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嫁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筑梦者 书名:贵妇难当
    唐夫人板着脸看着儿子道:“总算是回来了,我还道你要在妻子的娘家久住呢。”

    罗昊知道唐夫人对他上次没有听从她劝说回家而心生怨气,笑道:“母亲说笑了,这不一等事都完了就赶紧回来。”

    穆老夫人斜睨唐夫人,“别没事挑事,说的是什么话,女婿是半边子,岳丈家有事难道要袖手旁观?”

    曲清幽不吭声,看来穆老夫人对唐夫人是相当不满,一反常态公然指责,看来上次中秋节发生的事,这老太太还放在心上。

    “儿媳不是那个意思。”唐夫人讪讪道,这婆母总抓着她上次的错事不放,她心里对这厉害的婆母是又怕又恨的。

    金巧惠打圆场道:“都到用膳的时间了,我与弟妹先去准备,不知老祖母可还有何吩咐?”

    穆老夫人朝珍珠道:“你去请国公爷过来一道用膳,好久没有一家子吃个饭了,择不如撞,就今儿吧。”

    在走往花厅的路上,金巧惠拉着曲清幽笑道:“二弟妹可回来了?没有二弟妹在府里,我都快闷得发荒了。”

    “倒让大嫂挂念,只是娘家前段儿事多耽搁了。”曲清幽自也是笑着说。

    接过丫鬟端的菜摆到桌子上,曲清幽刚接了一道鱼要放在桌子上,“呕。”突然胃酸升上来,她忙放下菜,抽帕子回头干呕了一会儿。

    金巧惠忙凑上前去,“二弟妹,这是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别忍着宣个大夫来瞧瞧。”

    曲清幽顺了几口气,胃不再翻滚后才回头道:“没事,可能最近担心的事太多了,肠胃出了点毛病。”她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大早和闻到腥味的菜就会作呕。

    金巧惠笑道:“没事就好。”

    等菜摆好了,罗阙扶着老母亲带着媳妇儿子女儿过来用膳。穆老夫人坐下道:“两个孙儿媳妇也坐下吧,让丫鬟来侍候。”

    接下来两天,曲清幽都在处理莲院里这大半个月来她不在所发生的事,这天,刚给婆母唐夫人请完安之后,她刚下骡车,还没站稳,桃红就冲了出来,“二,婢子有话要私下与说。”

    曲清幽挑眉看着这桃红,她还没来得及去找她,她倒好送上了门,“你不在你房里安胎,找我有什么事?”

    “这儿不方便说话,二,我们到那儿说去。”桃红指着远处一个亭子道。

    “有话在这儿说就行,别磨磨唧唧的。”鸾儿冷声道,这段时她受够了这桃红的鸟气。

    “二不敢私下听听婢子的话吗?”桃红挑衅道。

    鸾儿正要回答,曲清幽就抬手示意她闭嘴,笑道:“那我就姑且看看你要弄什么幺蛾子?”也好,她正要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两人开始沿着阶梯步上亭子,刚站在亭子处,曲清幽正想问桃红准备说什么,桃红却突然子往台阶滚下去,她看了之后,嘴角轻笑,居然想来这招。

    桃红瞥眼看到有家人媳妇往这方向而来,顿时就抱着肚子大声哼叫起来,“二,婢子不敢了,你为什么还要谋害婢子肚里的胎儿……”

    那几个家人媳妇忙赶过来,扶起桃红,刚想问什么事,曲清幽就从凉亭里漫步下来,“桃红,你要嫁祸给我吗?”

    桃红一脸的惊惧,抓着其中一个人的衣袖道:“二,你别过来,婢子怕你,啊,啊……我肚子里的孩子……求求你们帮帮我……让国公夫人来主持公道……”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甚是凄凉。再者裙子都被血水浸湿了,更显可怜无助。

    曲清幽气定神闲地看着这桃红唱独角戏,眼角朝鸾儿一使眼色,鸾儿转就走却寻周嬷嬷。这也好,省了她还得想想该怎么揭穿这桃红耍的谋。

    家人媳妇抬头看了看曲清幽又看了看桃红,不知道该怎么办?其中一个站起急忙朝国公夫人的院子奔去。

    剩下的家人媳妇都看着曲清幽,犹豫着是维护公义还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曲清幽笑道:“把你们看到的直接说出来就好。”

    桃红见曲清幽如此镇定,心下就“咯噔”一声,有了几分不好的预感,但思及自己的布局没有差错可寻,只要把二谋害通房丫头肚子里孩子的事坐实了,还愁二爷与二不会翻脸?这种妒妇最是让人厌恶,思及此又哀哀叫了起来。

    在唐夫人的院子里,桃红已经被扶下去让大夫诊治了,唐夫人怒吼道:“你不知道她怀着昊哥儿的孩子吗?居然敢谋害国公府的子嗣,你真的是好大胆。”

    “婆母,你先歇歇气,听听二弟妹是怎么说?”金巧惠赶紧扶着唐夫人坐在首座,扮演老好人的角色。

    唐夫人一把甩开金巧惠,上前指着曲清幽又骂道:“还能怎么说?刚刚那些家人媳妇不是说了吗?她把桃红推下台阶,才造成这种局面。”

    曲清幽冷静地面对唐夫人,“婆母,在你指着我来骂之前,是不是也应该把事弄清楚再骂也不迟?”

    “好,好,好,你倒是伶牙俐齿。”唐夫人怒极反笑,瞥眼见穆老夫人进来了,忙上前道:“婆母你来得刚好,请婆母做主,我要休了这恶妇及妒妇。”唐夫人决定要行使婆母的权利。

    穆老夫人扫了曲清幽一眼,慢慢地坐在首位上,“你为何要休了二孙儿媳妇?”

    “桃红小产了,婆母,虽说是庶子,但也是国公府的血脉啊,别人家的孙子都一大把了,显哥儿就得了大姐儿这一个庶女,现在好不容易桃红怀上昊哥儿的孩子,却被她弄得流产了,凭七出之罪就能休了她。”唐夫人语气里有着一丝哽咽,虽然桃红怀上的只是庶子。

    “可有此事?”穆老夫人威严地朝曲清幽问。

    “绝无此事。”曲清幽这才开口辩解,“是桃红自己滚落台阶,与孙儿媳妇无丝毫关系。”

    “你还狡辩,她们都可做证。”唐夫人指着那站在一旁的家人媳妇道。

    “婆母口口声声说她们可做证,那我就来问问好了。”曲清幽朝那几个人问道:“你可有亲眼看到我推桃红下台阶的?”

    那几个家人媳妇面面相觑,一致地开口:“这个奴婢倒没见着,奴婢们赶过去时桃红已经在台阶下抱着肚子了。”

    “这已经很明显了,就是你推了她,她才会滚下台阶。”唐夫人怒瞪着双眼道。“你还意思说她嫁祸于你?”

    唐夫人的话音刚落,桃红就被人扶着哭哭啼啼地进来,一进来就道:“老夫人,桃红不好,连二爷的孩子也护不住。”

    “大夫,她的况如何?”唐夫人关心地问。

    “回国公夫人的话,桃红姑娘小产了。”府里的大夫惋惜道。

    曲清幽刻意朝大夫看去,不出她所料果然就是那天诊断桃红有孕的那个,看来真的是有人在背后布局。

    罗阙带头走了进来,刚回府就听说了这件事,连母亲也惊动了,一进来就先朝唐夫人不善的看了一眼,然后才朝穆老夫人行礼,“儿子见过母亲。”

    桃红一看到罗昊的影,即哭着上前巴着罗昊的衣物,“二爷,桃红没有保住二爷的孩子,二她……她谋害了二爷您的孩子啊……”

    罗昊一副像吃了苍蝇般的表推开桃红,“别扯着我的衣服,不管你是真怀孕还是假怀孕也跟我无关。”

    罗昊的话一出,包括穆老夫人在内的所有人都把目光对准了他,唐夫人首先发难,“你怎么说出这么不近人的话?府里的大夫都诊断过了,难道还有假?”

    罗昊给一众长辈行了礼之后,这才看着母亲道:“母亲,那是他们合起伙来骗你的,你被这些个小人利用了,况且这婢还嫁祸给我娘子。”

    诊病的大夫抓着医箱的手开始泛白。

    “我没有。”桃红大喊一声,“二爷,你不信我,我就以死证明。”然后就一头冲向柱子。

    唐夫人忙叫人拦住,“话还没说清楚,你就想死?”

    穆老夫人把茶碗重重地搁在案桌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罗阙也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场闹剧。

    罗昊与曲清幽对视一眼,曲清幽这才开口道:“禀老祖母,桃红怀孕确是子虚乌有的事。”

    “你含血喷人。”桃红恶人先告状。

    曲清幽懒得理会她的叫嚣,命人带上钟嬷嬷与一个小丫头进来,钟嬷嬷不待曲清幽吩咐,就指天发誓她如何如何的守规矩,这桃红如何如何没有机会怀上二爷的孩子。

    “那这小丫头又是怎么回事?”唐夫人道。

    小丫头脑袋一缩,明显有些害怕,“桃红姑娘刚来了月事,怎么可能怀上孕,婢子前儿还见她处理月事的秽物。”

    “我没有,这两个人都是被二收买的。”桃红大吼道。

    “没规没矩。”穆老夫人皱眉喝了一声,“在坐的都是主子,别说你只是一个小小的丫鬟,就是姨娘也不能随意吼叫。”

    桃红额头的汗开始渗了出来,该怎么脱?她不看向了金巧惠,偏偏金巧惠不看她,两眼望向了别处,而那严嬷嬷则是严厉地看着她。

    曲清幽突然道:“桃红,你不老实交待实,望着大干什么?”

    金巧惠这才假装自己被人注视着皱眉道:“奇了,你看我干嘛?我平里也没接触过二叔院子里的丫头,上次你来与婆母说怀孕,我恰巧在,那还是我第一次见你。”

    桃红咬紧下唇硬是不敢把金巧惠拖下水,若她真做了,大定不会饶了她,现在该如何办是好?

    金巧惠在试图撇清关系,曲清幽狐疑地看着她,脑海里不期然地有了这个念头。

    罗昊笑出声,“其实要弄清楚这件事一点也不难,到外面请个名医回来给她一诊脉,不就什么都弄清楚了吗?”

    罗阙一想儿子说的是道理,赶紧吩咐吴进去把燕京城里有名的大夫请来。

    府里的大夫一听,心下转了几个心思,忙又跪下指着桃红道:“国公爷,是这桃红勾引我,我才说假话的,她根本就没有怀孕。”

    桃红震惊地看着府里的大夫,“我根本没有勾引过你,你莫瞎说。”

    “我没有说谎,你用美色惑我,让我帮你当上姨娘,你说你下是不是有颗红痣?老夫人,只要找人给她验一验即可知我有没有撒谎?”府里的大夫一脸涨成猪肝色。

    ------题外话------

    感谢碎心水晶送来很闪的钻钻!

    感谢言说送来很美的花花!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贵妇难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