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筑梦者 书名:贵妇难当
    钟嬷嬷又道:“二爷,老奴早就看出这蹄子就不是个安分的东西,没想到居然背着二爷偷人?真应该打出府去,留在那儿不是给二添睹?”

    “可她说她怀的是二爷的孩子。”曲清幽紧盯着钟嬷嬷道,“还说她怀孕已经三个月了。”

    三个月?钟嬷嬷暗暗算着时间,二爷与二成婚也不过才两月多,那么还是自己在府里当差时二爷宣她侍寝的那次喽,顿时抬头鱼目惊疑不定地看着罗昊道:“二爷,你怀疑老奴没依规矩办事?这绝无可能,每次老奴都会紧盯着她们喝那避子汤。老奴就算再胆大包天,再不识抬举,也知道嫡庶之分,怎会让庶子先于嫡子出生?”

    “钟嬷嬷,你没有记错吧?”曲清幽突然厉声道。

    “二,老奴是与做过对,可现在老奴已经落魄成这样,没有必要骗这种事。”钟嬷嬷突然举起手来,“老奴可对天发誓,桃红若真的怀孕三个月,那绝无可能是二爷的孩子,要不然老奴被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古人对誓言都是极其认真的,曲清幽这才相信钟嬷嬷说的话,这段时间搁在心里的疙瘩才算解开。

    罗昊看着妻子脸上放松的表,心里才算舒坦一点,低头一看两人紧握的手里已经沁出汗来,滑滑的,湿湿的,腻腻的,掏出帕子帮她拭干净手中的汗液。

    钟嬷嬷看着这对夫妻的互动,二爷那专注的眼神是她没见过的,况且这般小心翼翼,像呵护着手中的珍宝一般,那已经后悔了一百次的心又再一次后悔了,当初怎么就那么傻呢?

    在钟嬷嬷发愣之际,罗昊收回帕子道:“钟嬷嬷暂时还是换个住处吧。”

    钟嬷嬷一听这话,顿时老脸就笑开了花,二爷还要用得着她,这桃红的事顺利解决了,她再求一求二爷,兴许还能再回定国公府当差?

    回程的马车里,夫妻二人不若来时那般沉重,罗昊疯狂地吻着妻子的红唇,曲清幽也疯狂地回应他,他想要她,迫不及待的,她也一样。

    曲清幽低低地嘤咛一声,这才软软地跨坐在丈夫的上,罗昊密密地吻在她的脸上及颈项处,享受着狂风暴雨洗礼后的宁静。两人就那样坐着,不想去整理上凌乱的衣物。

    曲清幽打破宁静,道:“闳宇,你说这桃红究竟是真怀孕了还是假的?”现在知道桃红的肚子与丈夫无关,她的心前所未有的轻松。

    罗昊嘴里正含着一颗樱桃,听到妻子的话,思索片刻后,才抬起头来道:“看来这事必定不简单,背后肯定有人。那个为桃红诊断的府中大夫,要不就是说谎,要不就是桃红偷人怀上了孩子。若是前者,那买通他的人必定会是……”

    曲清幽看到他脸上的为难,接着道:“那人必定是府中有权势的人。”她也没明说会是谁,不过有两个人是很明显的,唐夫人与金巧惠,必是这两者之中一个。

    一想到有人要针对他们夫妻感,罗昊突然紧紧地抱着妻子,“清幽,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我相信你。”曲清幽紧紧搂着丈夫的腰道,但是就怕若有个意外,他也未必来得及保护她,所以她就说啊这大家族的子不好过,不由得想到司徒鸿,若当初没有曲清然横插一杠,她与他又会过得如何?想那些已经没有意义了,眼前的男人才是她的丈夫,也是她开始上的男人。

    严嬷嬷领着一个披斗蓬的女子进到院子里,小心避开院里的人,往金巧惠的屋子而去,掀开撒花红绸门帘让来人进去。

    金巧惠正端坐在炕上任丫鬟给她捶腿,略一抬眼打量那进来的女人,自打那弟妹回了娘家,她高兴了没几天,就听到二叔也一道住在曲府,她费尽了心机要破坏别人夫妻感的事好像竹篮打水一场空。

    一看到那个女子的影,金巧惠劈头就骂道:“没用的东西,枉我为你铺了路,到头来连个男人也留不住。”

    那个女子把斗蓬卸下,赫然就是那桃红,“大,你不能怪婢子,二爷一直没回莲院,婢子就算想使劲也得见着二爷的人才行啊。”

    “你还好意思委屈,你现在好吃好喝都是我给你的,你要记住,你是上天还是入地,也是我一句话而已。”金巧惠指着桃红道。

    桃红忙屈膝道:“婢子怎敢忘记?”顿了顿后,迟疑道:“大,只是婢子这怀孕还要装到什么时候?难不成真要假装生产,那样怎么瞒得了人?”只要二一回来,时一久,她怕就要原形毕露了。

    金巧惠看着这没用的东西,呼了一口浊气出来,平息了内心的燥气,这才道:“你以为混个孩子进来很容易?要不然国公府的血统早就乱了。你先还是装着,等二弟妹回来了再行动。”招手示意桃红上前,细细吩咐了几句。

    桃红边听边点头,大这法子也不错,若她到时真整垮了二,大再使劲帮帮她,要当上姨娘还不容易?急忙表态道:“大这回放心,婢子定不会再这么不济事。”

    “知道就好,别坏了我的事,要不然我饶不过你。”金巧惠冷冷地道,“没事不要到我院子里来,好在这里都是我的心腹,要是被有心人瞧见,我自然不会有事,你可就难说了?”

    桃红被金巧惠这么一说,忙吓得点头说是,在严嬷嬷的陪同下离开了。金巧惠刚喝了一口茶水,严嬷嬷折回道:“大,老奴把那蹄子打发回去了。”

    “没人瞧见吧?”

    “大放心,李姨娘并几个通房丫头正在侍候大爷,院里都是我们的眼线,会有谁瞧见?”

    “这就好。”金巧惠又歪在炕上,“对了,我大哥那儿可有消息传来?那个大夫的事都办妥了?”

    严嬷嬷执起茶壶给续了一碗茶,“金大爷传话来说让放心,只是,”瞄了瞄金巧惠似乎心不错,这下放心道:“要大再资助一千两银子,说是前儿又欠了些许赌债。”

    金巧惠一听又要钱,伸手就把炕桌上的东西扫落在地,恨声道:“从我出阁之后,给他还赌债的钱都将近十万两了,他倒好,一点也不知道收敛,我哪有这么多钱给他?”抬头瞪着严嬷嬷道:“你去告诉我大哥,要钱没有,让他自个儿想法子。”

    “大,现在正是用得着金大爷的时候,犯不着为了银钱的事弄得兄妹反目,再说金大爷是世子,一旦将来袭了威信候这爵位,***钱不就又回来了嘛。若让金大爷的事闹大,传到候爷的耳中,怕这世子之位也要让出来。”

    “让就让,像他那样子哪配当什么世子?莫辱没了威信候的爵位。”金巧惠怒道,她这大哥就是那扶不起的阿斗,若不是念在同胞兄妹的份上,她管他去死?

    严嬷嬷一听金巧惠这话就知道这是气糊涂了,“大,若让那些庶出的爷成了世子,恐怕未必会与一条心,凡事有娘家支持,在这府里才能混得开。”

    金巧惠怒气过了,冷静下来细思片刻,“你去把银子备好送过去给他吧。不过千万要嘱咐他,我的事要办得漂漂亮亮的,不要留下手尾让人查出来。”

    严嬷嬷忙应下出去办事了。

    金巧惠从炕上下来,换了衣物,这才去罗显的卧室催他吃药,罗显看着妻子那略显怒气的脸,皱着眉道:“又有谁惹你了?”

    金巧惠道:“没的事,最近心烦。”然后贴着丈夫的耳朵道:“我上个月的月事没来。”

    罗显顿时兴喜地握着她的手,“是不是怀上了?”他在子嗣一途颇为艰难,现在妻子表示有可能怀上,再没有比这更开心的事。

    金巧惠低着头道:“我还没瞧大夫呢,想等等看,莫到时空欢喜一场。”

    罗显忙亲自端了汤碗放到一旁的案几上,扶着妻子坐在沿,“以后这粗活你都别干了,吃药等琐事让秀玉做就行了。”

    金巧惠依在丈夫的怀里乖巧地点点头。

    罗昊与曲清幽回了曲府,罗昊就说要先向岳父大人提一提明儿个回府去的事,让她吩咐下人收拾东西。

    曲清幽正吩咐莺儿把东西收掇好,一想到这么快又要回夫家,心里就有几分失落,待会还要去向粟夫人说这事,母亲定又要哀声叹气一番。

    周嬷嬷进来朝曲清幽小声道:“二,嫣红那蹄子今儿个来了,说了几句话。”

    曲清幽吩咐下人出去,独留周嬷嬷在跟前,“她说了什么?”

    周嬷嬷左右瞄了瞄没有人,这才放心地小声禀报了几句,然后又笑道:“这可是好消息,老奴听了之后心里别提有多舒爽。”

    “她突然说这些必有所图吧。”曲清幽倒不是十分兴奋,嫣红不像桃红,这丫头心思深沉,她好几次都冷落她,但她仍能笑着来巴结她。“要不然我就真要怀疑她这消息是否正确了?”

    周嬷嬷皱眉道:“她说了一句,她要的就是心里想的。”嫣红这话她啄磨良久都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当时她追问了嫣红话里的意思,但那蹄子只是一个劲地笑,说:“你就这样报给二明白的。”

    曲清幽听后笑出声,“好个嫣红丫头。”茗了一口茶水,“明儿个回府后,你跟她说,只要她这事办得好,我也会遂她心愿。”

    周嬷嬷一头雾水,二与嫣红在打什么哑谜?忙想追问,莺儿就来报说是曲文翰与粟夫人请她到前堂用膳。

    翌,曲清幽要离别之时,粟夫人握着女儿的手硬是不放,这段子有女儿在家,她觉得子过得那叫一个舒坦,现在女儿又要回夫家了,心里万般不舍,早知道这样,当初就该招个上门女婿,这样一来女儿出嫁了也不用离开家门。

    “娘,我得空儿就会回来看看的。”曲清幽也抹起了泪水。

    曲文翰拉着妻子道:“好了,女儿又不是一去不回来。”

    粟夫人狠瞪了一眼丈夫,与女儿叮嘱了数句,这才放女儿被女婿扶上马车。

    “岳父大人、岳母大人,请留步,小婿往后会带娘子回来看望两老的。”罗昊打了个揖这才进了马车。

    驾,马车“哒哒”地向远方驶去。

    粟夫人站着看到马车驶远,再也看不到了,这才在丈夫的劝慰下转回府里去。

    曲清幽回莲院里稍微梳洗一下与罗昊即往穆老夫人的院子而去,掀帘刚进去,就见唐夫人、金巧惠等人都在。

    穆老夫人一看到她,笑着道:“回了娘家一趟,气色还不错,你娘及小弟的病可好了?”

    ------题外话------

    感谢云淡雪送的钻钻!很闪很漂亮!

    感谢geisiaoiu又再次送的花花,真的很漂亮哦!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贵妇难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