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探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筑梦者 书名:贵妇难当
    唐夫人冷眼打量了曲清幽一番,脸色苍白,一副虚弱无力靠着丫鬟扶的样子,看样子不像装病,“听说你得了风寒?怎不在屋里歇歇?”

    曲清幽忙行礼,她早已听了周嬷嬷与鸾儿的禀报,于是道:“都是儿媳不孝,烦婆母亲自来一趟,只是小病而已,已经吃过药了,现在这会儿好了不少。”

    唐夫人越过她,往炕上一坐,指着下人拿来的药,道:“别说我这当婆母的不关心你,这是给你的药,按时吃了。”

    曲清幽自是应下,金巧惠上前亲地扶着她往另一边炕上坐下,“二弟妹可真要好好养养子。”说了好一通安慰的话,然后又缩了缩鼻子,皱眉道:“二弟妹,我怎么闻到你上有股酒香味啊。”

    曲清幽忙抬袖子来闻,大惊道:“看我都病糊涂了,这昨儿穿的衣物我都还拿来穿,昨儿姨母置宴为表嫂庆贺,我喝了一两杯,席间丫鬟倒酒不小心洒了些,我的衣衫被溅上少许,嗯,果然就是这股子的味道,听大嫂这么一提,我都不好意思了。”忙低下头一阵的羞赧样。

    金巧惠皱着眉看了她一会儿,她今早收到的消息不是这样说的,忽而一想这弟妹哪会那么容易就被她抓到痛脚,于是又笑道:“这有什么好害羞的?看来是二弟妹的病还没好全?吃了药,就全好了。”

    唐夫人自是收到风而来的,不过看来她这二儿媳不像骗她的样子,随意问道:“你姨母可还安好?”

    曲清幽这才抬头笑道:“好着呢,还说等表嫂生了个大胖儿子定要让婆母赏光出席孩子的洗三呢。”

    唐夫人一听到别人都要抱孙子了,免不了又朝两个儿媳道:“你们俩的肚子也要挣气才行,赶紧给我生一个孙子。”

    金巧惠与曲清幽一听忙低头小声道好。

    唐夫人坐了一会儿后,叮嘱曲清幽要记得按时吃药,并且还免了她几天的请安立规矩。然后就带着金巧惠走了。

    说了一个谎,就要承受谎言带来的效应。

    下午时分,穆老夫人遣人来问候,就连两个婶母也不甘落后,亲自上门来探病,曲清幽自是免不了又要应酬一番。

    就像现在,罗梓桐与罗梓杉两人刚好那么凑巧地来看她,罗梓杉还是一如以往般话少,但看得出真诚。

    真正让曲清幽诧异的是罗梓桐的态度,话虽不冷不,却没有了往那暗中挑拨的险,就像现在说的,“二嫂可得好好养病,要不然难为的还是二哥,还要照顾你这病人。”

    “那自是。”曲清幽歪靠在上道。

    “看二嫂精神头似乎不济,四妹妹,跟我一块儿回去吧,别扰了二嫂休息。”罗梓桐硬拉着罗梓杉起告辞。

    曲清幽自是忙让鸾儿送客。

    两姐妹出了院子,罗梓桐就放开了罗梓杉,“我知道你想在二嫂上图谋什么?四妹妹,我可警告你,若你不是真心想与二嫂交往的,就少来这院子。”

    罗梓杉脸一红,心里却在诧异这三姐不是一直与二嫂不对路的吗,什么时候这么维护二嫂的利益?“二嫂待人好,四妹自是愿意与她来往。”

    “那你记得你说的话,若是让我知道你与安姨娘不安好心,小心我不放过你。”罗梓桐放出狠话。自从与二哥谈开了,她再不喜欢曲清幽也不待见别人在她上钻空子寻利益。

    曲清幽睡了好久,起后又猛灌了几碗周嬷嬷暗中弄来醒酒的药水,这才觉得子舒坦了不少,歪在炕上朝周嬷嬷道:“你去暗中查一查,把别人暗插在我们院子里的人寻个由头遣走。”

    “老奴知道了。”周嬷嬷皱着眉又道:“二,桃红与嫣红那两个狐媚子如何处置?老奴总觉得留下她们俩会是个祸害。”

    曲清幽何尝愿意让那两个人在自己的眼前晃,“嬷嬷先别管她们,只要派人盯紧就好,别让她们弄出祸端。我怕若遣走这两个,别人就会迫不及待送来几个,还是先留着。”古代的所谓长辈都喜欢给晚辈安排几个侍寝的人,给你你还推不掉,现在有这两个丫头在,别人还不至于那么快就向她的院子塞人。想了想后,她又附耳与周嬷嬷吩咐了几句。

    周嬷嬷一听,忙道:“相信她们不至于有这个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嬷嬷,你还是照办。”曲清幽道。

    周嬷嬷点点头,“对了,昨儿二不在家,鹃儿那丫头竟然跑去二爷的书房,看来这妮子也不安分呢。”

    “那二爷是何态度?”曲清幽这话看似问得悠闲。

    周嬷嬷道:“好像也没多长时间就被二爷赶了出来,今儿个就没见她在屋里侍候,依老奴看她似乎连大丫鬟也当不好。”

    “那就降一级,安排她在别处当差。”曲清幽道。鹃儿的不安分早在她还没嫁之前就看出来了,留着她是为了试试罗昊而已,既然已经没有用处了,干脆就眼不见为净。

    鹃儿被降级的事很快就在莲院里传开了,桃红始终记恨她,时常找机会折辱她。

    罗昊忙完了事推掉了一些不必要的应酬赶紧回家看娘子好点了没有,一进暖阁,就见她歪在炕上,手一挥让丫鬟出去,忙脱了鞋上炕,抱着她察看一番,“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还不是有人硬扯我病了,结果众人都来探病。”曲清幽状似抱怨的话。

    罗昊笑着道:“是,是我的错,就该说我娘子是喝醉了,昨晚缠着我一夜贪欢……”

    曲清幽羞红着脸伸手捂住他的嘴,“还说,什么叫得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你。”

    “正经点,好些了吗?”

    曲清幽看着他眼中的关怀,笑着歪在他的怀里,“早就没事了,偏你还心。”

    罗昊在她耳边吹气道:“再醉一次好不好?”

    曲清幽瞠大眼,“你还想有下次?”

    罗昊颇为留恋地道:“娘子喝醉时特别的有味道。”特别是她缠着他不停求欢的样子清纯而又妩媚。

    曲清幽看他那一脸笑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伸手把炕枕往他上砸去,嗔道:“休想。”

    有人倒霉有人就会风得意,鸾儿最近是走路也生风,现在在这院子里的下人,除了周嬷嬷外最得宠的就是她。

    “要不是有二赏识,我还在乡下教私塾呢,这不瞅着个机会亲自来谢谢二。”鸾儿的大哥感谢道。

    “可不是嘛?二,不是我说,一看你就是有福的,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鸾儿的大嫂一张大饼脸挤出谄媚的笑说着自以为是恭维的话。

    “大嫂。”鸾儿急急喊了一句,阻止她说出更不得体的话。

    鸾儿的大嫂斜睨了小姑一眼,“我又没说错,看你现在跟着二也是吃香的喝辣的,偏还留着我与你大哥在乡下受苦,有一餐没一餐的,你看你大侄儿都饿瘦得不成样,有了银子也不往家里寄,有你这样对家人的?”扯着自己那个正在猛吃点心的大胖儿子不分场合地抱怨着。

    “咳。”鸾儿的大哥见这婆娘越发不成样,遂咳了一声,他怎么就娶了这么个货色?略微抬眼看着上方的二仍是那样好脾气地笑着,想来大家闺秀就应是这样的,再回头看自家这婆娘仍喋喋不休地说着穷啊没银子啊的话,就更鄙夷了。

    “大嫂。”鸾儿急急打断,她的脸真被她丢光了。

    “我有说错吗?二,你有所不知啊,这小姑自幼也是我拉扯大的,银子啊什么的也没少使……”

    曲清幽笑着道:“当人嫂子的确也不容易,虽说安排的是书吏一类的职务,但认真办差,也还会有升迁的机会。你们初来京城也不容易,周嬷嬷,你把前儿才送来的银子拆封,取五两银子给鸾儿的大嫂拿去做安家费吧。”

    鸾儿本来想让自家大哥来见主子,就是想博个好印象,往后能再搏个更好的前程,谁知这粗鄙的大嫂偏哭穷的来讹银子,“二,安家费我都给了,不用二破费。”

    鸾儿的大哥脸一红忙推却。

    鸾儿的大嫂一把推开丈夫,伸手就把周嬷嬷拿来的银子揣到裤兜里,周嬷嬷看着这粗妇就是一阵的不屑。

    “二是大户人家的,不在乎这点小钱,我们还正等着这钱救命呢。”鸾儿的大嫂笑着露出一口的黄牙。

    曲清幽自也不会与这等人计较,虚应了几句,就让鸾儿送了出去。

    鸾儿原本赧红的脸一出了定国公府的大门就变得气怒不已,“大嫂,有你这样的吗?我前儿不才给了你一两银子。”

    “那一两银子哪够使啊?”鸾儿的大嫂呲牙裂嘴道。

    “你!”鸾儿气得想抡拳,转而一想,与这等粗妇是无法沟通,一把扯过懦弱的兄长站到墙根,放低声音道:“大哥,别说我做妹子的不提醒你,找个机会你还是快点把这恶妇给休了,随便再纳一个也比她强。”

    “这不是忘恩负义吗?她嫁我时,我们家穷得连锅也揭不开,况且还生了娃。”鸾儿的大哥犹豫道,若不是念着这点,他早忍不下去了。

    鸾儿冷哼道:“大哥,你娶她是她就已经是一个破烂货,你也别气恼,以为我小就不知,她若不是被人破了子,村里的人容不下她,哪还会嫁给你啊?你被人明里暗里的笑了多少年,难不成就想让自个儿的前程全断送在她手上?”

    鸾儿的大哥脸一阵臊红。

    鸾儿见那大嫂要往他们兄妹处看来,忙又道:“你可知我们是何出?先别说这夫家,娘家就是吏部尚书,若能攀到这棵大树,何愁将来没有好前程?你多想想吧。”说完,不待大哥答话就转进了府。

    鸾儿的大嫂一把揪着丈夫的耳朵,“你那妹子跟你说了什么?她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鸾儿的大哥忙扯下妻子的手,恼道:“你也不看看场合,现在是大街上,在你眼里可还有我这个夫君?”说完,抬脚就走。

    鸾儿的大嫂一见周围人都朝她指指点点,忙呸了一口,“看什么看?”径自上前去追丈夫。

    八月正是那荷塘产莲子的时节,曲清幽邀上府里一众年青女眷来划艇摘莲子。

    凌三公子的妻子方氏抱着孩子进来时,正见到一众衣着光鲜的女子在荷塘中穿梭,笑声不断。两眼一搜寻发现曲清幽正一淡红衣裙在荷叶丛中,伸手摘下一个莲蓬。

    曲清幽抬眼看到她,忙让人备小艇让她也来玩玩。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贵妇难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