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刁难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筑梦者 书名:贵妇难当
    ( )    直到外头传来:“夫人,大来请安了。”

    唐夫人这才转看向曲清幽,声音冷硬地道:“起来吧。”

    曲清幽这才站起,起时脚有些麻,亏得鸾儿反应快扶住她,要不然她准会摔倒。

    金巧惠进来刚想向唐夫人行礼,唐夫人就上前温和道:“不用行那劳什子虚礼了。”然后又朝曲清幽冷道:“好好看看你嫂子怎么为人媳妇的,自个儿多学点。”

    “是,儿媳记住了。”曲清幽道。

    金巧惠趁唐夫人不留神,与曲清幽小声道:“刚开始婆母都会这样的,久了就好了。”

    “谢谢大嫂的指点。”曲清幽笑道。

    唐夫人用早膳颇为麻烦,两个儿媳忙着布菜,而姨娘们则在一旁端着盆子让唐夫人净手,总之大家都围着唐夫人转。

    唐夫人朝曲清幽不满地道:“别净夹一些我不吃的,看看你大嫂怎么做,为人媳妇的本分也不懂,都不知道你娘是怎样教你的?”

    开始曲清幽尚能和颜悦色,可是涉及到自己的母亲,她放下筷子,跪下道:“儿媳嫁到罗家来才第二天,有很多做得不对的地方婆母可以指出来,但是婆母不应该指责我娘,自打婚事定了之后,我娘就天天教我,只是我愚笨学不好,不关我娘的事。”抬起头直视唐夫人。

    唐夫人“啪”的一声放下筷子,用食指指着曲清幽高声道:“反了天了,才第二天你就敢与婆母顶嘴,往后岂不是要上梁揭瓦?”

    曲清幽道:“儿媳不敢,只是婆母指责儿媳没关系,不应指责我娘不会教女。”

    “你!”唐夫人气得心开始绞痛,金巧惠忙上前给她揉心,道:“婆母,二弟妹不是那个意思,您别误会了她,再说人人都有娘亲,她维护自己娘亲也不是错。”

    “婆母?”曲清幽忙膝跪上前,唐夫人一把推开她,拿起桌上的食物往曲清幽的上泼去,失去理智的指着曲清幽骂了半天,曲清幽的上都粘上了早膳的粥水、糕点粒等,狼狈不堪。

    “这一大早的都是在干什么?”穆老夫人突然出现在屋子里,唐夫人这才回复了理智,忙朝婆母行礼。

    “我就说夫人这儿可闹来着,两个儿媳这般贤慧,真不知道夫人嫌弃哪桩?若我得了这么贤惠的儿媳还不乐得天天见牙不见眼。”穆老夫人边的颇为艳丽的中年女子道。

    “安姨娘,这儿可没有你说话的地方。”唐夫人怒道。

    “我只是为你那可怜的儿媳不值,才第二天就赶紧来给你请安,这规矩立的可是丝毫不差,你还弄得她现在上汤是汤,水是水的,我见了都可怜,老夫人您说是吧?”说完,上前扶起曲清幽,拿帕子给她把上的残渣抹干净。

    曲清幽这才看了看这女人,艳丽的脸庞,笑起来颇为和气,心猜定是公爹的妾侍之一。

    安姨娘是罗阙妈子的女儿,与他是自幼青梅竹马的,所以安姨娘才会有恃无恐的与正室夫人斗法。

    “昊哥儿媳妇到我这里来。”穆老夫人道。

    曲清幽步向穆老夫人行了个礼,穆老夫人皱眉看了看她上被汤水淋了半湿的衣衫,转头看向唐夫人,“她做了什么你要发那么一通脾气?”

    曲清幽赶紧跪下道:“都是孙儿媳妇不好,不应为婆母指责我娘的话而辩护了几句。不过我娘一直都有教导我如何做个好媳妇,是孙儿媳妇笨学不好,惹婆母不满。”

    唐夫人硬气地道:“我可没有说错,亲家母确是教女无方。”

    穆老夫人拉曲清幽起来,问道:“你没有向婆母请安吗?”

    “请了。”

    “没有在婆母面前侍候吗?”

    “孙儿媳妇布的菜婆母不吃。”

    穆老夫人这才转向唐夫人道:“昊哥儿媳妇的礼都做全了,你究竟挑她什么毛病?”

    唐夫人一时语窒,金巧惠忙打圆场道:“禀老祖母,婆母只是一时气愤,并不是有意挑二弟妹的刺。”

    安姨娘挥着帕子道:“老夫人可真要为昊二做主啊,要不然夫人可不知又要用什么法子来整儿媳妇。”

    穆老夫人朝安姨娘严厉地一瞥,安姨娘这才住口。“你们都先回去吧。”

    众人听了忙出去,独留唐夫人在屋里。

    穆老夫人语重心长地道:“当着你媳妇的面我不好训你,多少要给你留点面子。我知道你一直不满意昊哥儿娶了曲家的姑娘,而不要你娘家的内侄女。可你是长辈,弄成这样传出去别人也只会指责你不对,你连这个道理也不懂?你也是儿媳妇,可曾见过我如此为难你?你素里多偏向显哥儿,我也不说话,你现在弄了这一出,岂不是让昊哥儿与你母子之间的缝隙隔得越大,自个儿多想想。”

    唐夫人听了这教训,脸上阵红阵白,一会儿后才抿唇道:“都是儿媳做错了,婆母教训的是。”

    “真要知错才好。”穆老夫人道:“别总是口头是一,心里又是一。做事之前想清楚才好,昨儿个敬茶你那态度我就没说你,罗家多少亲族都在场,多少眼睛都在看,你偏还不识趣的选那天来为难新媳妇?没人会指责她做不好,只会道你容不下媳妇。”

    唐夫人这才服气地行礼道:“儿媳这回是真知错了。”

    外头两妯娌往院门走去,金巧惠安慰道:“二弟妹心里别难过,过段时婆母知道你的好,自会宽容得多。”

    曲清幽笑道:“哪儿的事,都是我一时硬气方才惹得婆母大怒。”

    金巧惠笑了笑,方才登上骡车往自家院落而去。

    鸾儿扶着曲清幽上车,难过地道:“姑娘何曾受过这份罪?传到夫人耳里,夫人定会不知要多难过?”

    “鸾儿,这事别向娘说,记住了吗?”

    鸾儿忙点头,曲清幽这才又道:“虽说今儿个让婆母大大教训了一场,可也不是全白付出。”

    鸾儿不解地看向曲清幽,这话她怎么听不懂,被淋了这一汤水,居然还说不是白付出?

    曲清幽也不解释,坐在骡车里闭目养神,经过今天这一闹,唐夫人定会收敛许多,那明她再去请安,必定就不会再有诸多刁难,没想到那安姨娘居然还帮了她一把。要不然惹到穆老夫人出面定还需些时,她现在最大的仰仗就是这老祖母了。

    另一边车里,严嬷嬷朝金巧惠道:“没想到这二居然这么让唐夫人厌恶,这倒对大是件好事呢。”

    金巧惠斥道:“你知道什么?要我说这二弟妹才是棋高一着,她那狼狈样子不知落了多少人眼里,你以为别人会说她做得不好让婆母厌恶?她才嫁进来几天?我告诉你,别人只会说婆母是个恶婆婆,你想想,舆论是站在哪一边的?况且公爹例来偏袒安姨娘,这回婆母可要倒大霉了。”

    严嬷嬷方才醒觉道:“还是大看得清,老奴差点要误导了。”

    金巧惠冷哼一声。

    曲清幽刚要踏进院子就与要出来寻她的罗昊撞到一块儿,罗昊忙扶稳她,刚要作声,就见她上的衣裳皱巴成一团,隐隐可见上面粘着饭粒等东西,既紧张又颇为忿怒地道:“你这上是怎么回事?”

    曲清幽道:“我们进去再说,待在院门口也不成样子。”

    罗昊忙打横抱起她往院里行去,曲清幽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忙用手圈住他的脖子,小声道:“院里都是人,被人看到多难为。”

    “谁要看就让谁看,若是敢议论,看我割不割掉他的舌头。”罗昊怒道。昨儿个夜里她本来就没睡好,一大早还巴巴地去给母亲请安,居然弄成这样回来?

    一干下人都忙低下头,惟恐撞到二爷的枪眼里去,二爷平极少发火,但这不代表二爷就好糊弄,真要发作起来可是吓死人的。躲在柱子后面的钟嬷嬷看了看,忙把头又缩回来。从昨儿到今她都不敢出现在罗昊面前。

    “那么大声干什么?都吓到我了。”曲清幽嗔道。

    罗昊方才收敛了几分怒气,忙吩咐下人备澡水,曲清幽进去沐浴更衣后,他才招鸾儿来审问个清楚。

    在鸾儿绘声绘色又哽咽的声音里,罗昊了解了全过程,怒极站起就要往唐夫人院子去,好在换了衣衫的曲清幽冲出来的快忙拦住。

    罗昊道:“你别拦着我,娘这回做的太过分了。”然后又正色望着曲清幽道:“你是我娘子,我娶你进门不是为了给母亲羞辱的。”

    曲清幽道:“你去又有何用?况且你是晚辈,婆母是长辈,难不成你要指责长辈?这可是不孝之罪,你可担得起?何况我也不是不能应对?”

    罗昊抚摸着她略带苍白的脸,愧疚地道:“这事你别管了,若我连你也维护不了,那么我也不配当你的丈夫。”然后拉开曲清幽径自往外走了。

    “傻瓜。”曲清幽喃喃道,他这样冲去找唐夫人可又怎么落得好?

    “难得二爷有这份心,二就别拦着了。”周嬷嬷劝道,在她眼里这事儿还是男人出面为好。

    曲清幽道:“就怕他越出面事越败坏。”然后才转回炕上坐着,食不知味地进了些膳食。

    ------题外话------

    感谢681200送的花花,再次感谢小欣送的钻钻。

    感谢大家的支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贵妇难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