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谈判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筑梦者 书名:贵妇难当
    大夏国的皇商地位虽不能与官家相比,但亦是半官的存在,故凌三公子非常渴望得到这个称谓来光宗耀祖,再说有这称谓将来行事也能更方便,更重要的是对于他彻底执掌凌家也是必须的。

    罗昊等了这么久就等凌三公子这句话,遂放下茶碗,笑着道:“凌三公子,相助你取得皇商之位也行,只是我也需有一个理由来说服家父,若没有家父的首肯,估计此事也难成。”

    “罗大人请说需要什么?”凌三公子道。

    “凌三公子爽快,那我也不含糊,凌家不需要付出钱财,只需要凌家充当我定国公府的耳目,以及在战时能顺利快捷的提供物资,就这两点而已。”罗昊眼放精光的盯着凌三公子看。

    凌三公子倒抽一口凉气,这罗家好大的胃口,这比直接送上银子还毒辣,若应下,他凌家就直接成了定国公府的附庸。难怪这罗昊虽然一开始严辞拒绝了他,但却又时常暗示他此事仍有商议,就是打这主意?

    罗昊也不急,没再朝凌三公子看去,而是含笑看着妻子逗着凌协玩,那浅浅的笑容看得出心还不错。

    曲清幽两耳都听着这两人的对话,看来丈夫要达成目的还是有一定的难度。凌三公子肯舍得一部分利益,却未必愿意让自家偌大的商号成为他人的附庸。

    半晌之后,凌三公子与一众幕僚交换了一下眼色,然后才朝罗昊摇头道:“罗大人,你这要求太刁钻了,恕凌三不能答应。还是希望罗大人再考虑一下我之前的提议。”

    罗昊笑着站起,“那太遗憾了,凌三公子,既然谈不拢那就算了,银子我罗家不缺。娘子,夜也深了,我们回府吧。”

    曲清幽也笑着站起,把凌协塞回给方氏,“凌三,他有空到我那儿坐坐,把娃儿带上,我实在喜欢他。”

    凌三公子眼看这对夫妻就要离开,忙又拦着道:“罗大人,何必那么着急呢?凡事还有商量的余地。其实我凌家并没有那么聪慧的耳朵,没有你想象之中那样灵敏。”他从没有想到罗家居然是看中这点。

    曲清幽突然插口道:“夫君,我那天与你到京煌酒家用膳,听了不少趣事,对了,我可有与你说过?”

    罗昊奇道:“这你倒没说过,有何趣事?”

    凌三公子两眼朝曲清幽看去,这妇人到底要说什么?没事她搭什么嘴,净添乱。

    曲清幽笑着把大皇子赵秩最近的流言说了一通,然后又叹道:“酒家果然真是好地方,人人要吃饭,天下事也要在饭桌上来谈,凌三公子,你家可真是消息灵通之地啊,连皇家之事也能彼此交换意见。夫君,你说是不是?”状似天真可

    “嗯,娘子所言甚是。”罗昊突然笑着当众揽着妻子的腰,摸了摸下巴道:“对了,诽议皇族可是不轻的重罪啊。”

    凌三公子心头一惊,这曲夫人突然说这些,是不是打算以诽议皇族的罪让他在京城呆不下去?甚至是要凌家万劫不复?要让一商户消失对于帝王或者权贵来说都是容易的很,何家不就是那被弃的卒子?据他探听到的消息,何家主就是被勒令自杀的,更何况何家现在死的死,散的散。他突然开始后悔要竞选皇商了,如果一开始不是衷这件事,现在也不会越踩越深。罗家已经盯上他,亏他这么久都没有看出来?

    等凌三公子回过神来时,罗昊已经搂着妻子走出了内室,他忙追上去,方氏糊里糊涂地跟上去,她听了半天都没弄明白丈夫与罗大人究竟在谈什么?一众的幕僚都面面相觑,脸色难看,三公子看来这回惹下了大麻烦,若三公子不能成为家主,他们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罗大人,曲夫人,请慢一步。”凌三公子追上来道。

    “凌三公子还有何话?”罗昊笑道,“我娘子不堪熬夜,若睡得太晚,明儿起来眼必定会肿,若没事,我们夫妻真要告辞。”

    曲清幽精神不振地靠在丈夫上,正好应验了他的话。

    凌三公子觉得这两人当真是绝配,一样的险,原本对这曲夫人他并不重视,只是觉得女人心软,才会让妻子去上演苦记,现在看来全然不是,这女人丝毫不亚于罗昊,不,犹有过之,给他扣一顶这么大的帽子。

    “罗大人,我们不妨回去再谈谈。”然后又转向曲清幽道:“曲夫人,我那儿有一瓶消肿用的灵药,非常的灵验,难为曲夫人再待片刻,可好?”

    曲清幽颇为难地看着罗昊,“夫君,我们还要待吗?”

    罗昊安抚着哄道:“既然来了,就再待一会儿吧,乖,再忍忍吧。”然后又对凌三公子道:“三公子,有话就快点说吧,我看也不用进内室了,在这就好。”搂着曲清幽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凌三公子也赶紧坐下,一脸的为难道:“罗大人,你这要求真的让我很难做,这事需禀报家中长辈方能定夺。只是竞选皇商之事已迫在眉睫,还望罗大人先帮在下这一次,之前我承诺的利润决不会爽约,至于罗大人的提议,若家中长辈商议过之后我再与罗大人一个交待,不知罗大人可答应?”

    曲清幽却吃笑道:“凌三公子这话真好玩,若人人都到京煌酒家用膳,用完又不给银子,说我下次再来光顾到时再一并结算。夫君,你说这话好玩不好玩?”

    罗昊状似为难地看向凌三,“连我娘子都这样说,这话我还真不好对家父开口,要不然家父定会责骂一番。”

    凌三公子站起道:“罗大人,你就这么看得起凌家,让我凌家成为你定国公府的附庸?”

    罗昊仍是笑道:“我何时说过是附庸?只是合作而已,况且也算是互惠互利,有我定国公府在背后为你凌家撑腰,凌家这皇商可是坐得稳而又稳。”

    曲清幽眯着眼睛看着罗昊,突然道:“夫君,你这可是官商勾结。”

    罗昊抚着妻子的头发,“娘子,困了就再忍一会儿,别乱用成语,什么官商勾结?只是互相合作而已。”

    官商勾结?凌三公子突然凌利的扫向曲清幽,这女人真是一语道破其中玄机,凌家毕竟是商家,这偌大的家底搬不走,而定国公府可是百年公卿世家,又是当今皇后的娘家,实力雄厚,若与之结盟,于凌家也是有好处的,之前是他太执着于把两者划清界限了。想通之后,他拱手道:“罗大人,我们可以商谈一下细节问题。若曲夫人困了,可由内陪伴在厢房里歇歇。”

    罗昊道:“娘子先去歇一会儿吧,待会回家我再去叫你。”他的娘子果然不凡,一言一行都能与他配合得上,当初娶她为妻确是他做过最明智的决定。

    曲清幽见事已经谈妥,起与方氏往旁边的厢房而去,在通往厢房的路上,方氏羡慕道:“曲夫人命真好,罗大人很疼你呢。”

    曲清幽笑而不答,是因为她有用所以才对她好吗?若是她没有一点用处,估计他很快就会丢下她而去,转而对别人好,这不是她想要的,他终究还是给不了她。她在厢房里闭眼躺了一会儿,方氏领着丫鬟退出去,说有事叫她们即可。

    曲清幽睡得并不安稳,总觉得好像坐着船一般,一晃一摇的,两手一挥,谁知手却被人抓住,吓得惊醒,睁眼一看,却是丈夫,“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谁?”

    罗昊把她抱得更稳一点,“除了我,你以为还有谁可以这样碰你?”

    曲清幽转眼看了看,两人都在马车里,“你们谈完了?”

    “天都快亮了,该谈的都已谈妥。”罗昊撩着纱帘让她看外面一丝朝霞。

    “你该上早朝了,好在我昨儿个有把朝服收拾在马车里,现在换上刚好。”曲清幽忙挪到一旁坐好,帮丈夫把上的外衣脱下。

    罗昊任她给他穿上朝服,抓着她的手吻道:“回去好好睡一觉。”

    “我知道了,不需要担心。”曲清幽笑道。

    罗昊突然揽着她烈地吻了起来,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搅翻那一片天地,曲清幽也动地搂着他的头。“真希望现在在府里。”罗昊不舍地放开她的唇。

    隔着纱帘子,曲清幽看着那颀长的影消失在眼帘,正准备吩咐马车起程回府去,谁知却遇上不速之客?

    定阳公主掀开纱帘子笑道:“可是曲夫人?”

    这声音是定阳公主,曲清幽没想到会碰上她,忙将上的头发与衣物弄乱,半撩着纱帘子无力道:“正是妾,公主下这么早哪去?”

    “我自是要到皇宫中去,倒是曲夫人这么一大早就出府?倒是稀奇。”定阳公主笑道,那双眼睛却是仔细地睃巡着曲清幽的表

    曲清幽状似羞地低下头,脖子上的吻痕不经意间露了出来,定阳公主一怔,顿时哈哈大笑,“明白,明白,看来罗卿家与曲夫人的感真是好,连上早朝这段路也不舍得放开夫人。”

    “公主取笑妾,倒让妾羞得无地自容。”曲清幽俏脸一红,声音绵软,明显一副事后不胜羞的样子。

    等到曲清幽的马车走远,车内的人道:“公主,要不要派人去查一下这罗昊夫妻俩,哪有官夫人一大早就出现在马车里,这不合理。看来昨晚必然是有事外出。”

    定阳公主摆手道:“人家夫妻恩,一大早在马车里欢好而已,不用疑神疑鬼,还是快想想如何让大皇子的流言消失更好。”一提起流言,她就心烦,越是制止就越厉害,好在这流言只是隐约涉及她,并未提到她与赵秩那不可告人的事。再说在马车里欢好的事她做过,看曲清幽的样子不像是装的。

    曲清幽回府后给唐夫人请安之后,就回自己院中歇去,一觉睡到下午方觉精神好了不少。刚起梳好头发,穿戴整齐,鸾儿就匆忙步进卧室,“二,国公夫人宣你过去。”

    曲清幽也一愣,这个时候唐夫人是不会找她的,现在所为何事?不及多想,她忙赶去唐夫人的院落。她才刚进唐夫人的暖阁,就见唐夫人与金巧惠都坐在炕上,唐夫人着脸,一见到她忙喝道:“跪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贵妇难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