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送礼(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筑梦者 书名:贵妇难当
    周嬷嬷早已等在外间,罗昊这才吩咐她,让她去给穆老夫人传个话,就说他昨儿个夜里让他的娘子累着了,让老祖母想个法子免了他娘子今早向婆母请安。

    穆老夫人正梳着头时就听到了周嬷嬷飞奔而来的禀报,笑道:“那小子真让你这么说?”

    周嬷嬷笑道:“二爷是这么吩咐的。”临了,自己又加了句,“说是好让老夫人早抱上曾孙。”

    “哈哈哈”穆老夫人大笑出声,她那次孙哟,净会剥削她这个老祖母,算了,为了早能抱上曾孙,朝珍珠道:“你去传我的话,就说昨儿个乞巧节,大伙儿歇得都晚,让国公夫人免了两个儿媳请安。”

    珍珠笑着应是,打帘出去了。

    曲清幽这一觉直睡到将近午时,全都犹如被车辗过般酸疼,感觉自己的背正被人轻轻抚摸着,抬眼看去,见丈夫正拿着那枚鹰纹玉佩看着。

    她趴在他膛上,“可看出什么名堂?”声音里满是调侃。

    罗昊见她醒了,把玉佩递回给她,“没想到粟候爷如此喜欢你。”这种族纹玉佩,七大世家每家都有,只是没想到他的娘子让粟俨另眼相看了。

    曲清幽看了看这玉佩,昨儿个要不是它,也许皇后那关她真难得过去。随手扔到枕边,眼珠儿转了转,这才发现原来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她低头一看,上仅着肚兜,红着脸道:“你不会就这样把我带回来吧?”

    “你说呢?”罗昊吻了吻她的额头。

    “你这人小气得很,怎会把自己娘子暴露给别人看。”她抚着他的脸道。

    “知我者,娘子也。”罗昊笑着用力一托,让她叠在他的上,伸手解开那背后的带子,张嘴就咬住一颗嫣红的果实。

    曲清幽揽住他的头,看着他的舌轻轻地在画圈圈,嗔道:“别又来了,我那儿还酸痛着呢。”

    “我又没说要做什么,娘子是不是想歪了?”罗昊调笑道,“再说我有给你上药,莫不是沈老头的药不灵?”

    曲清幽这才感觉到下某处传来的清凉之感,想到是眼前之人给她上的药,脸不红了红,“没正经。”想到四皇子赵稹说这人不大好色,看来就是骗人的,她昨晚都差点被他榨干了。

    “若有谁在闺房里还正经起来,那他就成圣人了。”罗昊笑着把那件兜儿扔到一边,拥着她闭起眼睛,“再睡一会儿吧,待会我还要到父亲那儿用膳,下午还得到宫里给圣上交差。”

    曲清幽听着他的话,睡意消了不少,想到那睿亲王说的话,心下免不了又是担忧,紧紧地拥着他的背。“我还没给婆母请安呢。”她突然忆起,忙坐起,糟,现在都这时辰了。

    罗昊望着眼前的美景,一阵心动,但想到她的子还痛着这才作罢,安抚道:“母亲已经让人来说不用请安了。”

    曲清幽这才放心地躺下。

    直到银红禀道,说是国公爷找二爷去用膳,夫妻二人这才起,曲清幽脸红的在丈夫的目光下穿上那衣衫,罗昊见她似乎有些害羞,调笑了一两句,自己把衣物穿上。

    中午曲清幽倒是被叫去与穆老夫人用膳,她怎么觉得穆老夫人看着她笑得颇为古怪?就连她要站起立规矩,穆老夫人都忙让她坐下,吩咐厨房做些滋补的菜让她吃。

    “听昊哥儿那小子说他昨儿让你累着了,孙儿媳妇要多吃点,我这把老骨头还等着早抱上曾孙。”穆老夫人笑道。

    曲清幽刚喝到口里的汤水险些喷出来,脸上一阵潮红,罗昊,你怎么可以诋毁我的清誉,看她今晚如何收拾他。一顿饭都在穆老夫人调笑的目光下尴尬地用完。

    至于夜里谁被谁教训,那就只有他们夫妻俩知道了。

    次,司徒将军悄然送上几份礼物说是给曲清幽压压惊,也暗中对儿子司徒鸿的事道歉。

    罗昊当时笑道:“这老将军看似鲁莽,实则行事还是颇为谨慎。”那老家伙一早就看出了他不让这事宣扬出去坏了曲清幽的名声。

    后来,司徒鸿就被父亲关押在家一阵子后被送到了边疆历练去了,罗昊听说后冷笑了数声,好在那老家伙行动得快,若再慢上一点,他就准备亲自动手脚了。

    回头他说给曲清幽听时,曲清幽就叹道:“自作自受,也怪不得别人。”心中不期然地想到曲清然,这便宜妹妹的孩子还没有落地,丈夫就要远离,看来她当初的算盘终还是打错了。

    这,罗昊回来的时候,看到曲清幽正在与罗梓杉讨论绣样,那庶妹虽笑声不大,但看起来比往开朗了不少。若他那妹子桐儿能与他的娘子相处和谐,那该多好。

    “你回来了。”曲清幽笑着上前道。

    罗梓杉一看到这甚少见面的二哥,忙脸红的上前行礼,蚊子声:“二哥。”

    罗昊笑道:“四妹不用那么多礼,坐下吧。”

    罗梓杉红着脸坐了没一会儿,即找借口走了。

    曲清幽笑着给罗昊换上家居服,“看你一回来把人都吓走了。”

    “我好像没那么可怕吧?四妹那子真不知随了谁。”罗昊不满地道,把妻子抱在怀里亲了好一会儿才放开。

    用晚膳时,曲清幽见罗昊有点心不在焉,遂问:“有何事?”

    罗昊道:“何家主自尽的事,你还记得吧?那大理寺少卿方老也在昨儿于狱中自尽了。难为他家还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即将诞生的孙儿,真是看得人都心生唏嘘。”

    曲清幽却一时间没有想得那么多,而是想到这案子背后有着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推动着。她的头还没抬起来,罗昊又道:“看来这案子真是越来越棘手,一边是圣上,而另一边似乎……”言又止。

    “你也别伤怀了,人各有人命。”曲清幽心知有些话是不好说出口。

    “官员的俸禄本来就不高,更何况方老为人又有些迂腐,清幽,我看……”

    曲清幽伸手挡住了他的口,理解地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回头我让钟嬷嬷准备五十两银子,你拿去做奠仪吧。”

    罗昊抓着她的手吻了一下,她是他的妻子,况且男主外女主内,人来往这些事必须要她点头方才是对她的尊重。

    用过膳后,罗昊去书房处理公务,钟嬷嬷一听曲清幽又要她拿出五十两银子,脸一皱道:“二,账上没有这么多钱?”

    曲清幽喝着茶水道:“怎么没有?上回我还看了账,上面不是将近还有一百两银子吗?这会儿奇了,你老怎说又没有?”临了,瞪大眼不可思议道:“不会是账上与实银不符吧,相信你老应该不会做这等事。”

    钟嬷嬷一听她的话,忙摆手表忠心,最后咬牙道:“老奴这就去拿银子来。”看来她要快点催那些欠钱的人还钱才好,要不然这二哪天兴起查账,她吃不了真要兜着走。

    钟嬷嬷把银子取了来,鱼目微掀地道:“二太善了,由着二爷乱花费也不拦着。只要二不同意,二爷也没辙。”

    曲清幽笑道:“一家之主不还是夫君嘛,况且出嫁从夫不就是这个道理?”

    “二说的是。”钟嬷嬷一口黄牙暗咬,她这暗中的离间怂恿还是敌不过二***狡猾。

    曲清幽看着这钟老婆子貌似恭敬地退下,看来离真正收拾她的子不远了。

    七月的天气甚是好,万里无云,荷花开得正盛,午后,曲清幽倒是命人在八角亭里备下了一些吃食,请了两个小姑来赏荷花,自从罗梓杉常来坐之后,她就琢磨着哪天把这罗梓桐请来,毕竟她才是正经的小姑。

    罗梓桐心里是不喜欢这二嫂,但是看到她与那庶出的上不了台面的妹妹来往甚密,私底下的埋怨就不少。“我还以为二嫂都快忘了我呢。”

    曲清幽笑着道:“小姑说笑了,是你不给我这二嫂面子,平里也不来我这儿坐坐。”

    罗梓桐瞄了一眼局促坐着的罗梓杉,“有四妹妹给二嫂做伴,我可哪敢来打扰。”

    罗梓杉感觉到嫡姐的目光不大友善,子更是颤了颤,一双手在桌上都不安地抖着,她这嫡姐的厉害她是吃过的。

    曲清幽伸手按在罗梓杉的手背上,“四小姑,桌上有点心,可别客气了。”

    罗梓杉小声道:“二嫂,我知道了。”

    曲清幽这才对罗梓桐笑道:“小姑可是吃醋了?你若能常来,不但我高兴,你二哥更高兴呢。前儿他才和我说,有好些子没见到桐儿,正想着呢,只是事忙,不得闲,小姑可要体谅体谅些个才行。”

    罗梓桐原本见曲清幽安抚那胆小鬼,心里就不爽,可一听她说自家二哥还念着她,心里的不平之气突然又缓和了不少。“二哥,他真有这么说?”她忍不住问道,毕竟她与二哥好长一段时没说过话了。

    曲清幽看她神色略有松动,忙道:“怎么没有?等他晚些回来,小姑留下用膳,亲自问问不就晓得二嫂有没有说虚话?”

    罗梓桐心道:“那是当然。”但嘴上却说:“我哪会置疑二嫂骗我。”

    正说着话,突然周嬷嬷与钟嬷嬷两人就进了亭子,周嬷嬷脸上似有不平之气,钟嬷嬷脸上倒是神清气爽,抢着道:“二,有人给二爷送礼来了。”

    曲清幽轻放下茶碗,“送礼?”

    当那八个长相颇水灵年龄介于十六到十八的女孩站到曲清幽的面前时,曲清幽脸上的神色未变,但是心里已经开始暗暗的盘算了。

    那群女孩一看就是江南水乡泽国来的,段柔软,蹲下行了个标准的福礼,声音带着吴浓软语的调调,“给请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贵妇难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