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查明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筑梦者 书名:贵妇难当
    曲文翰后悔自己之前没有听从妻子的话把曲宽逐走,让之后的一连串事有机会发生,现在看到妻子的脸转向另一边并不看他,当着众人的面他又不好讨好妻子。

    “夫人……”曲文翰刚开口喊了一声,粟夫人就回头当众狠狠地掐着曲文翰手臂上的一块,“你还好意思叫我?啊,若不是你,我与寰哥儿何须遭罪?”她是越想越气,手上的力道又一重。

    曲文翰痛得忙道:“夫人,夫人,是我不好,不好,你轻一点,轻一点。”

    粟夫人这回是凶相毕露,一点颜面也不给丈夫,手上的力道一点也没放松,当着女儿女婿及沈太医还有一干下人的面就这样虐夫。

    罗昊看得一愣一愣的,这丈母娘真可怕,回头看着一脸笑意的妻子,不要打个冷颤,娘子应该不会学岳母大人的手段吧?

    曲清幽忙送有点愣住的沈太医出去,又拉着丈夫吩咐一干下人退下去,一来为母亲遮遮丑,二来让母亲好好的发泄一下绪在老爹的上,要不然粟夫人准得内伤,老爹最多就是一点皮伤。曲氏夫妻这点闺房里的事还是她小的时候,粟夫人以为她不懂事,常当着她的面就这样半是认真半是发泄地教训曲文翰。

    “娘子,你没有岳母大人这譬好吧?”罗昊一副小生怕怕的样子。

    “怎么?你想试试?”曲清幽笑着看他,也一副跃跃试的样子。

    罗昊忙摇头,“我想还是算了吧。”想着岳母大人刚才的样子,他想他爹还真幸福,唐夫人一看到罗阙就是老鼠见着了猫。

    “可是我很想试试哦。”曲清幽挨着罗昊贼笑道。

    罗昊闭着眼一副壮烈成仁的样子摊开双手任她施为,曲清幽瞄了瞄四周没有人,只有他们夫妻俩,于是上前踮起脚尖在丈夫的唇上啄了一下,“骗你的。”

    她刚想退开,罗昊就长手一伸环住她,“娘子,吻也要有点诚意。”低头狠狠地在她的唇上一吻,直到两人透不过气来才放开。“娘子,若我哪天惹你不开心了,你不妨学学岳母大人的手段。”掐他总比她耍小子要好得多,这样直接不用他猜,偏偏她心细又敏感,他这娘子,真的堪称磨人精。

    “你真的想被我掐啊?”曲清幽瞪大眼道,然后又吃吃笑开来,“可我舍不得,怎么办?”一双美目紧紧地锁着丈夫的眸子。

    “娘子。”罗昊忍不住又吻起来,他这娘子啊,又来勾他了,不过他真的喜欢她这样,无论是妩媚的,纯真的,还是这样带着一点狡诈味道的笑容。

    秋风的萧瑟也吹不掉两人之间的温脉脉。

    曲寰已经彻底好了起来,不过脸上却留下了点点麻子印,粟夫人看了直叹息,原本多好看的一张脸啊,现在成这样?忙让新来的妈子抱下去不多看,曲清幽忙开解了数句,粟夫人才重新让妈妈子把孩子抱回来。

    孙姨娘与儿子短暂的缘份就这样结束了,她也成了沈太医那牛痘法的首个试验品,当牛痘种植下去之后,她开始发高烧,粟夫人怕她又病发,忙让人把她隔离开来,过了两天之后,孙姨娘居然安然的退烧,只是在手臂处结了一个难看的疤,沈太医顿时就兴奋了,不过还是决定再观查一段时间以确定她没有问题。

    秋水院因为痘疹的事,粟夫人觉得不吉利,放一把火烧了,让人重新建立新院落。

    在狱中的曲宽不知是受不了大刑侍候还是良心发现,居然把罪行全揽了下来,因痘疹之事节恶劣,被判了斩立决,任氏因此被放了出来,铃兰因为流产而得不到照顾病死在了狱中。

    任氏一直跪在粟夫人的面前请罪,她确实是后悔了,自己为了丈夫什么都肯做,可他却只是利用自己,若不是还顾念着一对年幼的儿女,她一准就拿着休书离去。

    曲清幽让人把曲宽的一对儿女都抱来,“大嫂,你还是带着孩子回南去吧。”

    任氏见到曲清幽还愿与她说话,顿时就哭了出来,“小姑,都是我的不好,坏心肠要害寰哥儿,好在老天有眼,寰哥儿了过来,要不然我真是万死也难辞其罪。”

    “哼,别再叫什么小姑了,曲宽已经不是老爷的继子,你与我吏部尚书府就只剩下一般的亲戚关系。”粟夫人冷声道,“送你母子仨回去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任氏不敢多说什么,她本来就怕粟夫人,更何况现在两人的关系疏远了,就更没立场多说什么。粟夫人不想再看见任氏,让王之利赶紧把这三人送去搭船,早走早好。

    临行前,曲清幽还是给了任氏三百两银子,让她以后的生活也能有些着落,任氏推拒不要,说是这些年她也有些存款,但曲清幽还是塞给了她,“就当是给旭哥儿将来读书用的,你就好好栽培这孩子,孩子有出息了你后半生也能有个依靠。”

    曲清幽摸摸曲旭的头,看着孩子那双大眼睛里依然纯静,他还小,不明白生活即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叹息一声,曲宽的罪孽还是要由孩子来承受,将来他长大了知道有一个这样的父亲,该当何想?

    任氏又痛哭着道谢,抱着小女儿牵着大儿子在王之利的催促下就这样黯然离去,回头再望一下这高大的府邸,记得当年曲宽领着他们来的时候,她那个心是多么的兴奋,一想到自己居然成了有钱人家的,做梦都能笑醒,谁知真的只是一场梦,梦醒之后却又是何等的凄凉。

    曲清幽站在大门口看着任氏母子三人逐渐走远,心里免不了唏嘘一番,刚要转步入府中,却见丈夫的马车驶近。

    罗昊跳下马车,抱着她坐上马车,“带你去见一个人。”回头吩咐周嬷嬷等人先回去。

    曲清幽心里“咯噔”一下,他找到钟嬷嬷了,一想到这她就想到桃红,心里免不了有几分烦躁。

    罗昊安抚着她的绪道:“清幽,别想太多,万事有我担着。”桃红怀的若真是他的孩子,他也不会留。

    曲清幽怔了一下,看着丈夫那绝决的表,他真的为了她什么也愿意做?“我何德何能让你如此做?”

    “因为我想让你高兴。”罗昊看着她的样子,知道她已经知晓了他的想法,“再说,我说过只有你生的孩子才是我的亲骨。”

    “闳宇。”曲清幽一头扎进丈夫的怀中,双手紧紧地环住他的腰,他可知道若他这样做就会得罪了穆老夫人、罗阙、唐夫人,毕竟古代人是十分重视子嗣,庶出是比不上嫡出,但多子多福的想法却是根深蒂固,“你别乱来,我们再想想。”

    罗昊亲了亲她的额头道:“当然,若真这么做,也会牵连到你,放心吧。”望了望窗外的景致,“所以我们才要去挖掘真相。”

    这是一片低矮的房屋,光线都是暗暗的,周围有一些穿着脏兮兮的孩子在玩耍,一看到他们是那种富贵人家都躲了起来,在脏脏的泥墙后面偷瞧,钟嬷嬷离开后就一直住在这种地方?马车进不来,曲清幽被丈夫拉着小心地走在肮脏地黄泥地上。

    屋外守着的人一看到罗昊来到,恭敬地行了礼,罗昊带着妻子进了小屋,培烟赶紧掀开破烂且肮脏的门帘,钟嬷嬷正一脸惶恐地坐在泥炕上,屋子里多余的家具也没有,只有一张破炕桌及桌上的一个破烂的碗里有着半碗米粥。

    钟嬷嬷见有人进来,用手挡了挡光线,定睛一看居然是罗昊,忙惊喜地道:“二爷,二爷,真的是你吗?”刚奔进了两步,一看到曲清幽,忙又止住,“二是来看老奴过得有多惨吗?”语气黯淡了下来。

    曲清幽打量了一下钟嬷嬷,原本半花白的头发已经全白了,上的衣服又脏又乱,脚上踏着一双草鞋,秋天的寒凉让脚指都冻得发红了,皱着眉头道:“钟嬷嬷,我不是还给了50两银子给你吗?50两是不多,但也不至于让你过得这么寒酸?”再说当初钟嬷嬷私放高利贷的银子除了还给那些苦主之外还结余了一点,再不济也不会混成这样?

    罗昊看着钟嬷嬷那落魄的样子也是眉头紧皱。

    钟嬷嬷一想起这些心中还有怨气,不过她现在学聪明了,二爷宠,二高兴了二爷就高兴,亏她现在才想明白这道理,当初真的是说有多蠢就有多蠢,二是利害,但根源在哪?不就在二爷上,没有二爷在背后的支持,二也不会拿她开刀,“老奴的两个儿子儿媳都不是东西,他们见老奴上没油水了,把京里的宅子卖了并拿着老奴上的银子远走了,把老奴一个人撇在这破屋子里。”说到这她拿着那脏脏的袖子抹了抹泪水。

    钟嬷嬷因为名声差,燕京城里的富户都不用她干活,她过不下去了,才会在同乡的劝说下回乡找点活干,帮着人洗衣服,刚洗了几天就有人强行把她架走了,她在回燕京的路上心里都是忐忑不安的。

    培烟找来了块干净的布铺在炕上,罗昊这才扶着曲清幽坐下,“钟嬷嬷,你过得这么不如意也是你自找的,若你一直安分守已,尊敬二,也不会有后面这些事的发生。”对于这妈,罗昊多少还是有点感

    钟嬷嬷见罗昊的态度有些软化,忙自己打了自己一嘴巴,“老奴已经知错了,二爷就宽恕老奴吧?二,一切都是老奴的不好。”

    “钟嬷嬷,我们来找你是有原因的。”罗昊突然握住妻子的手开口道。

    曲清幽也紧紧地抓住丈夫的手,深吸一口气,示意丈夫不要开口,紧盯着钟嬷嬷黯淡的鱼目道:“钟嬷嬷,桃红怀孕了。”

    钟嬷嬷也知道这对夫妻是无事不登三宝,心里也暗自啄磨着二爷二要问什么事?但一听到二开口说桃红怀孕了?她下意识地就答道:“是不是这个蹄子偷人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贵妇难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