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离别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筑梦者 书名:贵妇难当
    ( )    穆老夫人沉声道:“沉着点,你就这点不好,真遇到事就慌张,依我看你还不如向你二嫂多学学。”

    罗梓桐没出声,想必是心里不大痛快吧。

    罗家的太上老君居然在教这罗梓桐熟悉朝政,看来罗梓桐上必然有罗家寄予厚望的地方。

    曲清幽也不再听这两人对话,急忙出了穆老夫人的院落赶回自己的院落,到了院门口,她也不用丫鬟扶,自个儿就急急地下车。

    快步走进屋里,果见罗昊正坐在炕上看着卷宗,连她进来也没发现,“听周嬷嬷说,你要出趟远门?”她开门见山地道。

    罗昊听到妻子的声音,笑着拉过她的手道:“不是什么大事,是那几个犯了事的官员就要押到京,我怕途中会再出意外,还是亲自去看看为好。这几天我都不在,你在家好好待着。要记得用膳,知道吗?”

    曲清幽嗔道:“我又不是小孩子,难不成还饿肚子?”然后挣脱他的手道:“我进去给你收拾一下东西吧。”

    “不用那么麻烦,也就几而已。”罗昊笑着阻止她。

    “我还是收拾一下东西让培烟带着我才放心。”说完,曲清幽也不待他回答转进内室收拾东西去了。

    罗昊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帘子后,不一会儿传来了她吩咐丫鬟们做事的声音。以前他出门从不觉得惆怅难舍,现在成了家才觉得离开是一件颇需要毅力的事。

    曲清幽收拾完这才转出来,吩咐下人把那培烟寻来。

    培烟正在外头与鸾儿说着话,说得正兴起忽听到二找他,于是忙掀竹帘进去,腆着笑脸站在曲清幽的面前,“二找奴才?”

    曲清幽对于这个下人还是颇有几分好感的,笑道:“也没什么事,你随二爷出去,只是吩咐你路上照看好二爷的子,可别疏忽了让二爷病着,记得了吗?”

    培烟忙道:“奴才都记住了,二放心,奴才常随二爷出门,从没有一次让二爷病着的。”

    “被你这么一折腾都成大事了。”罗昊笑着抬手让下人都出去,下炕伸手抱着她在怀里道:“我这次出门你会不会想我?”

    曲清幽道:“不想。”然后拉下他的头凑上香唇。

    罗昊咕喃一句:“口是心非。”狠狠的凌虐了她的香唇一番方才做罢。

    曲清幽抱着他道:“你要平安回来,我会在家等你。”就怕那些让何家主自尽的人会在背后弄些小动作,相信这也是他担心的,要不然也不会特意前去。

    罗昊抚摸着她的美背安抚她的绪,耳语道:“放心,我们还没洞房呢,我可舍不得死。”

    曲清幽嗔地捶了捶他的肩膀,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开玩笑?“什么死不死的?别瞎说。”

    罗昊自是笑着包住她的手,许诺道:“定会赶回来与你过乞巧节。”这可是他们成婚后首个节,他不想错过。

    夫妻两人亲了一会儿,他就不得不放开她,连晚膳也没用就带着培烟出门去了。

    曲清幽独自一个儿用了晚膳,突然她觉得这偌大的莲院也太空旷了,那一个人一不在家就变得格外的冷清,甩甩头,把这莫名的绪甩掉。

    夜里她独自一人躺在上,摊开手指数了数自己成亲才几,好像才不过刚是半边手指数多一点,她似乎就熟悉了这个男人的气息,他才刚一离开她就觉得空虚。明明是夏夜,没有了那抱着她的温暖躯竟也觉得有些冰凉。

    她伸手摸了摸那半边冰凉的位,似乎她开始已经对这个男人产生了依恋之,原来她也是一个贪恋温暖的女人,只要给她一点点,她也会忍不住索要更多,低低地喃语道:“闳宇,你可知我真的想你了。”

    远处正骑着马奔波的罗昊突然打了声哈啾,培烟忙催马上前道:“二爷可是着凉了?”

    “没的事。”罗昊闷声道。

    “那准是二想你了。”培烟打趣了一句。

    罗昊听他提起曲清幽,突然觉得怀里空落落的,若是往常这个时辰,他早已抱着她入睡,短短几天这习惯就已经深入骨髓。

    唉,平生不会相思便害相思,离别方知相思苦。

    这些天曲清幽每天早上去向唐夫人请安,陪穆老夫人用了午膳,下午就是纯无聊的时间,她拿出蒌子里的针线活慢慢做着,在母亲粟夫人的狠抓下,她的刺绣功夫也是突飞猛进,颇能绣出一两件像样的东西。

    “二,这是婢子做的四色糕点,请二尝尝?”嫣红端着盘子笑着进来。

    曲清幽是一直刻意忽略这两个女人的,桃红不屑于在她面前讨好,倒是这嫣红时不时就来讨好她。她打什么主意她也自是明了,随意地看了一眼那颇为精致的点心,笑着道:“搁桌上吧。”然后低下头又绣了起来。

    嫣红看着这二宁静的侧脸,她一直明着的示好似乎难以让二对她有好感,二一直都是不冷不地对着她,也包括那个桃红。

    嫣红正尴尬地站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鸾儿就进来禀道:“二,安姨娘与四姑娘来访。”

    曲清幽颇为疑惑地抬头,这安姨娘与她素无往来,四姑娘仅见过一面,怎会突然来她这儿拜访?不过来者是客,她也不好赶人,于是道:“让她们进来吧。”

    安姨娘拉着自己那个颇为腼腆的女儿罗梓杉进了门,然后看到曲清幽坐在炕上,笑道:“昊二倒是悠闲得很,冒昧前来,倒是打挠了。”

    “哪儿的话,安姨娘坐下吧。”曲清幽站起道,然后才朝罗梓杉道:“四小姑也快坐下吧,站着干嘛?”

    罗梓杉这才大着胆子给曲清幽行了礼,然后坐到炕上,而安姨娘虽长了眼前两个妙龄女子一辈,但就因为是半个主子,自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没有资格与正经主子平起平坐。

    “二嫂也在做针线活啊?”罗梓杉颇为害羞地小声道。

    “做得不好,倒让四小姑笑话了。”曲清幽把绣了一半的绣品扔回蒌子里,吩咐鸾儿上茶。

    罗梓杉害羞地笑了笑接过鸾儿递上的茶碗,低着头没说话。

    安姨娘忙道:“四姑娘也喜欢做些绣活,不过没有昊二做的好,这还是要昊二多多指点指点她,免得将来出嫁了让婆家笑话。”

    “我做的也不好,打发打发时间还行。对了,四小姑定亲了吗?”曲清幽好奇地一问。

    说起亲事,罗梓杉就脸如红纸,咬着下唇摩擦茶碗上的花纹。

    曲清幽看了看这罗梓杉,这格颇让她皱眉,在她看来安姨娘是属于高调的妾了,怎么女儿的子差了这么多?果然又是安姨娘代为答道:“还没呢,她年纪还小,明年才及笄,我还舍不得她太早嫁人。”

    “那倒是不急。”曲清幽笑道,把一旁的糕点推到罗梓杉面前,“四小姑可别客气,我是你嫂子,在嫂子面前不用那么腼腆,知道吗?”

    罗梓杉抬头看了看面容和善的曲清幽,只看到真诚的笑容,全没有看不起她出的不屑样子,遂也放下心来,“谢谢二嫂。”伸手拈起一块小口吃了起来。

    安姨娘一边喝着茶,一边小心地观察曲清幽与女儿的互动,看来她还是走对了这步棋。

    三人正说着话,鸾儿又进来禀道:“二,大来了。”话音刚落,金巧惠就掀帘进来,“二弟妹这儿真是闹。”

    曲清幽站起上前道:“大嫂今儿个怎么得空到我这儿来?”

    罗梓杉急忙下炕,步行到金巧惠面前,蚊子声音道:“大嫂。”

    金巧惠看了一眼罗梓杉,那眼中没有过多的绪表露,“四小姑看来长大了不少,安姨娘也不带她到我那儿坐坐?”

    安姨娘这回没有了在曲清幽面前的和善,慢条斯理地站起,扯了扯脸皮道:“显大事忙,我们这些小人物哪有资格给显大添乱。”

    “看安姨娘说的,好像我是那不欢迎客人来的主人似的,免得到时二弟妹不来我那儿走动走动。”金巧惠笑道。

    “大嫂真是越说越离谱了,我倒时想去找大嫂多聊聊呢。”曲清幽笑道。

    “还是二弟妹了解我。”金巧惠拉着曲清幽的手亲地说。

    安姨娘看了看金巧惠,然后拉过女儿对曲清幽说:“既然昊二这儿有访客,我们就先告辞了。”

    曲清幽皱了皱眉,这安姨娘与金巧惠之间似乎有些隔阂,不过她也不好过问,忙婉留了几句。安姨娘仍是执意告辞,曲清幽惟有送出了暖阁,嘱咐她们有空再来玩的话。

    金巧惠冷眼看着安姨娘携着罗梓杉离去,见曲清幽回转,忙道:“二弟妹平没事还是少和安姨娘来往,婆母会不高兴的。再说四小姑是庶出,嫡庶总是有别的。”

    “她也是今儿个才来我院子坐坐,素里也是说不上话的,对了,大嫂怎会突然想起到我这儿坐坐?”曲清幽笑着坐回炕上。

    “还不是乞巧节的事?我今儿个到婆母那,婆母正准备让下人媳妇把衣裳给你送来,我就想啊,我都还没到你这儿来拜访过,这回就借花献佛来一趟。”金巧惠笑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贵妇难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