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良牙、机场、夕阳、远方

    话说我的小说还有那些不足需要改进的地方,请大家在书评区说出来,我也好改进一下···感觉写的不是很好呢···

    【两周前···某处···】

    “这···这里是···”在一个树林里,一个穿着黄色练功夫,头上绑着黑黄相间的丝带的男子拄着一个木棍一瘸一拐的前进着“这里是哪里?”

    没错,能以这种方式登场的,除了一人不会有其它的可能···路痴大神,响良牙登场

    只见良牙把手臂挡在额头前,遮住从树冠的缝隙中入的阳光,眯着眼睛看着天空“可恶···完全找不到方向了···”

    话说良牙自从在回到本后和乱马等人分开后,便直接去了隔壁镇

    没错,只为了去寻找他的恋人

    云龙明

    那个继承着自己爷爷的遗愿,努力找出犯人的侦探···

    ·····

    (某导演:不好意思拿错剧本了···上面ng切掉···1、2、3、开拍!)

    ·····

    云龙明

    那个继承着自己爷爷的遗愿,不曾嫌弃自己的变体质的少女···

    想见她···真的很想见她···

    和自己写下的书信全部在背包中存放着,每当拿出那些信件,她的脸庞仿佛就浮现在自己的面前···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她了···真的···很长时间···

    她过的还好吗?

    胜锦怎么样?

    ·····

    就在良牙的大脑思考这些事的时候,本人却在不断的在那个树林里绕着圈子“这个树林为什么这么大?”良牙不解的自言自语道“从来没有看到这么大的树林···但是看这里的地形却又不像是深山···这里是···哪里!?”

    画面被无限的拉开···最终在一个小公园的一个小树丛边上停下···嘛···看起来良牙的路痴体质这辈子治不好了···

    【两周后···天道道场···清晨···】

    ‘前言略,三天后我会到达···此事万分火急,切记,勿忘。响良牙’

    看着手中的信,乱马挠了挠脑袋“这家伙又怎么了?”

    “该不会又是闲不住要来和你决斗了吧?”宇龙漫不经心的答道“不过···他不觉得这个任务实在是太困难了吗?基本上不可能完成的说”

    “哪里···”乱马摸着后脑勺笑道“我没有那么厉害啦···哈哈哈···”

    “谁在说你啊?”宇龙半月眼的说道“我是说···寄信后三天内从隔壁镇赶到这来···这个任务对于良牙来说太困难了···”

    “虽然后面说的十分属实但是前面我觉得很是不爽”乱马一抹鼻尖“怎么?对于我的格斗能力产生怀疑吗?告诉你,我在格斗上是从来不会输的!绝对!”

    “是是是···自恋的笨蛋先生···”小茜一边往杯子里倒着茶一边说道“也不想想看当初良牙君练成狮子咆哮弹后把你打成啥样···也不谦逊点···在格斗上比你厉害的要多少有多少,小心别受伤了···”

    “这算是在担心我吗?”乱马半月眼的问道

    “嗯···差不多啦~”小茜答应了一句后把杯子放到乱马的头上“给”

    “等一下!小茜!话说刚刚你可是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的说!”竖着手指,宇龙教导般的说道“你应该说‘人家才不关心你呢’而不是说‘嗯···差不多啦~’之类的话!这么说可是傲的大忌啊!话说作为傲女主这一点一定要记住的说!”

    “·····”乱马和小茜两人同时在心里这么想道{不认识他···我们不认识他···}

    【大门外···】

    “到···到了···”拄着木棍的良牙抬着头看着牌匾一字一顿的说道“天道···道场···我···终于···”

    拼足自己剩下的力气,良牙一拳击在了木质的大门上

    ‘嗵’

    ‘咔嚓’

    随着木门的一声闷响和少许木质崩裂的声音,良牙也虚脱昏倒在地上

    {我···}良牙感觉到自的意识正在不断的消失,秋风的寒意不断的侵袭着自己的体{完了吗···是啊···毕竟是三天不吃不喝不寝向着这里赶来···}

    良牙的嘴角一丝自嘲的笑容{也许···真的完了呢···大概吧···}

    {武道家的一生就是这么终结的吗···也许···呵···不甘呢···不过···与其这个···小明···小明···不要···不要走···}

    {也许···真的呢···}

    “良牙君?良牙君!”

    “没事吧?良牙?”

    这是良牙失去自己的意识之前,听到的最后的话语···

    【客厅内···】

    “良牙君怎么了?”看着倒在褥子上的虚弱的良牙,小茜一脸担心的自言自语道“生病了吗?还是怎么了?”

    “不会又是遇到什么奇怪的雪女或者怪物什么的吧”乱马说道“嗯···能把良牙击败的家伙,不是等闲之辈啊···不过没关系”拍了拍小茜的后背“这个家伙是不会那么轻易的挂掉的···放心好了···”

    “小···小明···”倒在褥子上的良牙的表不时变得很是狰狞“不要走···不要···呃···”断断续续的说完这句话之后,良牙再一次脱力失去了意识

    “小明?”听到这话的小茜微微的皱起了眉毛“良牙君和小明发生什么了吗?他说的不要走···是什么意思?”

    “不会是和云龙明闹别扭然后云龙明离家出走,然后良牙来找了吧?”端着水走进屋子的宇龙说道“他不是又在说不要走吗?”

    “不知道,不过看起来还是遇到了什么麻烦的敌人了吧?”乱马说道“放心吧,等这家伙醒来后我就替他报仇”握紧了拳头,一脸志在必得的样子

    {果然是纯天然无污染的100%纯正血白痴了啊···}宇龙叹了口气{不过···说实话···相信光是和自己喜欢的女生说话就会脸红的良牙和纯天然呆的云龙明之间能吵上架的我估计也离医院不远了吧···呀勒呀勒···}

    “小明!”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良牙猛地坐了起来,豆大的汗水沿着额头滑落“哈···哈···”喘着粗气“小明···小明···呃···这里是···”

    “醒来了吗?良牙君?”看着醒来后的良牙,小茜关心的问道“怎么了吗?”

    “小明···要快点找到小明!”良牙挣扎着想要从被褥里站起来“不然···不然···不然的话···”由于体力不支,良牙失去重心摔倒在褥子上“不然飞机就要起飞了···要快点···快点···”

    “总之先冷静一下,休息一下···”拍了拍良牙的肩,乱马说道“把事都告诉我们一下可以吗?”

    “嗯···”

    【四天前···】

    “终于···终于到了···”看着眼前熟悉的福猪相扑道场,一风尘的良牙欣慰的笑道“在外面迷路了这么多天···我终于回来了···”

    想象到云龙明看到自己后的样子,良牙感觉现在此时他已经被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包裹着···

    “是啊···回来了···”良牙放下背包,从里面拿出手信,一脸微笑的走向道场的大门

    “小明!小明!我回来了!”敲了敲道场的门,良牙向着里面喊着

    但是···除了秋风吹过落叶的‘沙沙’声音以外,没有任何一点回应他的话的声音···

    “我回来了!响良牙回来了!”良牙向着里面喊道

    依旧没有任何回答他的声音···

    “小明!”良牙扔下手信,不断的敲着大门“小明!小明!小明!难道···”良牙的头脑中出现了一个危险的警告“小明有危险!我要去救她!看招!”伸出手指,然后一指头杵向边上的围墙···

    仿佛是刺入豆腐中的钢锥一般,良牙的手指直接插进了围墙之中···

    “爆碎”就在良牙口中说出这两个字的同时,手指四周的围墙开始向四周放状的散发出大量的裂纹“点——!”与此同时,被震裂的围墙猛地向着良牙手指的方向一个下陷,然后就瞬间爆裂开来···

    在爆开的灰尘落定后,原本完好的围墙此时却已在良牙的面前破开了一个两米直径的大洞,而且还有着要继续崩裂的趋势···

    “小明!”良牙直接冲进院内···空空如也···

    冲进房内···同样的空空如也···甚至连家具都没有留下···

    但是在云龙明房间的门上却贴着一个信封,而那个信封上写的是——‘至良牙君’打开信封,看见干净的信纸上用着清秀的笔体写着:

    良牙君,贵安?

    当你见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这里了吧?

    由于发生了许多的事,我们全家准备搬去北海道。但是却没有通知你···老实说,这是我的过错。留下了原来的房子,虽然锁上了大门,但是我相信你来找我的时候能够进来看见这封信。在这里,我要和你说一声,对不起。

    我们准备全家在9月15去搭乘傍晚的航班,如果你在那之前看到了这封信,我希望你能够来找我们···如果能够见到最后一面,我会很开心的···

    因为···以后···也许就见不到了吧?

    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我真的很快乐,真的,真的很快乐···

    所以···谢谢你···良牙君···

    云龙明

    【天道道场···】

    “小明准备全家去北海道?”看着良牙从兜里掏出的信纸,小茜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为什么?为什么她要离开这里?”

    “很多的可能吧?”宇龙靠在墙上说道“比如父亲突然调职之类的···呀勒呀勒···这不直接成了‘迷之转校生’了嘛···不过···”

    “不过?”

    “我说···9月15就是今天吧?”宇龙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现在已经临近中午了,如果现在出发乘电车去东京机场的话或许还赶得上···”

    “你来这的原因也是这个吧?”乱马拍了拍一脸失落的好友的后背问道“但是一下子把体搞成了这样···真是服了你了···”

    “走吧···”把手臂搭在乱马的肩上,良牙吃力的站了起来“去机场···我要见小明···即使那是最后一面···”

    “嗯”帮忙扶起良牙,宇龙回答道“准备出发吧···”

    【东京内某旅馆···】

    “良牙君···”一个留着长发的可少女看向窗外,独自喃喃道“对不起···”

    “噗西噗西”从房间的影处缓缓走出一头巨大的福猪,只见那个福猪也是有些悲伤的蹭了蹭那个少女的腿,仿佛是在说‘主人,不要再伤心’之类的话一般(不要问为什么宠物会被带进旅馆···纯属剧需要···)

    “胜锦···良牙君一定会赶来的吧?”低下头摸了摸福猪的脊梁,云龙明轻轻的抱住了胜锦,眼睛中充满了泪水“他···他一定会看到那个信赶来的吧···”

    “噗西噗西”

    “嗯···他一定会赶来的···”忍回去即将落下的泪水,云龙明点点头说道

    “噗西噗西”

    “小明,把行李收拾一下”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从房门传来“傍晚的航班没忘记吧?准备出发了!快点收拾东西吧!”

    “不可以再等两天吗?妈妈?”云龙明听到这话,双肩失落的垂了下来,但是还是尝试着问了一句“良牙君他···”

    “虽然不知道那个男孩怎么样”那个女人的声音透过门传来“但是你也知道我们要搬到北海道的理由,为了你的未来必须要这么干···”

    “只是为了那里的学校的升学率高吗?”听到这话,云龙明有些抽噎的问道“放弃了爷爷留下来的道场,只是为了让我去那个什么学校···为什么···”虽然声音很是悲伤,但是坚强的她没有落下丝毫一丁点泪水···

    “不是说过了吗?”女人的声音也变得有些不耐烦来“转学手续已经办好了,那边房子也买好了,你还想怎样?为了你的学业,这件事必须这么办!快点收拾东西了!”

    “是···”

    【傍晚···东京机场候机大厅···】

    “胜锦呢?”四下张望着,跟在后面的云龙明问道

    “你爸联系朋友带着胜锦去坐船到那”云龙明的妈妈说道“怎么可能会把福猪带到飞机上呢···放心好了,虽然速度比我们慢了点,但是在三天后就会到那···”

    “但是我们难道不能再等两天吗?”云龙明有些不甘心的问道“良牙君他也许现在正在赶来的路上呢”

    “关于这点我也没办法”云龙明的妈妈说道“那只能说是他自己看到那封信的时间太晚了,和我们没关系”

    “怎么能怎么说?”云龙明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一切难道不是你弄出来的吗?最后还要推给良牙君···我···我最讨厌妈妈了!”说完这句,扔下行李包,准备向着大门外跑去···但是就在她迈开第一条腿的那一瞬,手腕就被人从后面钳住···

    “不要任”他的声音···久违的···他的声音···

    “良牙君···”回头看着那个头上绑着黑黄相间的丝带的男子,强忍了很久的泪水沿着脸颊流下“良牙君!”回过扑在良牙的前,云龙明在他的怀里抽泣着“我知道你会来···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嗯···”轻轻的答应一声,良牙抱紧了云龙明“小明···我来了···”

    “良牙君!”泪水开闸一般,长久的思念和自己的不舍全部化作泪水流出,云龙明索在良牙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我不想走···我不想离开你···我不想离开大家···”

    “不要任···我所认识的小明是一个温柔而又善解人意的女孩,而不是为了一点小事而和母亲争吵闹别扭的女孩···”良牙只是觉得鼻子酸酸的,但是他却以着意志忍了下来,良牙说道“你只管去完成你的学业···那是你最重要的···听伯母的话···”

    “不···我不想离开你···”云龙明哭着说道“不想···我不想···”

    “我没有让你离开我···”良牙摇摇头说道“且不说我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迷路到你那里去···”自嘲的苦笑了一下“和我立一个约定好吗?小明?”

    “约定?”抬起满是泪水的脸,云龙明看着良牙问道“我们之间?”

    “没错···”良牙一字一句坚定的说道“在你学业有成的时候,写信给我,我会去找你···然后···然后和我在一起好吗?”面前17岁的少年虽然还有着一丝一毫的稚气,但依旧以着极其认真的目光看着自己怀中的少女“可以吗?小明?”

    “嗯···嗯!”点了点头,云龙明再一次把脸贴在良牙的前“让我这么抱你一会···可以吗?良牙君?”

    “嗯···”点点头,良牙坚定的答应道“当然了···”

    【半个小时后···候机大厅外···】

    “办好了吗?良牙?”看着走出来的良牙,乱马和宇龙问道“和她见面了?怎么说的?”

    “没什么···约下了一个···只有我和她知道的约定而已···”良牙看着远处天空飞翔的客机,有些平静的说道“小明···加油!”

    夕阳的余辉的照耀下,少年坚定的面容上流下两条清流,看着远处,口中喃喃自语“一定···一定要加油哦···就像我们约定的一样···”

    ————t.b.c.————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乱马之异世界的来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