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吃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筑梦者 书名:贵妇难当
    ( )    司徒鸿没想到今天来会碰上曲清幽归宁,一双眼颇为留恋的在她上看了看,罗昊见了自是心里不爽,上前一步挡住他看向曲清幽的目光,拱手朝司徒将军行了一礼。

    司徒将军与定国公罗阙私交不错,忙道:“贤侄何须多礼?”

    “老将军是长辈,小可是晚辈,怎能失礼呢?”罗昊道。

    “这娶了媳妇果然就成熟了许多,所以说男人还是要成家立室方才是男子汉真丈夫。”司徒将军笑道。

    粟夫人赶紧让人把曲清然找来,既然司徒家都来接了,她巴不得她快点走。

    罗昊忙拉过曲清幽朝曲文翰夫妇告别,“天色渐晚了,小婿还是先回去了。”

    粟夫人忙拉着女儿吩咐了几句。

    曲清幽向父母福了福,转而又向司徒将军福了福方才离去,司徒鸿的目光一直望着她,直到她在罗昊的搀扶下坐上了轿子方才依依不舍的收回。

    司徒将军看着儿子的动作,心中暗叹一声,他乃草莽出怎会生了个种的儿子?偏过头一看儿媳正奔过来,那动作与气派竟输了曲清幽不止一截,心下对这儿媳更是不满。

    曲清然怯怯地看了看夫婿那充满了嘲讽厌恶的目光,她到现在还弄不明白他的态度,原本还好好的,即使不进新房,但对她尚算和气,可突然一夜之间就全变了,八成是六儿那个蹄子不知搬弄了什么事非,看她回府后如何收拾她。

    司徒将军与曲文翰交谈了几句,婉拒了曲家留饭的好意,就带着儿子儿媳离去了。

    在回程的路上,司徒将军对儿子说:“鸿儿,你该放下了,再怎样她也不可能与你再续前缘了。”

    司徒鸿不作声,不过本来清澈的双眼却多了点鸷,现在他越来越肯定他曲清幽,尤其是她现在更为美丽妩媚,恨恨地抓紧手中的缰绳,然后才转头与父亲笑道:“爹多虑了,儿子岂还会再留恋。”

    回到罗府,罗昊与曲清幽先去唐夫人的院落请安,然后才回到自己的院落。一进里屋,桃红就上前帮罗昊换下外衣,罗昊摊开双手任她服侍。

    曲清幽笑着上前道:“我来吧。”说完,帮他解开衣扣。

    桃红仍想表现,“这些活婢子干惯了,二不若先歇歇。”说完,也不惧地看着曲清幽。

    罗昊眼一沉道:“有你这样与二说话的吗?”

    桃红忙垂下头,“婢子不敢,只是怕二累着了。”

    曲清幽道:“你们都先下去吧。”桃红还想赖着不动,不过曲清幽那冷冷的目光朝她一看,她就如芒刺在背,不由自主的出了去。

    曲清幽轻轻地解开罗昊的腰带,抬头媚道:“看来我们二爷还真是有福啊。”

    罗昊的心被她一勾,顾不得她说了什么,低头就朝那红唇袭去,抱着她吻着吻着倒在了榻上,大手拉开她的衣襟抚摸里面的温香软玉。

    两人的火越烧越烈,就在罗昊想拉下曲清幽的亵裤时,被她阻止了,轻推开他,她整了整上散乱的衣物。

    罗昊强势的一把抱过她,把玩了一下那对人的玉兔,在她的耳边吹气道:“你那个什么时候结束啊?”

    “你那么急吗?”曲清幽依在他的怀里道。

    罗昊帮她把衣物拉整齐,捏了捏她的俏鼻,“每天净是只能看不能吃,就算是圣人也受不了。”他从不知道自己也有一天会对这种事无比衷。然后思及司徒鸿望着曲清幽的目光,遂又冷道:“没想到你那妹夫对你还不死心。”

    曲清幽笑着给他换上家居服,不经意地道:“你吃醋了?”

    罗昊怔了怔,吃醋?他?“娘子说笑了。”

    曲清幽不甚在意地抱着他的腰道:“我若告诉你,我也会吃醋,你信不信?”

    罗昊抚着她的脸道:“吃谁的醋?”司徒鸿的?一想到此他的眼就眯了起来,一股从未有过的戾气就这样冒了出来。

    曲清幽真的从来没见过像他这样的感白痴,虽然两人时常能擦出火花,但那只是在上的,并不是感上的。顿时没好气地道:“笨蛋,想到哪了?”

    罗昊见曲清幽转离开,忙揽住她的腰笑道:“吃我的醋?我有何醋给你吃?”他边又没有什么红粉知已,况且他历来就不喜欢青楼歌

    曲清幽很早就知道在这个时空的男人观念里妻妾是分得很清的,妻是要尊重的,妾是发泄生理需要用的,通房直接可以忽略,那是不用放在眼里的。就像公爹罗阙那样虽然宠着安姨娘,但是也不会当着她的面训唐夫人,那都是关起房门的事,必须给正室夫人留面子。

    “我瞎说的,你也信?”曲清幽玩笑道,“好了,我还没吃晚膳呢,再不吃就要凉了。”

    罗昊审视着她的眼睛,却什么也看不出来,他的这个娘子到底在想什么?晚上沐浴时,她却笑着把桃红等人赶出去,笑道:“我来侍候你吧。”

    然后,在他的深思中她拿起浴巾给他擦背,那专注的神一丝不苟,看着她那侧脸上温柔的表,他似乎慢慢地猜到一些什么,一般正妻是不会侍候丈夫沐浴等事,这些自有侍女来做。

    罗昊笑着拉过她吻了一会儿,才低低地道:“你这个鬼灵精。”

    曲清幽也笑着看他,她也知道他似乎感受到她所传达的信息,有些事还是潜移默化比较好。

    翌,三婚假已过,一大早曲清幽就起侍候丈夫梳洗上早期,低头帮他整理好衣装,然后才戴好朝冠。

    就在两人就要出房门的时候,曲清幽拉过他飞快地在他的唇上一吻,然后就笑着挑竹帘出去了,罗昊怔愣了一下,忙想伸手拉住她,谁知却已踏入暖阁,周围一大群丫鬟都在,他咳了咳掩饰自己的尴尬,一本正经地坐在炕上准备用早膳,曲清幽笑着坐在对面给他布菜。

    曲清幽送罗昊出院门,罗昊准备上马车之前一把拉着她进到马车里面,就在她尚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红唇就已经被人攫住,瞬间就长驱直入叩开齿门纠缠起那小小的香舌,好一会儿,他才放开气息已经凌乱的妻子,抚摸她的脸笑道:“要这样才行。”然后大笑出声。

    曲清幽又羞又恼地剜了他一眼,然后整了整衣物下了马车,看着那冤家在马车里笑着远去,脸色颇为绯红。

    “二,你的脸怎么这么红?”莺儿好奇道。

    曲清幽顿时脸色更红了,没好气地看了莺儿一眼,莺儿还莫明其妙,被鸾儿捅了捅腰方才明白过来。

    桃红的眼狠狠地盯着前方的曲清幽,二爷从来不这样的,怎么会一成亲就全变了?嫣红若有所思地看着二坐上骡车前去给唐夫人请安。

    今天只有曲清幽一人侍候唐夫人早膳,昨晚罗显病体违和,金巧惠今早的请安已经被唐夫人给免了。

    曲清幽小心地把点心搁在唐夫人面前的小碗上,然后才去舀一小碗粥放在唐夫人面前,唐夫人看了看后也没有故意找碴,低着头喝了一小口,然后面色冷淡地抬头道:“就快乞巧节了,你是新媳妇,府里也没事需要你帮忙,不过你那小院子也有几十来号人,该置办什么你也得备备,别说我这当婆母的没有提点你。”

    “儿媳知道了,儿媳也是才刚嫁进来很多事不懂,婆母多多提点方好。钟嬷嬷是府里的旧人,更是夫君的妈,院子里的事我还是让她照看着,相信不会出乱子的。”曲清幽恭敬地道。

    “嗯,你知道分寸就好,钟嬷嬷虽老了耳朵有点问题,别的却还是做得不错。”唐夫人道。心里对她刚嫁进来就没忙着夺权这点还是满意的,所以看着曲清幽的目光不像那些天般冷冽。

    曲清幽回到府里把过节的事交给钟嬷嬷去办,钟嬷嬷自是满脸笑容的拍口说会办好。

    没人时,周嬷嬷颇为不解地问:“二真由着那钟嬷嬷去办啊?老奴看着这老婆子不会安什么好心眼?”

    曲清幽笑道:“嬷嬷多虑了。”现在还不到她直接出手干预的时候。

    中午时分穆老夫人派人来叫曲清幽去她的院子里用膳,曲清幽不敢怠慢忙过去陪这老祖母打发时间。

    罗昊等了好些子才等到曲清幽的那个结束,这天急忙结束掉事务就为了赶着回府去见他的娘子。平交好的同僚自是取笑了几句,罗昊也不着恼,笑着回应了几句。

    罗昊就要踏出府衙门口时,与已年过半百的大理寺少卿方仲远撞了个满怀,他忙伸手扶住方仲远,“方老,没事吧?”

    方仲远本以为撞上他的地是谁,谁知抬头一看是顶头上司,忙拱手道:“罗大人,准备回去了?”

    罗昊点点头,“若方老没事也早点回去吧。”

    方仲远取笑道:“罗大人正值新婚自是妻重要。”

    罗昊笑了笑拱手准备走,然后似乎想起什么又道:“方老,那个何家主是你在看管吧?多留点神,别让他出了什么事?他毕竟是盐案的关键人物。”

    方仲远道:“大人放心,这重点关押人员都会派人守着的。坏不了事,加上那些犯事的官员这几天内应该也快到京了,这案子圣上已经准备亲审,若出了事,我这项上人头也难保。”

    罗昊听了这才转离去。

    曲清幽笑着摸了摸她自己做的睡衣,把它拿起在上比了比,好在她把丫鬟们都赶了出去,要不然她还不得羞死?前世虽然也有比她手上更出格的睡衣,她虽买了不少,可一次也没机会穿。她突然期待罗昊看到她穿时会是怎样的反应?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贵妇难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