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陷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筑梦者 书名:贵妇难当
    “你好大的胆子,到现在仍不知道错在何处?”唐夫人在丫鬟的搀扶下站起来,朝曲清幽走近,“我问你,你可是与那商户凌家有来往?”

    曲清幽道:“是有一些交,不知婆母这话是何意思?”

    金巧惠一脸为难地道:“二弟妹,盐案一事你应该听说过,没事与那商家来往过密可有好处?我们可是国公府,不是那钻营逐利的商户,这样有**份还不算,只怕要惹来麻烦。”

    “现在你可知错?”唐夫人怒道。

    曲清幽没想到金巧惠会抓住这点在唐夫人面前大做文章,但是与凌家达成的协议是秘密的,这点是不能说出去,于是道:“正因为我们是国公府更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况且凌三也只是来做客而已,绝没有涉及到别的。”

    “怎么没有?我娘家大哥还说凌家准备要竞选皇商,难不成不是找你通路子?二弟妹,你可别犯傻,若是牵连到二叔丢官事小,就怕惹出更大的祸端连累到国公府。”

    唐夫人听着这金巧惠的话一阵火怒,上前朝曲清幽道:“别仗着自己有几分小聪明,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若你真收了她的好处赶紧退回去,别一点眼介力也没有。”

    曲清幽忙举手道:“我可以发誓没收过凌家任何利益,婆母,大嫂,凌家要竞选皇商真是确有此事,可这事与我及夫君都没关系。若你们再这样说下去,没关系也会变得有关系。到时候害了国公府的就不是我,而是你们。”

    唐夫人一听,心里也有几分害怕,她是听了金巧惠说的才赶紧招来曲清幽,于是忙道:“真的没有?”

    “没有。”曲清幽道,斜睨了一眼金巧惠,见她脸上似有喜色,不好,她刚才说的话好像给这大嫂灵感,若让她到处散播谣言,原本不引人注目的事件很快就会让有心人联想起来。于是又道:“婆母,大嫂,这个国公府可是整体的,并不是儿媳单个的,就像那绳上拴着的蚱蜢,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若夫君因这谣言获罪,国公府也会不得安宁,那大家的安逸子都没有了。”

    金巧惠确实想散播谣言出去损罗昊的声誉,听了曲清幽后面几句话,又觉得自己这样做也讨不了好,这才作罢。

    丫鬟隔着帘子禀报:“夫人,国公爷边的近侍吴进求见。”

    “宣。”

    吴进弯着子进来,朝唐夫人行礼,然后不卑不亢道:“国公夫人,国公爷宣昊二去用晚膳。”

    唐夫人与金巧惠都一脸震惊,金巧惠嫁进罗家多年,从未有与公爹同桌进膳的机会,现在居然宣曲清幽去,这是何道理?

    唐夫人脸黑道:“还有谁一同用膳?”

    昊进道:“还有昊二爷与荣先生。”

    唐夫人这才了曲清幽离去,金巧惠忙给唐夫人倒一碗茶,“婆母,看来二弟妹真要骑在婆母的上面了。”

    “怎么说?”唐夫人忙追问。

    “你看啊,连公爹都宣她去共同用膳,婆母你又有过几次与公爹同桌的机会?这还不是摆明了二弟妹份要水涨船高,搞不好婆母过些子就要把手中的权利拱手相让了。”

    唐夫人不得罗阙的喜欢在这定国公府里已是人人皆知,虽然丈夫敬她是妻处处还给她面子,但是看到丈夫宠着姨娘,她心底就会泛酸,“你说该怎么办?”

    金巧惠把心中的想法悄语与唐夫人听,唐夫人听了之后连连点头,“还是媳妇计谋多。”

    “若她弄砸了,往后谁还敢让她管家?到时就连老祖母也会无话可说。”金巧惠冷笑道。

    唐夫人也冷笑数声,这二儿媳的气焰真的得压压了,若还任由这样发展,迟早她就得让出位置来。

    罗阙的住处在这院子里的左手边,比唐夫人的厢房要高大得多,曲清幽也还是第一次来,吴进在前方引路,笑道:“二,走这边。”

    吴进是国公府的家生子,自幼就在府里长大,这府里的大小事他都知道个大概,唐夫人是不得宠的,所以他面对唐夫人从来都不会谄媚,但是这昊二就不同了,看得出来昊二爷很宠这个,将来当上国公夫人之后,也会比唐夫人有实权得多,趁现在巴结比将来再巴结要强得多。

    曲清幽看他那样子就知道这仆人的想法,随口问道:“你在这府里当差很久了吗?”

    “小的是国公爷边的随从,婆娘也在府里当差。”

    曲清幽不管家,一些家人婆子她虽见过却没有留意过,吴进见她一脸茫然,忙为自家婆娘道:“她管着府里的花草树木之类的活计,二可能没听说过。”

    半晌之后,曲清幽“啊”的一声道:“我想起来了,你媳妇是不是高高瘦瘦的?”

    吴进见她有印象,忙欢喜道:“正是,二见过?”

    “前些时,我那荷塘正要人来采摘莲子,遂把她唤了来。”

    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方有小厮出来唤她进去,罗阙的住所倒是颇为沉稳大气,墙上挂着名人字画,桌椅实用为主,看到公爹、丈夫及一个不认识的老头都围坐在八仙桌,她忙行礼,想接手丫鬟们上菜立规矩。

    罗阙手一挥道:“这不用你做,坐下用餐吧。吴进,唤安姨娘来。”

    罗昊笑着把妻子拉到边坐着,指着对面的荣先生道:“娘子,这位是荣先生,府里的客卿。”

    曲清幽忙点头致意。

    荣先生颇为倨傲地受了曲清幽的点头礼,摸着山羊胡须打量这昊二,天庭饱满,看得出旺夫益子相,“听闻昊二也颇通时事?”

    曲清幽一愕,忙道:“听夫君提过,偶尔插了一两句,都是瞎说的,当不得真。”这个时空奉行女子无才便是德,她自也不会做那出头鸟。

    荣先生原本对曲清幽颇有些偏见,认为想要插手男人事务的女人都是不安分的,现在见她说话谦虚,懂得进退,心里的偏见才稍稍退却了一些,“昊二爷倒是讨了个好妻子。”

    罗昊笑着亲自给曲清幽布菜,“多谢荣先生的称赞。”

    安姨娘在一旁侍候几人用膳,看来她当初还是押对宝了,对于曲清幽更是亲,女儿罗梓杉不止一次对她说二嫂待她很好的话,所以她也没少投桃报李,常在罗阙的耳边吹枕头风说着曲清幽的好话。

    临近中秋节,燕京城里自也是开始闹起来,置办货物过节的、赶着回家团圆的等等都把节的气氛推高。但是定国公府却安静下来,没有其他的原因,只因当家主母唐夫人病倒了,所有的事都停摆了。

    穆老夫人在丫鬟的搀扶下稳步走进唐夫人的卧室,正看到那两个孙儿媳妇都正在忙着服侍唐夫人,端盘端药端茶的围着唐夫人转。

    唐夫人一转头看到穆老夫人进来,挣扎着想下来行礼,穆老夫人手一挥道:“躺着吧,子不利索这礼不行也罢。”

    唐夫人歉意地道:“儿媳这次失礼了,咳咳……”

    曲清幽忙倒茶水给婆母喝,然后抚着她的背让她顺顺气,唐夫人顺过气后,无力地靠在枕上,“婆母,都临近中秋节了,你看我这病病得不是时候,可能两三天内都好不了,这节还有很多事要筹办,这下可怎生是好?”

    穆老夫人看着唐夫人病得不轻,道:“你还是好生休养吧,这样中秋节吃团圆饭时才不至于缺席。不是还有两个孙儿媳妇吗?”

    金巧惠忙摆手推拒道:“老祖母,本来按理我是不应该推脱的,可是夫君那子老祖母是知道的,我哪儿放得下心来办节,这一心又不能二用,还望老祖母另指他人吧。”

    穆老夫人皱着眉看向曲清幽,“二孙儿媳妇刚嫁进来不久,而且年纪还轻,让她一个人担着这责任有点重。”

    曲清幽也忙道:“老祖母英明,孙儿媳妇还不曾管过家,若出了什么事岂不是让大家这节都过不好?”

    唐夫人暗哼一声,然后又状似勉力撑起道:“婆母例来不是赞昊哥儿媳妇聪慧,堪当大任,依我看,这不正是个考验的机会?正所谓能者多劳。”

    正在给唐夫人垫枕头的曲清幽的手一顿,现在她才看明白,唐夫人是有意要让她在这次持家中出错,让她以后也不能染指当家主母之位。

    唐夫人又回头看着曲清幽慈祥地笑道:“二媳妇,现在婆母有求于你,你不会袖手旁观吧?”

    穆老夫人也是人精,现在这儿媳在打什么主意她焉能看不出来?看来还是要找孙儿媳的碴,也正好,就当是给二孙儿媳妇的一个考验,所以她只是端着茶碗喝茶并不吭声。

    金巧惠斜眼看向曲清幽,这回看你如何推?

    曲清幽的眉头紧皱,看来她推无可推,若接了下来可真是一场硬仗,先别说是婆母有意难为她,再就是那些有头有脸的家人媳妇也未必会服她这个只有二八年华的少妇。

    廖夫人与牛夫人正相偕进来,廖夫人高声道:“听闻大嫂病了?都快过节了,这病来得可真不是时候。”

    进来后,两人见着婆母穆老夫人在坐,自又是免不了一番行礼问候。

    曲清幽不得不暗赞运气还不错,忙朝两位婶母屈膝道:“两位婶母来得正是时候,侄儿媳妇有事相求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贵妇难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