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送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筑梦者 书名:贵妇难当
    罗昊坐到摇椅上,让她躺在他的上,“钟嬷嬷走了?”

    曲清幽道:“我用50两银子把她打发了。”收拾掉钟嬷嬷于她是迟早的事,所以她的语调依然是那样和缓的。“是不是觉得我太狠了?”

    “你忍她也够久了,只是她不识相而已。”钟嬷嬷自恃是他的妈,在府里行事颇为嚣张,若不是念在那一点的恩与老祖母的面子上,他早就让这老婆子滚了。

    曲清幽听了他的回答,突然觉得心很好,上前主动吻他。顿时满屋光,摇椅随着他们的动作一摇一摇的。

    “你当初要安置这椅子八成就打这主意?”事后,曲清幽慵懒地靠在他上,任他的手抚摸着她光洁的背部。

    “娘子现在才知道?”罗昊打趣道。

    夫妻俩笑闹了一阵,曲清幽突然道:“那盐案可有突破了?”

    罗昊笑着摇摇头,伸手替她把凌乱的头发捋到耳后。

    这件案子虽说圣上亲审了,但依然没能把幕后最终的主使者找出来,何家主已死,那些犯事的官员也说得极为笼统,支支吾吾,就连圣上动用极刑也审不出什么来,看来他们必有把柄握在幕后者手中,以至他们不得不三缄其口。

    曲清幽在他光着的膛上无意识地画着圈圈,脑中却是想着别的事,罗昊受不住地一把抓住她的手,“娘子,不打算用晚膳了吗?”

    曲清幽这才看到他眼中的那把火,忙起把衣物穿上,颇为可怜兮兮地道:“闳宇,我肚子饿了。”

    罗昊捏着她的鼻子,“就会用这招。”

    曲清幽服侍他穿衣,“你还是趁早抽的好,这案子水太深了。”

    罗昊一愣,抱住她呼吸了一口她发中的香气,“别担心,不会有事的。”这事他想过,不过要想抽不容易,要有一个绝妙的借口才行。

    定国公府现在最门的话题就是钟嬷嬷被遣的事,那些别的院中受钟嬷嬷盘剥的人都拍手称赞,说二真真的大好人,把她们这些年受盘剥的钱都返还了。现在府里的下人大多都羡慕莲院的下人,跟着一个多好的主子,还有额外的赏赐可拿。

    后来,廖夫人在给穆老夫人请安之时,笑道:“有二侄媳妇首创的赏赐制度,我那院里的下人都快要反了,全都说要到昊二***院子里当差呢。”

    穆老夫人倒是颇为欣赏,这制度的确能调动人的积极,学了曲清幽一回在自己的院子里实施起来。

    惟有唐夫人是一直黑着脸,这很明显就是向她这婆母的权威做出挑战。她自是对这制度不屑一顾,那得多花多少银两?真是不当家不知辛苦,净糊闹。

    定国公府的人心浮动自不是曲清幽关注的重点,表妹粟丽被沈太医诊断为恶症,留在京城这极北之地不利于恢复,建议回南方去方才能有一线生机。平定候粟俨为此特意向皇帝请旨让孙女儿离京养病,这个折子拖了好长一段时间方才批复下来,粟丽回南的事这才成行。

    荒原古道上,几辆精致的马车停在那里,曲清幽、徐繁这些晚辈不用说,就连徐姨母、粟夫人也都来了送行。

    曲清幽握住粟丽的手,“表妹,回去后养好子,再回来时可得记得带个表妹夫。”

    粟丽一听腊黄的脸一红,忙抽手,“清幽表姐拿我来玩笑,不理你了。”

    徐繁脸上痕迹全消了,依然笑得大大咧咧道:“这可不是玩笑,你看我们几个表姐妹就你还没有主儿,该是让舅母心了。”

    “你看,这可不是我一个人说的。”曲清幽笑道。

    徐姨母与粟夫人等长辈自是叮嘱了很多该注意的事,汤夫人颇为感动,她这次也随女儿回南方。以往她一直对于这两位姑多有芥蒂,总认为她们看不起她庶出的份,现在方才觉得自己多心了。

    “送君千里终须别,娘,姨母,繁表姐,应该让舅母与表妹启程了?”曲清幽扶着粟夫人的手道。

    汤夫人踏上马车,和女儿隔着纱窗与一干亲人告别,正想吩咐车夫起程,突然一辆华丽的马车驶来,众人一看,原来是定阳公主的马车。

    曲清幽看着俊美少年扶着定阳公主步下马车,看来今天要顺利出京还是件难事。定阳公主巧笑俏兮地上前道:“看来我来得还及时,汤夫人与粟姑娘还没起程。”

    汤夫人赶快下车朝定阳公主行礼道:“妾怎能当得公主下亲自送行,折煞妾及闺女了。”

    定阳公主伸手扶起汤夫人,“夫人多礼了,听闻粟姑娘病重,我也忧心,特来看看聊表心意。”说完,不待汤夫人伸手,自己就撩起了车帘子,探头一看,粟丽无力而虚弱地躺在车内,眼神迷离,连她掀帘子盯着她看也毫无察觉,看来不像装的。

    汤夫人忙道:“公主下,小女的病不能吹太久的风,况且她现在病得糊糊涂涂,不能给公主问安,还望公主见谅。”赶紧伸手把车帘子从定阳公主的手中抢下,放了下来,做完后,发觉自己失礼了,又向定阳公主赔罪。

    定阳公主一直打量着汤夫人的举动,那急切的动作连礼节也不顾,看来这小姑娘真的病得很重,遂笑道:“慈母心当是如此,倒是我莽撞了。”

    徐姨母上前道:“公主下,时候不早了,是不是让她们起程呢?”

    “当然。”定阳公主笑着让开。

    汤夫人福了福赶紧上马车,吩咐车夫起程,平定候府庞大的车队这才开赴往南方而去。

    定阳公主与众人再寒暄了数句,方才上马车离去。

    车里的大皇子赵秩嘲笑道:“怎样?可有装病?”

    “我这可是为你将来着想,你还埋怨我?我打听到沈太医在诊病前一天接见过罗昊与他的娘子,所以我才会怀疑沈太医说谎,这才过来一探真假。”定阳公主道,若不是沈太医是她推荐的,她不好另派太医再来诊断一番,这才亲自出马。

    赵秩可不管这些,一把抱住定阳公主扯起了她上的衣衫,定阳公主推开他,“现在京里对你的流言颇多,你还敢乱来?”

    “谣言止于智者,他们传过一阵觉得没有意思,必然又会转开新的话题。”赵秩不当一回事。

    “这事必有主谋。”定阳公主早就怀疑流言背后必有人策划,看来是罗皇后无疑。

    “那又如何?几句流言而已,这种低劣的手法亏她还想得出来?我都不屑用。父皇不会把流言当一回事的,那些民就不用顾忌了。”赵秩伸手进定阳公主的衣内抚摸起来。

    “你别太大意了,往往最后沟里翻船。”定阳公主气息不稳地道,看来她也得谋求反击。

    曲清幽与徐繁自是借此机会与至亲说说话,直到马车进了城,这才不得不分离,徐姨母最后还邀请她们过两天来她府里赴宴。粟夫人还颇为好奇地问:“所为何事?”不是节气也不是生辰的。

    徐姨母颇为高兴也颇为神密的宣布说是儿媳有了,粟夫人这才赶紧向姐姐道贺。

    初秋的季节在北方来说已经颇具凉气了,竹帘挂着到了晚上总觉得透风,曲清幽赶紧吩咐丫鬟们挂上布帘,当然夜晚的寒凉她是体会不深的。

    自打知道徐繁的事后,她开始深思自己这段姻缘,无疑她是比徐繁幸运得多,从成婚至今,虽不敢说将来如何,罗昊待她自是没话说的。对于前世的那个男人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起,罗昊已经慢慢地占据了她的心。

    这一,罗昊处理完公事提早回到府中却遍寻不到曲清幽,问了丫鬟,才记得昨儿夜里她就和他说过,要到徐姨母家去赴宴。看了看时辰还早,他也不好去安国府要人,自是转到书房处理一些事务。

    鹃儿见到二爷单独一人在书房,二不在,赶紧回房换了漂亮的衣物,抓住机会在二爷面前表现一番,这种机会太难得了。

    当她端着茶碗笑地在罗昊面前时,罗昊是皱了皱眉,这个丫鬟他有点印象,但不深,他娘子平不常让她在跟前侍候。

    “二爷,婢子泡了碗参茶。”鹃儿露出了自认为最美最媚的笑容,声音刻意放嗲,见罗昊望着她,刻意地扭动了一下柳腰。

    罗昊看着这个丫鬟的刻意表现,看来是要勾引他了,突然道:“笑得更媚一点。”

    鹃儿一听,心中喜意大放,二爷平都没有留意她,上前半蹲下来,举手在罗昊的膛比划着,脸上笑容多加了几分媚意,吐气如兰地道:“二爷,婢子仰幕二爷久矣,还望二爷给个机会让婢子伺候。”

    罗昊没有阻止她的行为,只是一味盯着她看,鹃儿见此,行为更为放肆。从她成为曲清幽的贴大丫鬟起,她就一直知道自己将来是有机会当姨娘的,哪有男人会不动陪嫁丫鬟的?只是姑娘刚新婚,又把夫婿看得死死的,她一直没有找着机会下手,现在有这机会,她连羞耻心都抛下。手虽然颤抖,但仍慢慢地去拉开罗昊的腰带,凑上去想要吻他。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贵妇难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