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传说中的名刃―鬼切

    ( )    话说乱马从宇龙的病房出来之后,正好和要上楼的小茜打了个照面,不过幸亏这是医馆,这要是在道场,以小茜的速度绝对会和乱马撞个满怀,不过作为作者,我是不会让以后的剧穿越到现在来的==!

    乱马看着忙三火四的小茜问道“小茜?什么事?”

    “哦,乱马。东风医生做了饭菜,正让我上楼去叫你呢”

    “饭菜?呃???小茜???你是不是没插手?”在乱马心中,第一可怕的如果是猫的话,那小茜所做的饭菜绝对会是在前三名之列???

    “没有啊,是珊璞在帮忙,怎么了?”看起来小茜还没有转过来弯“啊,差点忘了。乱马,今天向宇龙自我介绍时???”

    “啊,你说那个啊,怎???怎么了?”乱马想到那句“我叫天道茜,是乱马的未婚妻???”时,脸也顿时变得一片红

    “就是说???我???”

    当小茜的脸快要变得和乱马的脸一样红时,宇龙的病房的们‘吱呀’一声打开了(怎么感觉这么诡异呢???),然后一个非常特别以极其不和谐的声音在他们的耳旁响起“嗯?要开饭了吗?话说我肚子早就饿了???诶?你们在干什么?”宇龙一边解开差点把他捆成木乃伊的绷带,一边说道

    “我???我们什么都没干啊???”乱马支支吾吾的说道,但他很快就发现???他和小茜的脸相隔不到10厘米???这还是算上高度差得出来的???所以他和小茜的脸变得更红了???

    “宇龙,你不是重伤吗?不要乱拆绷带啊”小茜很快调整了一下绪,并且认为脸没有刚才那么红时才开口说道,但她忘了很重要的一点――人越是想让自己脸不红,结果他们的脸就会变得越红。所以,小茜的脸的颜色可以和乱马有一拼了

    “嗯?你说这个?我早就好了”宇龙扬扬手中已经被团成一团的纱布一脸轻松的说道,不过这也是实话,ZERO的满级治疗可不是盖的

    “不是???你早上才被送来诶”乱马不相信的说道,毕竟被车撞后能这么快恢复的可以说是世间少有???即使是被主角光环所保护的他自己也不例外

    “大家!开饭咯!”珊璞的声音从一楼传来

    “嘛,快去吃饭,小夫妻要说啥要干啥(想歪的请自觉面壁)等吃完再办”宇龙推着小茜和乱马向楼下走去“吃饭是一个灰常神圣的事

    “谁跟他/她是夫妻了!你不要搞错了!”乱马和小茜难得的异口同声说道。但很快他们就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在脸变得更红时,同时发出了“哼!”的声音后并着肩走了下去

    “阿拉,都这样了还不算是夫妻?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不坦白啊”宇龙发出了这一感慨后跟着他们走了下去

    {年轻人?你以为你多大啊!况且要是你没出来的这么‘及时’我估计小茜就会说出来了,唉???果然这事还是要让男生说吗?}乱马在心里这么想到

    {什么吗,要是乱马能坦白一点就不用这样了,变成这样还不是你的错。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在这时候出来。难得准备把话挑明了???}小茜在心里这么想到

    什么叫心有灵犀一点通,大家都看到了。连抱怨都能说到一个人上==来???我们为可怜的宇龙集体默哀3秒钟???

    “aiya(珊璞说话之前那个‘发语词’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打了)乱马,小茜,你们的脸怎么这么红?难道?你们背着我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珊璞怀疑的说道“宇龙,你下楼时听见他们说什么了吗?”

    “我没有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宇龙面无表的说到“我只是看到了他们在干什么(电脑屏幕前作者碎碎念到“这不是报复、这不是报复、这不是报复???”)”(与此同时,乱马与小茜瞬间进入了石化状态???)

    “哟,宇龙。伤好了吗?”东风医生依旧那个笑眯眯的样子

    “啊,托您的福,我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宇龙穿过那两座石像坐在桌前“那两位,你们不吃吗?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不过看这两个人,要干什么事还需要背着别人吗?”后半句明显是对珊璞说的

    “那我就开动啦”乱马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桌前,旁边是脸色还有点泛红的小茜,当然了,还有那个满脸醋意的珊璞。瞬间,周围的空气里充满了大量的电火花???而且她们完全没注意到正在看着她们的满头黑线的宇龙

    “对了,乱马、小茜、珊璞你们今天就先住这,明天把宇龙带去你家。今天已经很晚了啊”东风医生说道。

    “哦,那就谢谢了”乱马他们答到

    【第二天???天道道场】

    “哦,你就是乱马和小茜所救的那个人?昨天小茜已经在电话里和我说了”天道早云说道“不过,这里是道场。如果你能赢得了乱马的话就让你住这”

    “OhHoo”变成熊猫的玄马举着木牌,上面写着:熊猫也赞成。

    “是啊,如果你住在这的话,月支出又会多了”小靡一边拨弄着算盘一边说道

    {看起来这个家伙果然有当熊猫的潜能吗?}宇龙心想。

    “行啊,正好我看看宇龙你的功夫怎么样?7天后在道场比试”说这话的是完全不嫌事小的乱马

    “额???哦,我知道了”宇龙嘴上是这么说心里却在暗暗叫苦{我完全不会功夫啊????完了完了,出师未捷先死啊???不行,我必须学个一招半式的???}“哪,我先出去练习了。毕竟是比武,随便就知道别人的能力是不太好的???那???7天后见,乱马”

    “嗯,我很期待哦”

    “嘛,反正别抱太大希望就是了。拜拜,乱马”宇龙走出了天道道场

    “这个家伙,看起来很强呢,小心啊,乱马”早云和玄马提醒着乱马

    “在格斗上我还没输过呢”乱马一边说着一边走进自己的房内,心里却在想到{宇龙,到底是什么样的对手呢?真是令人期待啊}

    【深山中???】

    宇龙一个人在山上走着???额?你说小茜他们家附近好象没有山,不可能,山是绝对有的,你看良牙出场时80%都是从山中走出来的,所以,天道道场边上绝对有山!额???好象跑题了诶???那啥,导演,把这段掐了???

    宇龙一个人在山上走着,边走边在想{死作者,写什么不好?非得让我和乱马PK,就我这三脚猫功夫???我估计会是秒杀???}“嗯?那里怎么有一个庙?”宇龙看着深山中的庙宇,心里不觉的感到一阵恶寒???

    “那位施主”一个和八宝斋高差不了多少的老和尚站在宇龙的后面说道

    “鬼啊!”宇龙从小就怕鬼???貌似现在也是???

    “太失礼了,你就是这么说老人家的吗?”那个和尚貌似是生气了

    “拜托!是你先吓我的”宇龙很无奈的说道

    “这位施主,我从你的神色来看,貌似你要和一个强大的人决斗,而你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对?”那个老和尚一遍拨弄着手上的念珠一边说着

    “是???人果然不可貌相???”宇龙自言自语道

    “请随我来”老和尚说罢,向寺院内走去“我有能让你变强的方法”

    “我说???老和尚???你不是喜面流的?”宇龙突然想起在某一集良牙的悲惨遭遇来了???

    “喜面流?那是什么?我只是看你的上颇有灵,好像是它所认同的人啊”老和尚头也不回的答道

    “它?什么东西?”宇龙感到很奇怪,不过知道老和尚跟喜面流没有一点关系后,他的心也放回了肚子里

    “嘛,请跟我来”老和尚走到一个像是储藏室的房间之前,推开门,回头对宇龙说道“到了”

    “喂,老和尚,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这???这是???”宇龙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次穿越到本真是没白来???

    只见在空空的屋内飘着一把被N条拇指粗的锁链所封印的太刀,看着太刀上刻着的符文和刀上那幽幽的蓝光,宇龙觉得这肯定不是什么寻常物件。

    “这是鬼切,传说中四天王之一的渡边纲曾用此刀斩断过妖怪的手,是传说中的名刀啊。不瞒您说施主,这把刀一直在寻找新的主人。我看施主你上的灵气很不一般,很有可能就是鬼切新的主人,怎么样,要试试吗?”老和尚似乎看出了宇龙的心思,在宇龙发问之前把刀的历史讲给了宇龙

    “怎么试?”明显宇龙已经被那把刀所吸引了

    “你亲自走过去,报出自己的姓名。如果你是它的新主人的话。”老和尚说道“当然,如果你不是的话,你就会被封印在炼狱之中,永世不能脱出。话说古往今来被封印的不止几千人了”

    “切,什么封印,我才不信呢,你说我可能是它的主人对?那这把刀我要定了!”宇龙双手插着兜,走到鬼切的面前说道“呐!鬼切!我叫宇龙,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新的主人了!”

    “啊!不能对鬼切这么说话的。你这么傲慢,是会受到诅咒的啊”老和尚痛苦的捂上了眼睛,脑海中仿佛出现了宇龙被鬼切诅咒而惨死的画面“我不该让他来的???罪过啊???佛祖!惩罚我!”

    就在老和尚为自己的事向佛祖忏悔的时候,宇龙却被眼前的一切所惊呆了。只见鬼切上的蓝光越来越强,上面的铁链也渐渐的松开了对鬼切的束缚,飘在了半空中。鬼切也以极高的速度向宇龙飞去,就当宇龙快被鬼切来个对穿时,宇龙直接伸手将鬼切握在了手里,刀上的蓝光渐渐褪去,化成了一涓涓蓝色的细流,注入了宇龙的体内。“这是???”宇龙的脑海里想过电影一般闪现出了一系列练刀的动作,同时,脑海中又浮现拿着一把和鬼切差不多的刀的少女的影子???

    “这???这是???施主,你是鬼切的新的主人啊。恭喜你了。”发现宇龙没死的老和尚高兴的说道“来,这是刀鞘。”施主,这把刀上的灵气很重,要小心啊”

    “是吗,谢谢你的提醒了。”宇龙把鬼切收回鞘中,背在背上,独自向山下走去“我要去练刀法了,再见,老和尚”

    看着宇龙远去的背影,老和尚摸着自己的脑袋说道“奇怪???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他什么?唉???年纪大了就是健忘啊???”

    【7天后???天道道场???】

    “臭老爸!看拳!”

    “乱马!你还差得远呢!”玄马嘴里叼着一个樱饼向院子跑去,而乱马在后面穷追不舍???不用说,肯定是玄马抢了乱马的茶点???

    小茜在旁边看着那两个打得不亦乐乎的父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心中想到{什么时候我做的料理能这么受欢迎呢???}不过对于目前只有烧水合格的小茜来说,这一天似乎很遥远啊???

    “有破绽!”乱马一个扫堂腿将玄马踢入水塘

    “OhHoo!”变成熊猫的玄马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道:乱马!你就是这么对你的亲生父亲吗?

    “是啊,是又怎样?”乱马抄起一块板砖向水池中的玄马

    只听‘咣当!’‘扑通’“OhHoo”三个声音,头上顶着一个包的玄马换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简直就是个悲剧!(为作者我表示认同==)

    “什么吗,臭老爸!你不还是???嗯?有杀气!”乱马本能的向右方跳去。只见一道寒光闪过,原先乱马踩的那块鹅卵石被劈成两半。而在石头的前面,是手里拿着鬼切,眼睛已经变得全蓝的宇龙

    “喂,宇龙。干吗搞这种突然袭击?话说你的刀法不错吗???”

    “能够避开吾的剑术,汝等非等闲之辈”宇龙面无表的说道。

    “宇龙?不,不对。你不是宇龙?”乱马咬着牙说道“你到底是谁?”

    “吾乃四天王之一的渡边纲,汝等鼠辈,乖乖的被我打败!里?鬼剑术之奥义:疾风剑!”话音刚落,宇龙???不???还是称他为渡比较好,虽然是宇龙的体,但看起来已经完全被渡的魂魄所附了???

    渡在喊出‘疾风剑’这三个字后,形突然瞬移到了乱马的后,紧接着就是一股凌厉的剑气朝着乱马袭来。乱马双脚发力,跳出了由剑气构成的火力网

    “玩真的吗?猛虎!高飞车!”乱马手中瞬间积聚了大量的斗气,然后把凝好的斗气弹发了出去

    “雕虫小技,不足以挂齿!”渡的形一晃,竟迎着气弹冲了过来“里?鬼剑术之奥义:飞龙奔雷斩!”渡全都被自己的斗气和剑气所包裹,像一把刀一样从中间将气弹切开直奔乱马而来

    “来得好!秘拳!飞龙升天破改良版,飞龙降临弹!”在说这些话的同时,乱马在心中说道{宇龙,你就老老实实的在我的秘拳之下恢复原状!}只见乱马在空中使自己的体自己旋转起来,迎着渡的斗气冲了过去???

    而乱马这个大胆的举动可把边上的人吓坏了???在小茜她们看来,这种用自己的体去与由剑气所包裹的渡相撞,跟螳臂挡车看起来没啥区别???

    “快停下!乱马!”小茜喊道,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心上人受伤不是

    “乱马!无差别格斗的未来就在你的手里了”说这话的是玄马,话说谁给他拿的水?

    只见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到底乱马能否战胜宇龙呢?而宇龙能否回到原样呢?且听下回分解???(众读者把作者拉下去一顿拳打脚踢“你丫的装什么单田芳!”)\');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乱马之异世界的来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