和上面摆放着的花瓶,自己坐着的病和对面的病分别靠在屋子的两端,一片整齐而又利落的景象···由于是晚上,病房里显得十分安静,除了墙壁上时钟齿轮的转动的机械的声以外,并没有其它的声音···

    “难以想象小生是在其它的世界呢···”小雪叹了口气,心里自言自语道{龙呢?回去了吗?也是···天也黑了,他不可能一个人在外面晃悠吧?半年多,怎么地也得找到一个住所了吧?住在哪里?也许···她的家吧···}想到这里,小雪的心隐隐的痛了起来{也不知道龙认出了我没有···不···没有吧···}

    就在小雪在这边独自推测的时候,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然后就看着右京端着两杯茶水走了进来

    “醒了吗?感觉怎么样?还疼吗?”看着坐起的小雪,右京把茶水放到柜子上,拖了一个凳子坐到了的边上关心的问道

    “不算太好”打量着自己面前的女生···留着及腰的黑色长发,头上绑着一个白色的类似于发箍一样的纯白色丝巾,墨蓝色的双瞳中透露出稳重的神色,上穿着整的黑色中式长袖便服,看起来好像是某所高中的校服···斜挎着一个鹅黄色的背带,而在背带的后面斜插着一个巨大的铁铲,虽然看起来很沉,但是那个女生似乎感受不到铁铲的重量似的行动自如···虽说背着这么一个既具有攻击的武器,但是迎面带给人的却是亲切和善的感觉···

    {难怪会喜欢她···}小雪在心里自言自语道{真是···比我强多了···}想到这里,小雪不叹了口气

    “怎么了吗?”看着被悲叹了一口气的小雪,右京关心的上前问道

    “没什么···”小雪简短的回答了一句后看向漆黑的窗外···由于外暗内亮的原因,自己贴着创口贴的脸映照在玻璃之上,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那个···”右京犹豫了一下后伸出手说道“我叫久远寺右京,请多指教”

    “向凌雪”这是小雪到达这个世界后所使用的假名,但是不知为何,在她说出假名的那一瞬却有了一种心痛的感觉“那···请多指教了···”握住了右京的手,小雪说道

    “那个···”思索了一会,小雪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请问···你和宇···不···你和背小生过来的男生是侣关系吗?”

    “是啊”右京点点头说道“他叫宇龙,中国人,和我一样是风林馆高中二年e班的学生···诶?你怎么知道我和他···”疑惑的看着小雪问道

    “没什么···猜的···”打住了想要告诉右京实的念头,小雪摇摇头说道

    “那先就这样,天也晚了,你先休息吧”右京站起说道“呃···还有就是你的那把刀现在放在楼下的客厅里,还有就是···”踌躇了一下,然后右京说道“龙叫我带个话给你···就是···现在虽然没时间,但是以后会找你好好谈一谈的···”右京说罢叹了口气“不过不用太在意,那个家伙的定时抽风是大家都知道的了,那就这样,晚安”

    说罢走出房间,轻轻的关上了门···

    走到楼梯的中间,右京渐渐止住脚步,目光柔和了下来,用着有些落寞的声音看着病房的木门喃喃道“晚安···小雪···”

    【屋内···】

    “该不会已经被发现了吧···”躺在上,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小雪自言自语道“说什么要和小生好好谈一谈···啊啊啊···”抱怨似的喊了几声,然后在不自觉的在嘴角挑起一丝笑容“真是···没变呢···”

    【20分钟前···屋顶···】

    “膝切···吗···”坐在小乃接骨所屋顶上的宇龙看着手上的武士刀自言自语道“传说中渡边纲一刀击面一刀击膝的双刀之一···”

    把膝切从刀鞘中抽出,70厘米左右的刀刃在雨后清明的月光下散发着幽幽的光芒···宇龙用手抚摸着刀面上暗色的铭文“看起来这玩意相当古老啊···”

    独自叹了口气,把膝切放到自己的腿上,然后从背后抽出鬼切来···看着和膝切极其相像的约1米长的刀,同样铭刻着看n多不懂的符文···

    “这算是什么···”宇龙半月眼的自言自语道“可以私自理解为‘符文之语’吗?如果可以的话那又是什么?amnralmallstohm′(武装号召)?shaelumtir′(新月)?还是helelvexortgul′(死神)?”

    (吐槽三人众:这只是单纯的在凑字数吧?魂淡?)

    “这么说我和小右救下来的女生就是那个膝切的拥有者了呗···”宇龙看着天上的月亮说道“且不说发扬里·鬼剑术什么的···不对···话说这个剑术的破名字是谁起的啊!?是因为无人能挡所以变得格过于偏执的你吗?渡边纲老师?”

    无聊的某人对着已经便当多年的某古人进行着无意义的吐槽中···

    “算了···不玩了···太傻···”叹了口气,宇龙一边看着那两把刀一边自言自语道“看起来是有必要确认一下了···”

    “确认什么?”右京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后面

    “说实话我觉得这事有点蹊跷···坐···”拍了拍自己边上的屋瓦,宇龙接着说道“如果她真的是膝切的主人的话,应该是不会被那种货色打成那样吧?”

    “虽然对方是垃圾···还是不可燃的那种···”右京插嘴说道“但是被对方抢走武器的话也丝毫没有办法呢···也不知道她现在的伤势怎么样了···”流露出担心的神色

    “看起来你好像很担心她啊···”宇龙笑了笑后有些严肃的说道“不过说实话···算了···话说你听说过即视感这种东西吗?”

    “略微听过一点,怎么了?”

    “见到那个女生的时候我就有这种感觉,仿佛在哪里见过她···”宇龙挠挠头说道“不过具体点就想不起来了···也许是这次的事和以前和你讲过的那次很像吧···真是的,一到关键时候这个大脑就掉链子···赶明去五金店换一个去···”敲着自己的脑袋说道

    “不要说出这么毛骨悚然的话啊!”

    “算了···”站起,宇龙说道“我回去了,这么晚大叔他们也会很担心吧···对了···帮我带句话,说我有时间的话我就会去找她,我有些事要找她谈一谈···为了确认某些事···先走了,拜···”背起鬼切,把膝切交给右京,宇龙缓缓地走下屋顶···

    看着宇龙消失的背影,右京低头叹了口气“在他提到事的时候你的子明显抖了下···如果我的推理没错的话···不对,我怎么也开始说这话了···”自我吐槽了一句,右京抬头看了看月亮“是你吧···和龙一样,我们的异世界客人···”

    【病房内···】

    “应该和他说明况吗?”小雪枕着双手仰面躺在病上说道“如果他已经知道事的真相的话···嗯···看起来有必要和他谈一谈了···”

    小雪坐起来走下楼梯“真是的,搞个穿越还这么费劲···”叹了口气后推开客厅的大门,拿起放在桌子上的膝切后把它自信的包在布袋里,然后夹在腋下走出了小乃接骨所“这里算是乱马的世界吧···看起来知道自己应该去哪了···”

    【道场内···】

    “宇龙!竟然回家这么晚!”

    “不要对年轻人这么严厉嘛天道兄,你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吧?”

    “你再说什么啊?早乙女兄?你难道不也是这样的吗?”

    “啊啊啊!天道兄!竟然揭我老底!”

    “你说什么啊?难道不是早乙女兄先揭的我老底吗?”

    “阿诺···”看着那边独自吵起来的madao二人组,宇龙头上垂下一滴汗“乃们还训我不了?不训我可就回去了···”

    ·····1分钟·····

    “算了···我回去了···”半月眼的叹了口气,宇龙站起来走出道场,后面两madao的争吵仍在继续···

    【到了第二天···】

    “大家好!小生叫向凌雪,请多指教!”钻蓝色双瞳,头顶像戴发箍一样戴着一个墨镜,留着银色长发的女生对着二年f班的全体学生微微鞠了一躬···

    “那么凌雪同学”雏子老师指着宇龙边上的那排说道“你就坐到宇龙同学的边上了,欢迎融入二年f班这个大集体!大家欢迎!”

    嘛···事的结果就变成这样了···

    ————t.b.c.————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乱马之异世界的来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