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探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筑梦者 书名:贵妇难当
    罗昊像小时候那样把头枕在穆老夫人的膝上,“老祖母放心。”

    穆老夫摸着孙子的头发道:“你要好好的开导你娘子,她也不是那不明事理的人。”皱了皱眉头又说:“至于你大嫂,暂时别追究她了,你也别怪老祖母不偏帮你,若她没怀孕,说什么我也会给她点颜色看看,但是罗家子孙为重啊。”

    “若说大嫂和清幽滑胎的事一点子干系也没有,骗谁也骗不过去,清幽心里也清楚,只是孙儿觉得委屈了她。”罗昊坐正看着老祖母道,“她这段时吃也吃不好,晚上反反复复都睡不着,也请老祖母也依我们一回,大嫂的事让我们自己做主吧,一切都等大嫂把孩子平安生下来后再算。”他见老祖母面色犹豫,赶紧加上最后一句。

    穆老夫人抚了抚孙子的背,“唉,我这一把老骨头了想得个安宁都没有,我这一辈子没看错多少人,就惟独看错了你大嫂。只有你娘把她当宝似的,你也别怪你娘偏心,毕竟你与桐丫头都不是在她膝下长大的,她偏你大哥也是人之常。”就像她不也比较偏眼前的孙子,所以曲清幽滑胎的事她内心没少难过。“有件事,你倒是要考虑考虑了,我听你姑姑传回来的消息说,皇上有意让三司会审盐案,看来皇上准备要拖我们下水了。”

    罗昊眉尖紧拢,盐案从开拖到秋末,时已经很久了,皇上亲审了几回没效果,现在又想拨回三司会审,“孙儿早就知道皇上有此打算,荣先生也建议我最好暂时回避一下。”

    穆老夫人眼放精光地看着孙子道:“现在就是好时机,你娘子滑胎的事已经传遍燕京城,正是最好的借口。”

    半晌后,罗昊才说:“这事等我与清幽商量一下再做决定吧。”他怕她在这节骨眼里糊思多想,那样更伤体。

    穆老夫人又道:“也好,你娘子也是心思缜密之人,小夫妻俩有商有量,子才过得舒坦。”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高云淡,“入冬下雪前带她到庄子住一段子,心舒畅了也好再怀下一胎。”

    罗梓桐命丫鬟们煮了些补子的汤水,亲自送来莲院,刚掀帘子进来,就见二嫂正趴在一个大肚子孕妇的上不知道在听什么?苍白的脸上一直带着笑容。

    “表嫂,真动了。”曲清幽兴奋地道。

    “二嫂?”

    曲清幽忙坐直子,“小姑来了?”子往旁边挪了一下,“快点到炕上来坐吧。”

    徐繁颇为好奇的盯着罗梓桐看,什么时候这罗姑娘与她表妹这么好了?转了?“表姑娘真是越发俊俏了。”

    “康表嫂来了。”罗梓桐打了声招呼,然后又看着那个孕妇,她二嫂刚滑胎,这孕妇要来也不会选个好时辰,这样难道不会刺激到二嫂?

    曲清幽指着裴氏道:“这是我表嫂,裴夫人。”

    安国公世子徐子征的夫人?罗梓桐笑着说道:“裴夫人这孕都几个月了?看样子快生了?”

    裴氏摸着肚子一脸和蔼地笑道:“要到明年初呢,只是这肚子看着大其实月份还不足。”

    徐繁看着罗梓桐没假丫鬟的手亲自把补品倒在一个青花瓷碗上,手摸了摸碗旁边,确定不不凉时再递到曲清幽的面前,“刚好入口,别找来当借口,这可是我让人做的补品,你可不能拂了我的好意,要不然我可与你没完的。”

    “我怎么会拂了你的好意呢?只是我现在没什么胃口,待会再喝。”曲清幽笑道。

    “待会就凉了,你要再不喝,我二哥可要为难了。”罗梓桐突然冷着脸道,她到现在仍然不大喜欢曲清幽,但是为了让二哥安心,她才会做这些琐事。“你最近可都瘦得不成样子了。”

    徐繁担心地劝道:“清幽表妹还是趁喝吧,小脸都尖尖的,我看了都心疼,更何况表妹夫?”

    裴氏也劝着说:“养好了子以后才好怀孩子啊,你以前都这么劝我,怎么轮到自己就想不起来了?”

    曲清幽笑着道:“一个个都来讨伐我,我喝还不行?”用汤匙舀起来慢慢喝。众人见她肯吃东西,这才放心的说起话来。

    趁着罗梓桐被丫鬟叫出去说事,裴氏问徐繁,“小姑,你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啊?”

    徐繁歪在曲清幽的上,懒洋洋地道:“还没,我婆母说过些子带我到普陀庵里上香,求观音送子。还说那儿香火鼎盛,去求子的人一求就怀上。”唐定康现在不知又迷上了什么人,十天半个月不在府里是常事,看来她要生个孩子还是漫漫长路。

    罗梓桐再进来时,后跟着罗昊并那四皇子赵稹,炕上正闲聊的几人急忙下炕来见礼。

    赵稹笑着道:“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二表嫂好些了吗?”

    曲清幽忙恭敬道:“都好了不少,劳下挂心了。”她站起时晃了晃,罗昊急忙扶着她。

    徐繁与裴氏不好待下来,找了个理由家去,曲清幽正要相送,罗梓桐就揽下道:“二嫂还是好好歇歇吧,我去送就得了。”然后不待曲清幽回话,径自掀帘送客去。

    赵稹瞪大眼对罗昊道:“二表哥,我今儿个是不是眼花?桐儿那丫头什么时候那么懂事了?真是开眼界了。”

    罗昊笑道:“四皇子真是少见多怪,我这妹子什么时候不懂事了?”

    赵稹道:“那可是在你面前,当着我的的面,这妮子说话可不客气。”

    罗梓桐回返后进来听到这话,冷笑了一声道:“表哥今儿个来好像是专门来挑我的刺,我可不记得啥时候得罪你?”

    赵稹只是笑笑并不与这表妹辩驳,反而看向曲清幽道:“母后嘱我来看看二表嫂的状况,二表嫂的气色果然如传言般太差了,二表哥,把沈太医请来开几副补子的药吃吃。”

    罗昊把炕枕塞在曲清幽的腰后,让她靠得舒服一点,“正有此意,只是沈老头最近为牛痘的事忙得不可开交,恐怕没这个精神为人诊病。”

    “说起牛痘的事,父皇也极为关注,他沈太医试验成功,也不会少了二表嫂的赏赐。”赵稹道。

    “我又没做什么,只是希望天下的人都不要再感染上这种疾病就好了。”曲清幽道。她只是知道方法而已,自己又没有实验过,这些还得靠医者的探索然后才能大力推广。

    安姨娘与罗梓杉下了骡车正想进院子里去,忽而见到有皇家的侍卫,看来是四皇子来了,罗梓杉道:“姨娘,我们还是下回再来吧。”

    安姨娘看了看这阵势,也不想进去自取其辱,拉了女儿又折回去了,嫡庶有别,叹道:“你若是与三姑娘一样的出就好了。”

    罗梓杉趴在生母的膝上,“女儿不后悔做姨娘的孩子。”知道庶出的份被人看不起,可是出又轮不到自己选择。

    罗昊要送赵稹离去,赵稹摆摆手示意他好好陪陪曲清幽,笑着朝罗梓桐道:“桐儿送一送表哥吧。”

    赵稹提议步行出府,罗梓桐自是陪着,一路上两人都很少说话,看来各有心事,罗梓桐打断沉默道:“表哥不会只是单单代表姑姑来看望一下二嫂吧?”

    赵稹转头笑着伸手抚摸了一下罗梓桐嫩滑的脸蛋,“桐儿为何这样问?”

    “别动手动脚的。”罗梓桐板着脸退后一步,这表哥现在越发放肆,“有话好好说。”

    “桐儿真是伤表哥的心,亏我们俩还是青梅竹马。”赵稹一副被伤害到的样子,只有那双漆黑的眼眸满含笑意。

    “得了,表哥别拿桐儿来开玩笑。”罗梓桐冷哼一声,若不是知道他府中的美人不少,她还真以为他对自己有意。

    赵稹接住树上一片落叶,回头道:“桐儿,我何时拿你来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她才不信他的话,罗梓桐脸上变了颜色,这表哥在打什么主意?脑海翻滚,咬了咬嘴唇,一声不吭地转就走,一众丫鬟赶紧跟上,留下赵稹在原地。

    赵稹也不在意,咬了咬手中的落叶,摇摇头道:“说真话都没人信,赵稹啊赵稹,你哪儿得罪那丫头了?”想了想无果,赶紧去办正事要紧。

    莲院里,钟嬷嬷端着盘子在外面徘徊了好久愣是不敢进去,自那天的闹剧后,二爷就没赶上搭理她,她也就在府里住了下来,可二爷没发话说要让她再回府里当差,她的心都是七上八落的,看来还是要二发话才管用。定了定神,她挑帘子进去,鸾儿一看到她就瞪了一眼,刚想作声。

    钟嬷嬷就抢先朝躺在炕上的二道:“老奴炖了一碗鸽红枣汤,二滑胎后喝这个最补,还请二赏脸尝尝?”小心翼翼地搁在炕桌上。

    罗昊端起碗来亲自喂妻子道:“娘子,乖,喝一点吧,今儿个你都没吃过多少东西?”

    曲清幽脸歪向一边,“我没胃口,不想吃。”

    罗昊揽着她在怀里,哄劝了好久,她才勉强喝了一口,钟嬷嬷顿时就满怀希望。喝了有小半碗后,她才道:“钟嬷嬷,若你真心悔过,再回府里当差也是可以的。”

    钟嬷嬷赶紧跪下道:“老奴真的知错了,还望二开恩。”

    “原先妈子的待遇是不能给你了,当一个普通的婆子,你可愿意?”曲清幽道。

    “愿意,老奴愿意。”钟嬷嬷现在哪还会再端架子?若不要,还不是得回头给人洗衣服,再说定国公府里她还是有一定的人脉,总比去那些低三下四的人家里当佣人强多了。

    曲清幽没再吭声,罗昊挥手让钟嬷嬷与一众丫鬟出去,等钟嬷嬷出去了半晌后,她才道:“你不就是希望我留下这老婆子吗?”

    罗昊拿帕子给她拭了拭嘴边的汤汁,“钟嬷嬷在这府里有几十年了,府上的事她都知晓,将来你接手国公府中馈之后,她说不定还能帮得上你的忙。再说现在你有恩于她,她也更会尽忠于你。”

    “你倒想得长远?”曲清幽道。

    罗昊叹了一口气道:“沈老头曾说过大哥的寿命短则三年,长则五年,将来你我上的担子可不轻,清幽,你可要快点好起来。”说完,低头吻着妻子的没有多少血色的唇。

    曲清幽只是被动的任他吻着,罗昊的手伸进她的衣内抚摸了一下,叹道:“你真的瘦了很多,摸着都硌手。”

    “嫌硌手就别摸。”她赌气道。

    自打她滑胎后,整个人都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来,罗昊大力地把她托起来,让她靠在他的肩上,“娘子,我是心疼你。”

    “我知道。”良久后,曲清幽才道,她看着窗外那灰蒙蒙的天空,半晌后才又道:“闳宇,你打算什么时候向皇上请辞呢?”

    罗昊原本整她那些略带凌乱的秀发的手怔住了,这事他还没提,她怎么知道的?她看出了他眼中的错愕,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正是好时机,你放心,我也不会糊思乱想。”再说,若以她来当借口,她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起码他疼妻子的话也会传遍燕京城,将来阻挡某些人“好意”时也好有个借口。

    罗昊抚着她的脸,吻了吻,“老祖母说要我带你到庄子去休养一段时,可好?那儿没有燕京城里的规矩多,而且环境也还好,到时候我再带你到庄子外走走。”希望换个环境,她能心舒畅一点。

    “嗯。”曲清幽也希望暂时能离开一会儿,在这里她觉得太压抑了。

    罗昊低头吻了吻她的鬓发,“等我的事了了,我们就出发。”

    穆老夫人的生辰将至,唐夫人想着给婆母办一个生辰宴,兴许能为自己搏回些许欢心。她的子从未难过成这样,自打那天的闹剧后,丈夫就没到过她的屋子,更连早上穿戴朝服的事都交给了安姨娘,她又拉不下面子去求丈夫回心转意,只能看着安姨娘在她面前气焰嚣张。就连她到婆母那儿请安,婆母也是不见,任她堂堂国公夫人干等上大半个时辰才让她回来。

    穆老夫人生辰那天,唐夫人亲自督促下人做菜,菜色也一一品尝,味道不好的都不要,还把京里交好的贵夫人请来贺寿。

    廖夫人与牛夫人相偕而至,唐夫人忙迎上前,“两位弟妹来了,待会定给婆母一个惊喜。”

    牛夫人自然说好,廖夫人张望了后道:“怎不见两位侄儿媳妇?”

    “她们俩一个怀胎,另一个不说二弟妹也知。”唐夫人叹道,“所以我就没叫她们来。”话音刚落,就有下人来回,说是安国公府的老夫人体欠安,来不了参加酒席。

    唐夫人赶紧让人备礼送去安国公府问候,既然这木老夫人来不了,安国公夫人也不会来了。

    廖夫人冷看这大嫂在众人中周旋,真是傻,曲清幽是安国公夫人粟氏的内侄女,她病成那样,为人家姨母的人还会来参加这酒席?用脚趾头想都不会来了。

    ------题外话------

    感谢阮琬婷送的钻钻!

    感谢碎心水晶再次送的钻钻!

    这么闪亮亮的钻石,看得我眼都花了!

    很感谢书友们一路的支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贵妇难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