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难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筑梦者 书名:贵妇难当
    许福家的也不惧这廖夫人,一脸为难地道:“二夫人,难道是老奴希望这事发生,让各位主子都头痛吗?可现在不幸的事都发生了,老奴也很难做的,现在老张与老黄两人都还躺在上,那撞人的马车也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就算报官追究也来不及了。”

    “那之前采买来的做月饼的材料怎么现在说是发霉的?”牛夫人问道。

    另一管事娘子出来道:“三夫人,原本我们也以为好好的,谁知正准备拿来做饼,泡上了一整天,面粉都搓好了,这才发现豆子都不能用,我们厨房现在也是一团乱,就只剩下明天来准备了,一大早去买也不知道赶不赶得及。”婆子一脸急色地说。

    曲清幽看了看手中的单子,这就是做菜的材料,都是一些次货,斜眼朝那管着这事的婆子的看去,对方似乎正准备好了回话,遂笑道:“我这也不用问了,你一定也是事先不知,底下的人搞错了,也买错了,所以就造就了现在这局面,是也不是?”

    那管事婆子讪笑着道:“还是昊二聪明又仁厚,正是这样,不是我们要推卸责任,但事实就是如此,都是那些个新进的下人,办个事都办不好,老奴已经骂了他们好一通,可就算骂了这事也解决不了。”

    廖夫人再翻了翻手中的单子,没有一样是办好的,早上吩咐下来的事到了傍晚时分再来回说一样也没成,遂把单子狠狠地掷在地上。

    那些个管事媳妇忙跪下,甚至还有人嘀咕:“以前国公夫人管事时就没出过这些子事,看来还是国公夫人在行。”

    廖夫人想发火指着那些个大胆的下人责骂,但一想到她们都是唐夫人的亲信,她一开始就错了,指望这些人办好家宴那是不行的。

    牛夫人跺了跺脚,一脸的菜色,丈夫昨儿个就骂了她人头猪脑,揽下这摊子事干嘛,别人要整儿媳,你凑什么闹?现在看来还是她错了,不该紧跟着二嫂的脚步。

    廖夫人转头对着曲清幽道:“二侄儿媳妇,你看天色都晚了,只剩下明天一天了,你有没有什么主意?”

    曲清幽道:“我能有什么主意?都这节骨眼了,除了明儿一大早去采办物品回来加紧赶工先把月饼做出来,到时不但府里要吃,也还要派给一众亲戚,这事儿耽搁不了,还有做宴席的材料也要赶紧去买,要不然连一桌菜都做不出来,岂不是贻笑大方?”

    廖夫人一听心下颇有些失望,但也只能如此,忙点头,另下单子交给许福家的,让她明儿天一亮就赶紧去办。许福家的心里发笑,但口头上仍是道:“二夫人放心,这回准办妥。”

    等着一众家人媳妇出了去,廖夫人与牛夫人也正要启程回自己的院子,曲清幽忙拦着道:“两位婶母且慢,难道婶母真的放心把事都交给那群家人媳妇吗?”

    牛夫人傻愣道:“难道她们还会欺骗我们不成?”

    廖夫人对这弟妹自是了解的很,忙道:“二侄儿媳妇,难不成有什么好主意?”

    曲清幽道:“我确是有一计,不知两位婶母意下如何?”然后把自己的打算一一说出来。

    廖夫人听后忙拍着手掌道:“这计划甚好,早前怎么不说?我这心总七上八下的。”

    “若让她们把我们的打算都听去了,我们岂不更被动?”曲清幽笑道。

    牛夫人握着曲清幽的手,“还是二侄儿媳妇想得周道,要不然我与二嫂这回准要出丑。”

    翌,许福家的与几个媳妇婆子正要来与三个主子禀报采买的人病了的事,却被告知三个主子都亲自去督促下人准备过节的事

    许福家的听后脸色一变,赶紧吩咐人往三个方向而去,看看那三个主子在弄什么?她自己则亲自往曲清幽所在的地方而去。当她踏进这院子时,正见到曲清幽坐在圆椅上,一一品尝下人端上来的馅,然后再吩咐说哪些可用,哪些太甜了要重新再调调。

    “二。”许福家的上前行礼。

    曲清幽这才看向许福家的,道:“许嬷嬷,你来刚好,这馅料不知做得可还行?”

    许福家的忙尝了一口,还不错,然后道:“老奴看可行,只是二,这一大早怎就有那么多的材料,我都还没来得及去采办啊?”

    曲清幽笑道:“许嬷嬷,你看我一忙起来都忘了派人跟你说,昨儿个两位婶母都大半夜了派人来跟我送信,说是怕第二天又出状况,所以提议我们各自派人去庄子上催要一些过来应应急,你看最后不就成了这样。好在嬷嬷还没买回来,要不然这不就得多花一重银子。”

    许福家的脸色不大好看地道:“还是二夫人与三夫人计谋多。”

    “那可是。”曲清幽笑道,“不过这银子还是得算给两位婶母,毕竟是她们嫁妆里的庄子出来的物品,我那份就算了。”

    “那怎么行?公里与私里的账例来都分得清,二把单子给老奴,老奴这就让账房算钱。”许嬷嬷硬挤出一抹笑道。

    “那麻烦嬷嬷了。”曲清幽笑着让鸾儿把单子递出去。

    等到把众多的单子递到唐夫人的手上时,装病的唐夫人猛的从上跳下来,“许福媳妇,你是怎么办事的?我不是让你尽量拦着她们行事的?现在居然还要多付银子,你说你,办的是什么事?”

    许福家的也气闷,“国公夫人责骂的是,是老奴轻敌了,老奴原本想二夫人与三夫人没有管过家,一点经验也全无,只要她们依往年的惯例,那就什么事也不会有,谁曾想她们居然还想出这手,一大早就把东西都从庄子里运来。”

    唐夫人气得在屋里来回地走,心里既着急又不甘,但又没主意,正想派人去请金巧惠来,外头就禀道:“夫人,大来了。”

    “快让她进来。”唐夫人急道。

    金巧惠一进来还没来得及行礼,就被唐夫人拉着说了一通话,听完之后,她忙安抚唐夫人道:“婆母,放松一点,我还道有多大的事呢?”她这婆母真够没用的,一点小心就紧张成这样。

    “现在她们都快把家宴办成了,你还没事人一样?”唐夫人不解又气忿道,“这还是你给我出的好主意?哼,现在我成了别人的垫脚石。”

    “婆母,你怎么自乱阵脚呢?”金巧惠喊了一会儿冤,才又道:“婆母,这都在儿媳的意料之中,若两位婶母与弟妹连这点本事也没有,你我与她们争斗又有何意思?”

    唐夫人忙道:“那你还有何方法?”

    金巧惠在唐夫人耳边说了几句,唐夫人听后狐疑地道:“这回不会又出错吧?”

    “婆母放心,我一早都安排好了,绝对不会出错的。”金巧惠拍着口答应。

    曲清幽亲自坐阵看着下人做月饼,看着那月饼不停的出炉,她的心才稍安,莺儿、银红、茜红三人都分在几处监管着,只留鸾儿在她旁侍候。

    “二若累了,不如回去歇一会儿?”鸾儿想着自家有白睡觉的习惯。

    曲清幽道:“要歇什么时候都成,今明两天都是不能松懈的时候。你赶紧去查看一番,都按我的要求做好了。”

    鸾儿急忙去各处查看。

    罗昊回来已经好长一段时间了,临近晚膳时都未见曲清幽回来用膳,忙亲自寻到那临时的管事处。

    丫鬟看到他正想向里面通报,他摆摆手,掀帘正要进去,就听到曲清幽的声音,“所有的物品都一一办好,婶母,我有一个主意,不知当讲不当讲?”

    廖夫人道:“二侄儿媳妇有主意还不赶紧说?”

    曲清幽看着许福家的道:“监管也是一道很重要的环节,依侄儿媳妇之意,不妨指定责任人,各人担着各自的责任,若明儿中秋之出了差错也能寻到责任相关人。”

    廖夫人道:“这主意好。二侄儿媳妇你就一一指定吧。”牛夫人没意见。

    曲清幽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然后一个一个让管事娘子出来,把事一一指定给她们,并让她们领了令牌,轮到监管月饼之事,她把这令牌塞到许福家的手里,“许嬷嬷,这月饼在中秋节可是主角,指别人我不放心,就怕猫儿狗儿的进去搅翻了天,还是由嬷嬷亲自看管,我今晚才能睡个安稳觉。”

    罗昊驻足听到这里,不暗笑了出来,他娘子这手还真是颇有意思,看来她想出这招也是费了不少功夫。

    里头的许嬷嬷没想到曲清幽会让她管着这事,脸色不好地道:“二,老奴来看管好像不大妥当吧?”

    “这有何不妥当的?在这内院里谁不知道你是家人媳妇里的第一名,找你准没错儿。”廖夫人笑道。

    许福家的听了之后惟有一脸不豫地接过这烫手山芋。

    “给两位婶母问安。”罗昊笑着挑帘子进了内室。

    廖夫人道:“昊哥儿来了,看来是寻媳妇来着?哟,看我们都忙到这个时辰,来,你的媳妇交回给你。”起拉着曲清幽推到罗昊的怀里。

    罗昊忙稳住妻子,“天色已晚,还请两位婶母吃过晚膳再回去吧。”

    曲清幽也赶紧挽留,廖夫人与牛夫人都执意回去,廖夫人临离去时还打趣道:“我们这些老人家就不阻着你们年青人恩了。”

    这话羞得曲清幽低下了头。

    罗昊牵着妻子的手漫步走回自己的院子,“清幽,你的计策是好,但若别人有心要算计你,自也会寻着漏处,让你功亏一篑。”

    曲清幽往丈夫的怀里靠去,“我有点冷。”罗昊忙搂紧她,感觉暖和一点,她才又笑道:“我还怕她们不出手呢。”

    “哦?”罗昊挑眉看着她,“你已经准备了后手?”

    曲清幽笑道:“佛曰:‘不可说也’。”

    罗昊见她笑得神密,捏了捏她的鼻子,“就你的歪主意多。”

    第二天就是中秋佳节,京里的亲戚一一到来,听说就连老一辈的人都从封地那儿赶了来,所以这节气里绝对不能出差错。

    曲清幽在后面也忙得脚不沾地,刚指挥了丫鬟们上茶水,前头唐夫人的边的丫鬟就进来福了福道:“二,夫人吩咐把月饼端出去给一众来客尝尝。”

    曲清幽这才赶紧派人去取月饼,那人刚去了一会儿就急跑回来,说是出事了。等她急匆匆地赶去时,只见一地狼狈不堪,月饼都四分五裂,皮儿馅儿都随处飞。“许嬷嬷呢?”她怒道。

    “二。”远处有人飞奔过来禀道:“许嬷嬷昨儿摔着了,现在府里的大夫正给她推拿呢,两脚肿得都下不了,一个劲儿的说要向二请罪,她没把月饼看好,让猫儿狗儿都进来捣乱,连带着好几个下人婆子都伤着了,愣没有抓着,也不知是府里谁人养的?”

    这边正说着话,另一边的唐夫人又派人来催,见许久都没有月饼可上,一张脸也是变了颜色。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贵妇难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